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文本细读——语文教师必备的专业素质

时间:2006-11-21栏目:语文论文

  文本细读——语文教师必备的专业素质
  
  文本细读是近年来在小语界逐渐流行的一个新名词,它取代的是我们这代人曾经耳熟能详的四个字——钻研教材。至于两者有何区别,专家这样解析:钻研教材是直接为了上课,功利性较强,而文本细读既是教师专业发展的需要,又是语文教师诗意生活的组成部分。这是否又是一个形而上的文字游戏,在风行正盛的今天,我们无法考量其生命力和客观性,唯有交给“时间”去检验和沉淀。但我想,任何一个新概念的诞生都有其特定的时代背景,而文本细读这一概念,就是课程改革深化阶段应运而生的产物,是新课改背景下对语文教师的专业发展、备课提出的又一个高标准和新要求。
  
  其实文本细读这个概念并不是小语界某位高人所创,它根植于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英美涌现的“新批评”文学流派,其主要观点有两个:一是强调文本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存在;二是强调把解读的重点放在文本内部组织结构上、放在细节的解剖上、放在对语言价值的追求上。而语文教学中所提出的文本细读,就是吸收了“新批评”的这些理念和方法,所以,在文本细读的教师眼里,文本是有生命的,是独立存在的,需要教师用自己的情感和思想去激活、去点燃。这个时候,他的身份不再是一个教师,不会只把文本作为学习语言的工具,而是以一个纯粹的阅读者进入,去享受“乱花渐欲迷人眼”的阅读风景,去追寻“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至美大境界。而此时的文本细读,已然超越了语文教学的需要,蜕变成了一个人享受阅读、品味文学甘饴的私密旅行。而行至这样的阅读高处,教师更容易从文本中见人之所未见,听人之所未闻,感人之所未感,才能有机会与最原始的阅读美景不期而遇。那么,作为一名语文教师,一个成年的阅读者,又该从哪些方面入手进行文本细读呢?
  
  一、品味语言
  
  文学作为语言的艺术,文本细读的起点一定是文章的语言。叶圣陶先生曾说:“一字未宜忽,语语悟其神。”揣摩语言,潜心涵泳,不轻易放过文中的一字、一词、一句甚至一个标点,惟其这样,方能体察作者的匠心独运、文思精妙,以至达到与作品、与作者情感共振的深度融合。著名特级教师窦桂梅在教学辛弃疾的《清平乐。村居》一课时,敏锐地抓住了“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鸟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中的“相媚好”,让学生领会“醉”的含义,领会词的意境,别有一番情趣。她让学生想象“翁”和“媪”当时所说的话。想象中,孩子们将老两口情深意笃、相互喜爱的画面淋漓尽致的展现在大家面前,给人无限温暖和美好的感受。
  
  生:读者“醉里吴音相媚好”,我仿佛听到媪夸赞翁说:“老头子,你一生都是我们家的顶梁柱,现在好了,三个儿子多能干啊!”翁对媪说:“老婆子,你才能干呢,给我生了三个好儿子啊!”
  
  ……
  
  师:就这样,老两口聊啊聊啊,这让我想起一首歌:一路上我们收藏欢笑,就这样一直到老,坐着摇椅,慢慢聊……此情此景可以凝聚成一个字,那就是——
  
  生:媚。
  
  师:不仅他媚,她也媚,这就叫——
  
  生:相媚好。
  
  师:这是怎样一个“醉”啊,因媚而醉。
  
  又如著名特级教师王崧舟老师执教的《慈母情深》有这样一个细节:母亲说完,立刻又坐了下去,立刻又弯曲了背,立刻又将头陷在缝纫机上,立刻又陷入了忙碌。王老师一定注意到了“立刻”一词的玄妙。因此他紧紧抓住这个词语:让学生说说“立刻”的同义词,想想这一连四次出现的“立刻”,是否犯了重复的毛病?换上“马上”、“迅速”等同义词可以让语言更丰富些,但会不会比用四个“立刻”更好……简单的语言,在王老师的教学智慧引领下,真的被学生读出了无尽的情味。
  
  文学的魅力来自于语言的魅力,浓也好,淡也罢,俗也好,雅也罢,都如那半遮面的玲珑少女。要想一睹芳容,须得揭开那层层面纱,象征、借代、拟人、想象、夸张、隐喻等等艺术表现手法都可以作为我们细读文本的突破口,悉心体味、发掘内涵,最终把知识语言、故事语言变成自己的心灵语言,甚至人生的智慧语言。
  
