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中学作文教学中的宏观扩展与微观把握

时间:2007-3-29栏目:语文论文

[作者]  程国生/广东

[内容]

    众所周知,作文是语文综合能力的集中表现,无论是词句、文体、结构等知识要点,还是观察、思考、表达等运用能力,巨细无遗地都会在作文中显示出来。由于这样一个特点,作文教学就自然关涉到宏观与微观两个大的方面的问题。记得鲁迅先生曾说过,要想教人作文很难,但他又曾写文,介绍自己如何写小说,有杂取种种之说。大概先生所说难的就是一些作文的宏观方面,而教人做的则是一些微观方面吧。早在1982年全国语文教改会上,一些语文教学工作前辈就主张借用古代的作文方式,意思也在于在作文这个广阔无边的领域中,找到一些可以具体操作的方面。现在,关于作文作法的研究成果不断出现(可参见本文最后一节),使一度令人茫然和头疼的作文教学一下子兴奋了起来。但是,别高兴得太早,当我们的学生都按照某种格式去作文的时候,有两个严重的后果产生了:一是作文千人一面,二是许多作文只有一个空架子。于是,有人站出来大声反对说,不应该教给学生什么规范,而应该教给他们活的东西。今年2—6月份《语文报》上开了一个“与中学生聊作文”的专栏,两种观点即针锋相对。这些又一次表明,作文教学中确实存在着宏观与微观的问题,如果只注意到宏观方面,作文教学未免显得空洞,如果只注意到微观方面,则又会陷入死板。所以,我们有必要完整的认识,全面的展开。

    何为宏观,何为微观呢?从作文教学的内在特点的可控性程度相对的来说,凡是需要广泛联系的即为宏观,凡是需要具体规范的即为微观。宏观需扩展,微观能把握。为了具体可感,下面进行一些例举。

            先说宏观:

    1.正确的思想来自科学的世界观。

    这一点有关写作的教科书和理论著作已说得挺多的了,自不待多言。但在作文的教与学的实践中,这一点的指导作用并未显示出来,相反,恰恰在这个方面存在着严重的问题。最突出的现象是,很多学生表现在作文中的思想与自身的真实思想认识水平不一致,他们写作文总喜欢写一些空话、大话、套话、假话,搬用一些政治性的词句,什么“让人间充满爱,让我们的世界更美好吧”,什么“让我们沿着社会主义大道,为共产主义而奋斗吧”,什么“作为跨世纪的一代青年,担负起历史的重任吧”等等之类。这些话如果是由文章实际自然而生的,倒无可非议,问题是这些话与文章思想内容没有什么联系,甚至根本沾不上边。这表明学生作文中的思想尽管合乎时代和社会的要求,但这些思想不是从客观现实中合理得出来的,他们只是用了时兴的观念去对应所有的客观实际。换言之,这些学生还没有打牢实事求是的思想基础,世界观在根本上就是不够科学的。其实,这种现象早在1991年就有研究者著文指出并分析过。说:“为什么一些考生把小学生攀折树木同‘四人帮’的罪行混为一谈?为什么不少考生把‘先忧后乐’的思想说成是‘建设四化的指南’,‘是区分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试金石’?为什么许多文章在述例之后,只能发些‘这是极其伟大的’、‘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之类的千篇一律的口号式的议论呢?为什么许多文章东说几句,西说几句,而不能围绕一个中心一层一层地论述下去呢?此无他,皆由考生政治觉悟不高,是非界限不明,认识事物、分析事物的能力不强所致。”[1]看来,作文的第一关,关于人的思想问题,所涉的绝不仅是语文的知识和能力的问题,而是关涉到人的整体素质问题,显然与人所受的综合教育和环境影响有关。教师要清醒地从一定的高度从一定的广度去看待这个问题,更要让学生懂得这样去做,使他们自觉地多方面地提高思想认识水平,培养唯物辩证观。没有这一点,是无所谓作文的,哪又谈得上作文的好坏高低呢?

