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高考之前话称谓》补正

时间:2007-3-29栏目:语文论文

[作者]  江苏高邮市界首中学 宋文权

[内容]

任俊荣先生的《高考之前话称谓》(见《中学语文教学》1996年第4期)一文对古代的称谓现象作了比较系统的归纳总结,可算是中学古代文化常识助学的一篇佳作。然其在某些方面尚有疏漏,个别处说法亦似可商榷,因而还很难完全解释清楚中学语文教材中涉及到的一些称谓现象,也不能完全适应高考的要求。鉴于此,兹作如下补正:

一、姓氏。任文未述。上古时代,“姓”和“氏”是两个不尽相同的概念。姓是由母系氏族社会而来的族号。不少古姓如姜姬姚嬴等皆从“女”旁,即可视为母权社会在“姓”上之烙樱同一族中,子孙繁衍多了,分成若干分支散居各地,每一支又有了一个特殊的称号,就是“氏”。《通鉴·外纪》中说:“姓者统其祖考之所自出,氏者别其子孙之所自分。”可见姓和氏的关系。高中语文教材《之战》中说:“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秦则无礼”,这里的“同姓”就是郑、滑两国,它们与晋国同为姬姓国,是一姓(即周王室,姬姓)之下的三个不同氏(分支),犹如三个同父母的弟兄;而秦国则是嬴姓,是周王室的异姓封国。所以,秦袭郑灭滑,晋就认为是对自己“无礼”,(尽管两年前,它还伙同秦国围攻了郑国)于是以此为借口,在伏击了秦军。

周代,贵族女子称姓,用来“别婚姻”(南宋郑樵《通志·氏族略序》。下同不注),姓同则“婚姻不可通”,以防男女同姓结婚,后代不兴旺。因而,贵族女子姓比名更重要,可以无名,但不可无姓。若嫁给了别国的国君卿大夫,也要将娘家的姓放在丈夫的谥号或国(邑)名或氏的后面,用来构成自己的“大号”。如《之战》中的“文嬴”,她是晋文公之妻,秦穆公之女,因而丈夫的谥号“文”就在前,娘家的“姓”就在后。有的,还可以接在后面加“氏”字,旧时已婚妇女称谓常如“赵王氏”,“姚姜氏”者可能即源于此。

贵族男子则称“氏”,用来“别贵贱”,“贵者有氏,贱者有名无氏”。《论语·季氏将伐颛臾》中的季康子(名肥),是鲁国大夫,鲁哀公时权臣,因而就称为“季孙氏”,又叫“季氏”。《庖丁解牛》中的“庖侗,只有名“侗,而无氏,因为他身份低贱:庖者:厨师也。《柳敬亭传》说:“如优孟摇头而歌”,这个“优孟”也只有名“孟”而无氏,“优”是“优伶(演员)”之意,身份亦低贱。

氏来源较复杂。可以封国封邑为氏。如《之战》中的“原轸”,本氏“先”,因受封于“原”,就又以“原”为氏了。《屈原列传》中说屈原是“楚之同姓”,意即屈原本与楚王室同姓“芈”;后因其祖上受封于“屈”邑,所以又以“屈”为氏。也有以官名为氏的。《五蠹》在注释“共工”时就说:“(共工)传说为上古主百工事的官,其后人以官为姓(即本文的‘氏’、下同不注)。还可以所居地名为氏。像复姓“南官”、“东郭”等即如此;《之战》中的秦军统帅“百里孟明视”,其姓“百里”本也是地名。另外,以技为氏或以祖先的字、谥号为氏的情况也有;不一一赘述了。

战国以后,姓氏渐合而为一,已不分了。清顾炎武《日知录》中说:“姓氏之称,自太史公始混而为之。《本纪》于秦始皇则曰‘姓赵氏’,于汉高祖则曰:‘姓刘氏’,上自天子下至走夫贩卒,人人也都有姓了。