  二、关注细节
  
  细节描写是文学作品中对人物性格、社会环境、自然景物以及情节发展的最小组成单位所作的细腻描写。细节虽小,却如细微的核子一样,能在文学作品中释放出巨大的震撼力。作为一名语文教师,作为一个阅读者,必须善于捕捉那些在文中一闪而过的细节描写,反复玩味、推敲,在赏读的曲径上慢慢行进,直至与作者的心意美丽邂逅。《我的伯父鲁迅先生》中有这样一段话:“他们把那个拉车的扶上车子,一个蹲着,一个半跪着,爸爸拿镊子夹出碎玻璃片,伯父拿硼酸水给他洗干净。他们又给他敷上药,扎好绷带。” 这是一段对伯父和父亲救助车夫的动作细节描写,文字平淡朴实,很多人在阅读时会一带而过。但其实,只要我们让学生想一想:伯父和爸爸是什么人?那个拉车的是什么人?他们在当时的社会各处在怎样的地位?鲁迅是大作家,我的爸爸周健人是生物学家,而拉车的是最底层的劳动人民。两个大知识分子让拉车的坐在车上,而自己则蹲着半跪着,这在旧社会是不可思议的,此情此景不就是鲁迅先生“俯首甘为孺子牛”精神的最好形象写照吗?
  
  《献你一束花》是现行教材五年级下册的一篇课文,记叙了一位机场女服务员向一位失败的女运动员献花的故事,说明了鲜花不仅应该献给英雄和胜利者,更应该献给失败者以表鼓励。这篇冯骥才先生的散文首尾呼入应、结构严谨,其中尤以诸多的细节描写见长。其中有一处场面描写很耐人寻味,就是当失败的女运动员回到首都机场时所遭遇的冷清境遇。如果教师没有足够的语言敏感度,会浅浅地带着学生走一遭即可,让学生对于女运动员失落的原因的理解仅仅停留在“她发现很少有人招呼她,摄影记者也好像有意避开她”这样一个表浅的认识基础上。朱光潜先生曾说:“在文字上推敲,骨子里实际是在思想感情上推敲”.一位老师在执教本课时,就敏锐地引领学生在这段文字中来回畅游,通过引导学生对于“成功归来的景象”和“失败归来的情景”的对比朗读,抓住表现人们“热情”与“冷淡”的关键词让学生反复感悟,学生很快体会到正是由于人们对待成功者与失败者态度的巨大反差,才让女运动员的内心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如果说文学作品是一颗树,那么语言则是树上的片片叶子。它的大小、疏密、色泽直接决定着这棵树的面貌,而细节,则如点点繁花藏在叶子中间,把树站成一帧最饱满、最华美的风景油画。要想尽得画中真味,你得有一双慧眼,寻“花”、赏“花”,读出藏在表面之下的“花语”.
  
  三、知人论世
  
  “知人论世”的字面意思是了解一个人并研究他所处的时代背景,作为中国古代文论的一种观念,它是由孟子提出的一种文学批评的原则和方法。知人论世,应当是“论世”第一,“知人”第二。因为作家的写作常常是在特定的情境下进行的。特定的历史时代、特定的写作契机、特定的民族文化、特定的写作冲动……回到历史背景的情境还原,会让解读更为真实、深刻,有时甚至走向厚重。背景虽然通常并不直接显现于文本之中,但却决定着作品的笔力走向、主题意蕴。
  
  还是那首辛弃疾的《清平乐\村居》。初看字面,我们只能还原再造出一幅安宁和谐的乡野生活画面,但是走进作者生活的时代,联系他的政治抱负,我们会发现这首词绝非如此浅易。让我们回到北宋末南宋初,那个被金兵践踏,只能不断退守、偏安一隅的可悲朝代。让我们从诗词本身的微观世界转向宏阔的历史背景。再回溯《清平乐\村居》的表达意境,你体会到的就不再只是写意抒情的田园风光,而是一个爱国文人对于民族国家安危的深切忧患:北方战事正紧,迟早有一天,南方也会被这战火裹挟,而那时,这朴素美好的乡居生活,这温暖动人的天伦之乐又将怎样呢?也许正应了那句诗—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然而,战争再残酷,也砍不断生命的脉搏,亲情的溪流,愿这“相媚好”的人生愿景普天之下的黎民苍生都能拥有!
  
  《送元二使安西》是被后人尊为“诗佛”的唐代诗人王维所作。初读此诗,只是觉得清新隽永、明白如话,再无其他。然《唐诗摘抄》一书却称它为“送别诗”之首,这极高的赞誉让我不得其解,遂翻阅大量的背景资料,包括对王维的生平介绍。过后掩卷而思,不得不折服于诗人那份超然、淡定的禅心慧根。“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诗人原来早已超拔到了人生的另一境界。表面看,诗人与好友依依惜别,以酒相送,而实际是他深知在这战事不定的年代,好友被委派戍边,没有十年八载是回不来的,而在这无垠的时间旷野里,每个人的际遇又是如此飘忽,生命又是如此脆弱,也许渭城一别便是永远。而历史的真实就是在他与元二分别六年之后,便真的与世长辞。诗中的那句“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也就真的成为了他和友人之间的谶言,此时你再来体会“无故人”三个字,是不是字如千金,令人不忍卒读?难怪学生上到此处,会动情而发:“这酒不仅是一杯伤心的酒、依依惜别的酒,更是一杯生离死别的酒啊!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