    2.丰富的材料来自对社会的关注与思考。

    与第一点一样,学生不懂得这一点或没能得到有效的训练而存在着一种带有普遍性、顽症性的现象:不少的学生作文没有鲜活的材料,写好人好事就是帮人推车、给人让座之类,写社会变化就是盖高楼、起大厦之类,阐明什么事理,往往是古有司马迁,今有张海迪,中有陈景润,外有爱迪生,有些学文科的学生还总是搬用、滥用概略的中国革命史。这样,许多学生的作文、一个学生在多数情况下的作文,都是没有什么现实意义的,没有什么现实的针对性的。古人云“文章合为时而著”,作文不反映现实也就没有新意,只能是旧事重提,老调重弹,所以学生越写越没兴趣,甚至越写越害怕,怕自己“理空词穷”。这都是没有关注社会、思考社会带来的后果。由此还使得一些学生产生了一种主观的偏见:说好就好得不得了,说坏就坏透了顶,特别是后者。不少的学生常常随心所欲地、不负责任地夸大社会中的阴暗面,如说:“像这种腐败现象比比皆是”、“如今的社会是一个金钱万能的社会”、“现在的中学生真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是垮掉的一代”,诸如此类一些偏激之词,显然是主观片面、不合实际的。长此以往,许多学生养成了一种恶习,一要论理就绝对化、简单化,如有的同学在《有钱就有幸福吗》作文中说:“有钱就有幸福吗?否,我们说只有斗争才是幸福……把金钱看成幸福的人是十足的拜金主义者,是金钱的奴隶,是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2]实乃不分青红皂白,偏执一端,一棍子往死里打,让人难以接受。

    文章的思想和材料是作文最基础、最根本的方面。长期以来,中学生的作文达不到教学大纲所规定的要求,不能不从这两个基本点上找问题,确实应该提高学生对这两个基本点的认识,让他们树立一种宏观思想,训练和培养一种广泛联系的思维方法和思维习惯,使他们学习写作不仅在语文课中学,也注意在其它课中学,不仅在学校里学,也注意在其它时间地点学,随时随地注意观察、思考和积累,学会关心他人和社会。

    3.合理的表达与日常说话的极大相关性。

    如果学生具有正确的思想和相当的材料,怎样表达应该是不困难的,但仍有一些学生一接触到写作文,就特别摆开一种架式,似乎要精妙绝伦,成一家之言,流传后世,结果连平常最熟悉的话语也写得文绉绉的或疙里疙瘩,弄巧反拙了;有的甚至写得不成文章,把记叙文写成流水帐,议论文的观点和材料之间油水分离,写说明文不懂得如何着手写清楚。关于表达,固然有技巧可言,但倒不如归之于“说话”。叶圣陶先生曾说过,“说是用嘴写”,“写是用笔说”,把说与写在本质上统一起来。当然,先生的“说”接近于有意的口头表达训练,而这里的“说”更靠近我们的生活原形,因为生活原形给我们更大的真实性和启发性,“文章本天成”嘛。如,当你给他人叙述一件事情时,你必然会说清时间、地点、原因、经过(其中会有场面、细节等描写)、结果,同时你自然会流露出自己的感情倾向、观点态度,这本身就具备了记叙文的几个要素,本身就运用了记叙、描写、议论、抒情等表达手段。再如,你要给人家说清一段道理,或劝勉人家,或争论是非,你怎样让自己的理儿立起来,令人信服呢?你没有一定的事实、理论行吗?你不讲究一定的说理方法行吗?这本身不就是论据、论证方式等议论文的知识体现吗?所以,书面的表达归根结蒂是出自于日常说话实际的。如果懂得了表达的根源,多从这个根源出发,怎样表达其道理是很容易琢磨出来的。现代中学生,由于受现代化多媒体传达形式的影响,说话、口头表达具有了一定的机会和基础,老师完全可以点拨他们将此联系到作文的表达上来,以促进书面表达。

    4.几种常见文体的写作要求和思路的相似性。

    常见文体就是我们常说的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和应用文,除了应用文有一定的格式之外,其它三种文体是没有固定格式的,但各自有一些基本要素和要求,如记叙文的记叙要素、记叙顺序等,说明文的说明特征、说明顺序和方法,议论文的基本要素、论证结构与方法等等,因此,练习每一种文体都是按照各种文体的写作要求来进行的。这本无可厚非,但都不免出现一种后果,就是学生写各种文体的能力不平衡,写作兴趣偏于单一。一般的情况是初中喜欢(或长于)写记叙文,高中喜欢(或长于)写议论文(其中有人反而把记叙文给忘了),可能有练习重点的不同的影响,然而这里边有一个更重要的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