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理工院校对外汉语教学模式初探

时间:2006-11-21栏目:语文论文

  理工院校对外汉语教学模式初探
  
  尹大伟(沈阳航空航天大学国际教育学院)
  
  来源:北方文学·下半月 2012年第5期
  
  摘要:国内对外汉语教学普遍采用的是“分技能教学模式”,理工院校也在此大环境下推行这种模式,但这种模式的弊端已经逐渐显现并影响了教学效果。本文根据理工院校对外汉语教学自身独特的性质,基于这种模式的不足,意在探讨一种适合理工院校对外汉语教学建设的新模式,以期为理工院校对外汉语教学模式的质变提供前提。
  
  关键词:理工院校 对外汉语 教学模式
  
  教学模式是对教学的整体设计和规划,是影响教学效果的重要因素,是教育理念的总体反映。所谓教学模式,国内学者界定为:教学理论和实践的中介,是在一定教学理论指导下,为实现特定的教学目标,用来设计课程、选择教材、提示教师活动的基本范型。
  
  对外汉语初级阶段教学模式的发展大致经历三个阶段,从最初的“讲练―复习”发展到80年代初的“讲练―复练―小四门(听说读写)”,再进一步发展到1986年开始实行的“分技能教学模式”,充分反映了语言学理论从结构主义向功能主义,教学法从听说法向功能法、交际法相结合的方向发展,这一模式的逐渐完善与实施,不仅构架了对外汉语教学模式的纵横双向交叉体系,也培养了很多精通汉语的实用人才。
  
  理工院校对外汉语教学模式的构建与应用脱胎于文理院校或综合大学的对外汉语教育,采取的依然是各教学单位广泛使用的“分技能教学模式”.理工院校的对外汉语教育无论是以汉语预科教育为基础的学历教育,还是全英文授课模式的汉语课程体系,都遵循这种模式,但各学校的侧重点不同。
  
  目前,对外汉语界的专家和学者也逐渐注意到这一模式存在的不足,例如崔永华1认为“应该分析现有模式的利弊,借鉴其他模式的优点,结合和吸收语言学、心理学、教育学等领域的研究成果,对现有模式进行改革。”鲁健骥2提出了“口笔语分科,精泛读并举”的改进模式。李剑锋3提出了“主教练分开,精讲多练,以技能训练促进语言能力发展的对外汉语初级阶段教学模式,分别开设示范课、听说课、书写课和口语课。”理工院校的对外汉语教学模式在面对分技能教学模式不足的现状下要进一步思考现行教学模式。首先考察一些教学单位的课程设置和教材使用现状,并分析“分技能教学模式”的不足,在现有条件和以上学者研究的基础上,尝试提出一种新的教学模式。
  
  一、分技能教学模式的现状
  
  目前,大纲4规定要在一年之内完成初级阶段的四个等级,即每学期完成两个等级,课程设置包括综合课(必修,每周8学时,如果不能单独开汉字课,每周10学时,包括汉字训练),单项技能课(口语课、听力课或听说课,必修,每周10学时。汉字课,必修或选修,每周2学时)。周小兵5:“现在国内对外汉语教学界一般的课程设置都是读写、听力、口语(后半段增设阅读)。”
  
  对于理工院校,由于汉语课时在留学生课程体系中所占比重较少等原因,大多数学校均以汉语综合课为主,同时开设听力课或口语课,很少有学校开设汉字课。如果开设汉字课,也仅作为选修课中的一门。如果汉语课时相对充分,有的学校在第五、六学期开设层次较高的阅读课。对于理工院校而言,听说读写四种教学技能在初级阶段特别是零起点阶段怎么分、如何分,教学内容之间是否避免重复和交叉,教学模式是否有利于学生对于语言本体输入与输出的把握,设计什么样的教学模式较为科学合理,在汉语课程中怎样体现专业汉语特色等问题一直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各学校也只能根据本学校的情况摸索前进。
  
  目前国内大多数院校所使用的教材都是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汉语教程》系列,而且这套教材同时配有听力、口语和阅读课本,并且这套教材各个阶段教学目的和任务明确,且每种课本自成系统,生词复现率有一定的保证,能够较好地完成教学循环任务。但是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课本内容显得过于陈旧,新词新语在教材中不能充分体现。所以很多学校改用新版教材。但新的问题是很多学校在初级阶段不能完全做到使用系列教材,而是根据教学对象自身的情况和地域特点使用完全不同的教材。例如我们学校为了使教材更富于现代性选择了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体验汉语基础教程(上、下)》教材,因为这套教材在我们看来课文短小精练;语言风趣、幽默;对话内容学生能即学会用;课文内容弱化语法讲解,而是采用公式、表格的形式展现;强调体验式的学习理念。但汉语口语课我们选择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美丽的桥》。这两本教材不是系列教材,完全不配套。在教学中就出现了课文内容多有重复的情况。还有的学校汉语综合课使用的是《博雅汉语》初级起步篇I,口语课用《初级汉语口语》I,如果增加听力课,用《汉语初级听力教程》,这几部教材虽然是同一个出版社,但不是系列教材,也完全不配套。
  
