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综合教育论文 >> 正文

图书馆如何进行知识重组

时间:2006-11-23栏目:综合教育论文

  【内容提要】文章给出知识重组的定义、具体方法,并提出“知识咨询”的新概念。
【摘  要  题】实践研究
【关  键  词】图书馆/知识重组/知识咨询

      1 知识重组的界定
  什么是“知识重组”?
  笔者曾经为它下了一个简单的定义:对知识客体中的相关知识单元在结构上进行重新组合使之有序化后形成新的知识产品的过程。对于这个定义似乎有必要作一些简要的说明。[1]
    1.1 知识客体
  众所周知,知识具有三种存在形式,依附于三种载体:人脑载体、文献载体、物载体。“知识客体”是指文献中和实物上的知识,在此主要指文献载体中的知识。
    1.2 相关知识
  世界上存在着各种不同类型的文献,其中蕴涵了各种不同类型的知识,在我们进行知识重组的时候,却不是对这些知识“不分青红皂白”地重新组合,而是对它们进行“分门别类”地组合,即把“彼此相关”的知识组织起来,把彼此无关的知识分散开来。虽然我们面对的是整个知识体系,但是在具体组合的时候,遵循的原则却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1.3 知识单元
  什么是“知识单元”?它是“定量化的科学概念”,“原则上,任何一个知识系统都可以表示为‘知识单元’的组合,就像任何一座大厦都可以认为是由普通的砖块所构成的一样,当然这种组合是相当复杂的。”这就是说,知识单元是知识构成的“最小成分”,是不能再行分解的“知识要素”。这就是说,知识单元——知识——知识体系,换言之,“人们将处于游离状态中的知识单元依据一定的思路进行重新组合使之有序化的结果就是知识。”[2]
    1.4 知识结构
  什么是“结构”?一定数量的元素依据一定的方式组织起来就构成一个结构。这就是说,元素质量不同,结构当然不同;而元素质量相同但数量不同,其结构也不相同;元素的质量和数量都相同但组合方式不同,其结构也不相同。例如,呆、杏、困三个字的元素在质量和数量上都是相同的(都由口和木组成),只是彼此组合的方式不同,所以才成为读音和意义完全不同的三个字。
    1.5 重新组合
  重新组合是相对与“原有组合”而言的,因为凡是文献,都是经过组合了的,即知识单元进行组合并使之有序化的结果。而“知识重组”则是对已经组合过的知识单元再行组合,实际上也是一种“知识编辑”工作。
    1.6 知识产品
  毫无疑问,文献本身就是一种知识产品,把各种不同类型文献中的相关知识单元进行重新组合,必定能够产生出一种“新”的知识产品。“产品”一词很重要,它表明知识重组是一种“知识生产活动”,是知识创新的过程。
  可见,知识重组是精神生产的重要形式,是图书馆“生产属性”的重要表征。
      2 客观知识的认读
  由于文献是知识产品的主要“物化形式”,而且,文献又是图书馆人的工作对象,因此,我们必须从认识文献开始。
    2.1 认读文献
  要认识文献,就必须首先“认读”它。“认”和“读”都属于感性认识,泛指阅读,其主要目的是对文献的接受,继承和吸收。因此,“认读”文献是认识文献的“感知阶段”。
  在这个阶段中,主要是从文字上或语言上读解文献,通过语言符号领会原文本意或称“文本意义”。
  这一阶段虽属“初级阶段”,但却是必不可少的第一个环节。
    2.2 理解文献
  作者在文本中所阐明的思想,不是仅靠“泛读”就能够理解的,即使有所领悟,也难以理解透彻。因此,要认识文献精神实质,还必须进入认识文献的“沉思阶段”。
  在这个阶段中,不是“一目十行,略去枝叶,索其要点”的泛读,而是“不计时日,切磋琢磨,反复展玩,可觅味外之旨”的精读。[3]
  理解,其实质就是探密、析意、联想,其结果就必然有所创新。
  所谓“探密”,就是透过“字面”和“层面”的意义,抓到文本的“隐面意义”,这就是所谓“由表及里”;
  所谓“析意”,就是把文本进行“解析”,即解剖开来进行分析,弄懂文本的“真情实意”,这就是“去伪存真,去粗取精”;
  所谓“联想”就是联系,把各种事物之间的相互关系搞明白,把文本的整体思想搞清楚,这就是“由此及彼”,“把握全局”。
  2.2.1 语言辨微
  如果说,在第一阶段也要从原著的语言入手的话,那么,在文献认识的“沉思阶段”则要从语言上做进一步的探究,逐字逐句地“研读”。一定要防止“断章取义,不求甚解”,更不允许产生“误读现象”。当然,有时也需要“正话反读,或反话正解”。总之,不能“望文生义,郢书燕说”。
  2.2.2 意义把握
  要把握原文的真正涵义并非易事。因为原意是一个非确指性的概念,“如果说作者已言,在创作之前和之后做了自述,或者由文本自身显现出来,则无须读解。如果说作者未言,论点原意藏在文本中,由读者来解释,则理解必有不同,难定是非。如果说原意是作者无意识的不自觉的流露,连自己也说不清,读者更难定是非。”[4]
    2.3 重组文献
  认读、理解文献,并不是最后目的,而是为了重组文献(实质上就是重组知识,也就是知识重组)打基础,做准备。经过了文献的“感知阶段”、“沉思阶段”以后,对文献中的知识(包括知识单元和信息)就要进行重组。这就是“再生阶段”。
  在这个阶段,要通过对许许多多的文献的认读,理解,读者与作者之间就会产生思想交流和意识互动。在这种交流和互动的过程中,读者头脑中原有的知识必定与文本中被他读懂、被他理解、被他接受、被他吸纳的那部分知识(包括知识单元和信息)发生融合,而融合的过程就是“再生”,过程,也就是“创造”过程,更是“知识重组过程”。
      3 知识重组的方法
  实际上,所谓“传统”图书馆也在进行“知识重组”的工作,只是当时没有这样认识,或者没有这种意识,因而没有这种说法而已。表面上我们的确在做藏书的整理工作,但是,我们并不是仅仅对图书进行整理而不涉及图书的内容。决不是!无论是图书收集还是图书分类,无论是图书编目还是图书排架,无论是图书布局还是图书借阅,都要深入到图书的内容而不是停留在“看书看皮,看报看题”的形式上。
    3.1 传统方法
  传统方法主要是指分类方法、主题方法、索引方法、文摘方法、评述方法等。
  3.1.1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的主要依据是图书的学科内容,即所谓“内容分类”,而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采取“形式分类”。问题在于,内容分类依据的是图书内含的知识。所以,图书分类的实质就是“知识分类”。所有这些都是我们非常熟悉的。而这种“知识分类”实质上就是“知识重组”。至于用计算机进行“自动分类”的工作,的确难度极大,但是,借助于电脑,将加快这一工作早日进入实质性阶段。
  3.1.2 主题标引
  为了弥补“分

