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作文教学救失谈——注意写作材料

时间:2007-3-29栏目:语文论文

[作者]  秦兆基

[内容]

 

一、近年来,中学作文教学比较重视写作运思的训练,强调拓宽思路,提倡“多角度构思”“快速构思”等等。比较起来,对写作材料的积累和运用的训练,常常不被重视。写作运思和材料的积累与运用,分属写作运思学和写作材料学的研究范畴,但在一个人的具体的写作过程中,这两者是互为作用的。作为中学语文教师,应该把打开思路和丰富材料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在不断丰富材料积累,提高材料运用能力的基础上,提高构思能力和驾驭材料的能力,否则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六朝时代著名文论家刘勰说过:“积字以储宝,酌理以富才,研阅以穷照,驯致以怿辞。”前三句讲的是材料积累和提高观察、分析能力的重要性,最后一句是讲辞章修养方面的作用。开宗明义说的是材料的重要。刘勰的论断是历万古而常新的。从现代信息学的观点看,没有大量的材料的储存,怎能从中检索出所需要的有效的信息来?打个比方吧,要设计某项工程,总得考虑所用的材料,考虑到这些材料的数量、质量、规格,不然图纸再好,也只能是空中楼阁。中国俗语“看菜吃饭”“量体裁衣”“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道出的也都是这个道理。

我国文化史上有着重视材料学的传统,历代统治者都组织很大一批力量编纂各种各样的类书,其中有一些就是供文人采摭词藻和典故用的。如清代就编纂了《骈字类编》《佩文韵府》《渊鉴类函》等材料性的工具书,每一部往往是煌煌数百卷。

在蒙学教育方面,为了体现知识灌输和积累的目的,所编的读物常常是涵盖了那个时代知识领域各个方面的材料的汇聚:历史地理、岁时节令、礼节风尚、人生哲理、处世之道,等等。其著者,如《增广贤文》《幼学琼林》《龙文鞭影》。这些启蒙读物对一个人的成长影响极大,因为它们语言凝炼而又隽永,运用起来适应性很强。最初接触时往往在童年,熟读成诵,好多片断长久留在记忆深处,使人终身受用。以博洽著称的中国革命领袖毛泽东,到了晚年仍不能忘情于少年时读过的《增广贤文》,要秘书去搜求来再看看。他的雄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题目,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中引用的名联“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都出于这本小书。

学会运用材料,是作文教学中一项重要的基本训练,我们传统语文教育相当重视,当代国外母语教育中也非常重视。国外中学乃至小学的作文教学,都非常注意培养青少年利用图书馆去积累资料、运用资料去撰写论文的能力,从小训练学生写卡片,写读书报告。材料的积累、化用和裂变,会散发出比这些材料总量大得不知多少倍的力量,也会为一个人的文章增色添彩。唐代诗人李商隐作诗文好用典故,作诗文时常常把一本本书胪列在案上,被人讥为“獭祭鱼”;被人誉为一代闲适之宗的周作人,晚年散文常以联缀古人文章片断来见志,也被同代人讥为“文抄公”,但谁也不能否认他们在运用材料方面的高超技巧和文学上的卓越成就。

改变目前重视运思训练,忽视积累和运用材料能力的培养状况,需要作许多的努力。

二怎样帮助中学生积累材料呢?

其一,既要使集聚的材料贴近时代,贴近中学生,又要注意适当地扩展范围。

指导学生搜罗写作材料时,要注意“热门话题”,即在写作表述中常涉及的,但也不必仅限于此,还要注意扩展视野,正如鲁迅所说,青年“大可看看各样的书,即使和本业毫不相干的,也要泛览①”,读书“必须如蜜蜂一样,采过许多花,这才能酿出蜜来,倘若叮在一处,所得非常有限,枯燥了”②。因为积累材料不只是为了今天写作和应试的需要,也是为了完善一个人的知识结构,提高素养。

其二,不要只着眼于材料的类型,还要注意其写法。

材料的汇集,不仅是为了引用、化用,也是为了借鉴。对于同一题材,可以描述,也可以阐述,可以议论,可以是扌离文铺采的刻画,可以是寥寥几笔传神的白描,还可以是直率的人生感喟,富有哲理性的感悟。对同一事物、事件的表现或评述写法的不同,学生能好好体会,就不难把握不同文体的写法和不同的表现方法。

其三,帮助学生掌握积累材料的方法。

中学生,特别是高年级学生,应该建立自己的材料库,学会编索引,写读书卡片、笔记,写读书报告,也要对一些重要的材料作必要的记忆。

作为一个有较完善知识结构并且能初步进行研究的人,应该是外贮和内储相统一的。现在中学生大部分不会积聚材料,更谈不上养成积聚材料的习惯,又不肯作必要的记忆,这些是很令人担心的。

三汇聚材料是为了运用,这里着重地谈谈在写作上借鉴和引用的方法。

材料的借鉴方式有三:

(一)师其意。就是从材料的阅读中拓开思路。就内容而言,或是沿着材料所揭示的观点深入下去,提出更为深刻的观点或主题;或是逆着材料所揭示的观点,提出相异或相反的观点。就表现形式而言,或是从材料提供的表现方式(包括角度、方式、用词)受到启发,运用了与材料相近的套路;或者另辟蹊径,运用了相异的方法,如材料中用的是烘托,而写作者用了反衬。

(二)袭其神。就是广泛借鉴,超越原作,创造新意、新境。毛泽东诗词中有不少脍炙人口的名句,如“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前句是比兴,以春天景色描摹出社会主义中国繁荣昌盛的气象,很有气势。实际上诗人是杂收并化用前人的成句:“年年老向江城寻,不觉春风换柳条”(唐·韩《晦日呈诸判官》);“一树春风千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唐·白居易《杨柳枝词》)。不过韩止于人生感叹,白氏近于工笔描摹;诗人毛泽东合用两者,另生新境,袭其神,有着融会贯通再创造的意味。写作者不能止于对材料表层意义的理解,要好好涵咏品味把握原作的神气,重新创作。

(三)、沿其形。就是化用原材料的成句,以适应自己表达的需要,也就是套用。套用得合适,和自己构想的部分混然一体,会收到很好的效果。下面两段习作都是写老师的,分别套用了名作中两个片断:

例一:一年多来,我和我的老师朝夕相处,我从她那里学到知识,更受到教育。她的性格,在我的眼里和心里都是伟大的,虽然她的名字并不为许多人知道。文章的第二个句子是从鲁迅《藤野先生》中套来的,仅因为表现对象性别不同,把“他”改为“她”。

例二:奇怪,今天我听讲是那么专心,教室里那么安静,连平时最吸引我的蝉声,此刻也失去了“魔力”。文章和都德《最后一课》中写小弗郎士听课的感受没有什么大的不同。原作中为“真奇怪,今天听讲,我全都懂。他讲的似乎挺容易……教室里是那么安静,只听见钢笔在纸上沙沙地响。有时候一些金甲虫飞进来,但是谁都不注意。”两相比较,改动得并不大。

从某种意义上看,借鉴是种模仿。人们的学习是从模仿开始的,小孩子学大人说话,学学就会了。他们自然地熟悉和掌握种种句型,并能根据需要,造出无限多的句子。学习写作也是如此,借鉴不借鉴,有高低之分,文野之分”,雅俗之分,快慢之分。

最后谈引用。引用材料,可以丰富文章内容,使文章生辉增色,不过要恰当,适度。所谓恰当,就是选用的材料有典型性,能够说明问题。所谓适度,就是截取的材料不多不少,没有多余的话。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