  二、分技能教学模式的不足
  
  对于“分技能教学模式”,有的学者认为:“从总体上看,这种模式反映的是60―70年代国际语言教学的认识水平。30年来,国内外在语言学、第二语言教学、语言心理学、语言习得研究、语言认知研究等跟语言教学相关的领域中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研究和实验成果不可计数。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目前的教学模式对此吸收甚少。”
  
  1.没有适合于理工院校的教学大纲。
  
  我们目前看到的是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编写的《高等学校外国留学生汉语教学大纲》(长期进修)。这本大纲是为长期进修汉语的留学生设置的。目前,随着我国科技事业的不断发展,理工院校留学生的规模也在逐渐增长和扩大,并逐渐成为我国留学生队伍的一支中坚力量,但是对于这一部分留学生的汉语学习却缺乏纲领性的文件,不可不说是一种理论上的缺失。各学校也只能依据本校的实际情况编写汉语课程规划和教学大纲,缺乏校级之间的沟通与交流,更缺乏科学性与系统性,而且大纲的编写尚在尝试之中,没有提纲挈领的指导。
  
  2.课程设置随意较大。
  
  因为缺乏纵横多项之间的交流,各学校依据对外汉语界对于教学模式的设置方式,基于留学生对汉语课程的需求,对于分技能教学什么时候分,怎样分,尚处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阶段。对于在初始阶段是应该分成多门单项技能课还是集中分为一门单项技能课,应该先上哪门课,是否有利于学习者的学习,没有科学的论证。这说明对于语言技能与综合能力培养之间的研究还不透彻,没有统一的标准和规范,还处于为教而教的阶段,没有充分考虑学生对于输入与输出的掌握。
  
  3、语言点分散,不利于集中学习。
  
  起始阶段语言点分散,使学生不能把握重点。以汉语综合课和口语课相配套的模式来说,两门课程虽然侧重点、教学方式、教学类型不同,但有一定的相似处,如果教师在授课过程中不能改变教学方法并使其灵活运用,学生就容易将这两门课归为一门课,口语课不仅不能引起学生的重视,甚至视为鸡肋,教学效果不好。而且两门课之间缺乏教材的衔接和匹配,特别是在初始阶段课文内容多以对话为主,很容易出现相似的课文,缺乏整体的协调性。
  
  4、教材不配套。
  
  目前很多学校都是采取以综合汉语课为主的形式,无论是口语课还是听力课教材往往不与综合课教材配套使用,而是另行选择。教学内容有的出现重复交叉,造成教学资源的浪费,有的完全没有联系,教师缺乏配合,如果在其它课中出现数量相当的生词,教师不知道也不能把握,很难保证生词的复现率。
  
  三、改进模式的探索
  
  理工院校的汉语教学模式是在吸收现有对外汉语教学模式经验和反思的基础上,建立适合本学校以及本行业的特色汉语教学模式。既要突出汉语与学科相辅相成的专业性,符合学生实践实习要求,又要统筹输入内容的系统性,增加输出的时间要求,使学习者有机会更多关注语言形式,检验自身对语言形式的假设是否正确,因此在这里我们借明德6模式重视“操练”的特点,提出一种新的改进模式,即:综合为主、听说合一、突出专业“的原则。即重点突出综合课的同时,加强听说练习,并进一步突出专业汉语的特色。
  
  1、综合为主
  
  汉语综合课是理工院校汉语课程中的核心课程并贯穿于汉语课程体系的始终,其它课程都需围绕综合课来进行。因为综合课是重要课程,所以我们对其改动不大,仍然承担着语音、语法和汉字的教学任务。对于理工院校综合课汉语教学我们的建议是淡化语法教学。淡化语法不是不讲授语法,语法形式可以通过举例、表格等形式出现,也可以在练习中加强特定语法及词汇的使用频率,但不做具体强化。汉语综合课以实际应用为主,强调既学会用,给学生充分的表述和应用的时间,并提高在应用中熟练运用和掌握语法的能力。
  
  同时在教学中要逐步培养和帮助学生建立汉语语感的能力。”学生在长期的自觉的言语实践中,通过不断具体场景中的言语实践而形成的对汉语直接感知、感悟和把握的能力。它是在不断地‘感受―模仿、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