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文章不平则「名」

时间:2007-3-29栏目:语文论文

[作者]  梁启汉

[内容]

    大凡传世之作,除文辞精美之外,恐怕更主要的就是在构思新颖、使人耳目一新上了。“文如观山不喜平”,讲的就是作文大忌——平淡无奇而缺少新意。文章怎样才能脱“平”而出“新”呢?其基本方法有以下四种。

  一、违常情,背常理,转换角度,另辟蹊径。常情常理,往往成为人们的心理定势,束缚着人们的思维,如能从反面作文,不仅能给人乐趣,给人新知,令人爱读,更有标新立异,见地独到,发人深思,引人入胜,产生云中透日、奇峰突起的奇效。例如有这样一篇文章:《为各人自扫门前雪叫好》,作者一改前人对“各人自扫门前雪”的贬斥态度,而是振振有词、理直气壮地为“各人自扫门前雪”大唱赞歌,认为这就是承包制,要职责分明,责任到人。这种做法符合时代精神,紧跟改革的浪潮。这种思维方法,冲破了以往的思想樊篱,赋以新意,给人以启迪。

二、设疑点,造悬念,抑扬有致,波澜起伏。一篇文章,如看头而知尾,平直如线,一览无余,读者就会觉得如嚼一杯开水,寡而无味。若文中疑点重重,悬念环生,欲扬先抑,一波三折,就会使读者观文而入情,入情而忘返。例《枣核》一文就采用了这种方法。作者动身访美前,旧时同窗来信,再三托咐他带几颗生枣核,用途蹊跷,文章一开始就制造了一个悬念。到美后,和友人一见面,友人就殷切地问“带来了吗”?作者问他枣核的用途,友人却故弄玄虚地说,等会儿就知道了,从而再造悬念。到友人家,友人不是告诉作者枣核的用途,而是劈头问作者觉不觉得他的花园有点家乡味道。从而三设悬念,一抑而再抑,层层递进,环环相扣,既紧紧抓住了读者,急欲知道友人要作者给他带枣核的用途,也为情节高潮的到来蓄势。但是当友人说出枣核的用途之后,悬念释除,而友人这个久离故土的游子的思乡之情也就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从而突出了文章的主题。

  三、制造矛盾,产生误会,推动情节,渲染气氛。这种方法影视、戏曲中常用,记叙文中也屡见不鲜。如《醉人的春夜》就用了这种方法。文中有这样的情节:夜深人静,小伙子骑车一掠而过,可又回来了,女青年陈静以为要加害自己,心里顿时紧张起来,以致语无伦次,不知所措。其实小伙子回来是要帮她修车,这是第一次误会。车无法修好,小伙子又问她家住多远,陈静以为他不怀好意,又没了主意,并下意识地往前紧走几步。实际上小伙子的想法是近则送一程,远则再想法把车修好,这是第二次误会。车修好后,陈静问小伙子要多少钱,小伙子说五块钱,陈静愕然,以为这是敲诈。实际上小伙子只是开个玩笑,这是第三次误会。作者这种制造矛盾、产生误会的方法,既增加了情节的曲折性,渲染了一种紧张、幽默、和谐的气氛,同时人物鲜明的性格,美好的心灵,以及文章深刻的主题也得到充分的展示。

  四、设计巧合,前后呼应,合乎情理,出人意外。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在叙事性的作品中,常用这种方法。如《水浒·林教头风雪山神庙》就运用了这种方法。林冲被陷害发配沧州,身处他乡而举目无亲,可忽然耳听有人喊他,原来是酒生儿李小二在此地与恩人相遇,这是一巧。林冲的死对头陆虞候等人,奉高俅之命,前来沧州追杀林冲,他们在店中密谋,恰好被李小二听见,于是才有小二报信,林冲寻仇的情节,这是二巧。林冲为御寒而前去买酒,走后雪压屋塌,幸免于一死,这是三巧。林冲无处栖身,夜宿山神庙,陆虞候等人放火烧草料场,林冲再逃劫难,并在庙内听到陆虞候等人谋害他的始末缘由的议论,这是四巧。这些巧合的运用都前有伏笔,后有照应,乍看出人意料,细想入情入理,从而推动情节曲折发展,增强了表达效果。

  作文如能善用以上四法,说理则可振聋发聩,发人深省,警醒世人;叙事则情节曲折,峰回路转,引人入胜,让人手不释卷。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