类方法”的固有缺点,图书馆人又采用了“主题标引”的方法,直接用词语作为标识并按字顺排列、组织文献。实际上,它与分类方法正好相反,能够把整个藏书中关于某一特定主题的,分散在各种不同类型文献当中的知识单元集中在一起,从而形成一个知识新产品。这个知识新产品实质上也是一种“知识重组”。人工标引工作既麻烦又缓慢,而且容易出现差错,现在有了电脑和各种计算机网络系统,“自动标引”可以变为现实。
  3.1.3 文摘索引
  文摘和索引虽然不是“知识体系”,但是,依据它,却可以把分散在各种不同类型文献当中的知识单元组成一个知识体系。这实际上也是一种“知识组织”方法。有了电脑和计算机网络,文摘和索引的编制工作不但能够大大提高其速度,而且还能够确保其质量。
  3.1.4 文献评述
  传统的“文献综述”是对若干文献中涉及某一专题的相关知识单元进行重新编排,组织。应该说,在所谓传统的图书馆工作中,它是最接近“知识重组”的一种文献组织方法。图书馆人擅长于编制“三次文献”,而“综述”或“专题评论”则是“知识重组”的基本形式。现在,我们可以借助于电脑、网络等先进技术与设备,做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3.2 现代方法
  与传统方法相对,所谓“现代方法”主要是指“更为直接的”知识单元的重新组合工作。但是,现代方法绝对不是完全抛弃传统的方法不用,相反,而是要在传统方法的基础上,或者以它为基点,动用现代高新技术、设备和手段,进行深层的“知识开发”或者“知识挖掘”,然后进行知识重新“组配”。
  现代方法大体上包括以下主要三种。
  3.2.1 知识开发
  图书馆面对的是文献开发工作,但是绝对不能仅仅停留在这个阶段。虽然文献是知识的绝对不能或缺的物质载体,但是,文献开发的实质就是“知识开发”。开发而后方可组配。具体怎样开发呢?在此仅举一例。
  对于广告资源的开发是图书馆工作中的一大“盲区”。期刊(特别是科技期刊)上的广告太多了,虽不能说“多如牛毛”,但是也可以称得上“连篇累牍”:彩页、插页非常多,至于封面、封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