二、表字。古代除以“子”起字尊称男子外,还用“元、公、德、文”等褒义词起字尊称或美称男子。如:陶渊明,字元亮;周瑜,字公瑾;刘备,字玄德;《五人墓碑记》中提到“太史文起文公”,“文起”也是字。

三、别号。任文将称人的官职,做官的任所、籍贯、郡望、斋名、谥号等也当作“别号”,似可商榷。

关于别号,“工具书”中说法不一,主要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别号)是人的名和字以外的自称”,如《现代汉语小词典》;一种以为(别号)是人的名字以外另起的称号”,如《现代汉语大词典》。称官职、籍贯、做官的任所、谥号等多半不会是自称,这是很容易明确的;那是不是可以看作另起的称号呢?就叫人费思量了。

一些影响较大权威性较高的典籍对此说法或倾向倒很明确。王力先生主编的《古代汉语》中说:“后来有人以为称字称号还不够尊敬,於是称官爵,称地望(出生地或住地),例如杜甫被称为杜工部,王安石被称为王临川。”(《古代汉语》第三册,966页)可见,它是把称人的官爵、地望与别号区别开来的。《中国文学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虽没有这样明确的文字说明,但在实际处理上,其倾向也是如此:介绍到的人物,有别号的,多作了交代,如李白,自号青莲居士;王安石,晚号半山。没有别号的,也都没有用称官职、籍贯、做官的任所等来代替。可见称号与称官职、籍贯、地望等并不是一回事。

中学语文教材在介绍古代称谓时也是把称号与称官爵、籍贯、斋名、谥号等区别开来的。(请参见高中语文第五册229页)事实上,教材在具体介绍某个人物的称谓时也是这样做的。看下面几组例子:

陆游,号放翁;欧阳修,号醉翁、六一居士;梁启超,号任公。有别号的,基本上作了交代;不止一个别号的,也介绍出来了。

韩愈,自谓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蒲松龄,世称聊斋先生;归有光,世称震川先生。对这三个人分别称郡望、斋名、住地,但不说是“号”,而是冠之以“世称”。

黄宗羲,号南雷,世称梨洲先生。既有“号”又有“世称”,区分得很清楚。

由这三组例子可以看出,教材中对“号”与“世称”(即称人的官职、籍贯、斋名、谥号等)是有较严格的区别的。

需强调的是,对于古代的称谓现象,无论是教学还是高考,都应以教材为本为依据。因而,我们就应该充分尊重教材中的观点,而不能把称籍贯、官职、郡望、斋名、谥号等笼而统之地看作是别号。

四、谥号、庙号。谥号是古代帝王、诸侯、卿大夫、高官大臣等死后,朝廷根据他们的生平作为给予的一种称号。谥法常有三:用文、武、昭、景、宣、惠、元、平、康、明等表褒扬,如汉武帝刘彻,一生多杀伐,以武经略天下,故谥号“武”;用灵、厉、炀等表批评,如《纳谏与止谤》中提到的周厉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暴厉多疑,故谥号“厉”;用怀、慰、哀等表哀怜,如《屈原列传》中的楚王,屡被张仪等欺骗,终客死于秦,让人可怜,故谥号“怀”。除朝廷给谥外,一些有名望的学者死后,其亲友门人也可给谥,叫私谥;陶渊明之谥“靖节徵士”即如此。

帝王未死或刚死未及定谥,则无谥号。《之战》中晋君刚死,未及下葬和定谥,故文中称“死君”;至于“文嬴”(“文”为晋文公谥号)则为史家追述之词,为行文方便而改的。给谥一般在下葬之时,也有死后一段时间才追赠的,叫赠谥或追谥。《五人墓碑记》中说周顺昌死后“赠谥美显,荣于身后”,是准确的,因为周顺昌死于明熹宗时,直到崇祯皇帝上台后才平反给谥(谥为忠介)的。岳飞谥号“武穆”也是如此。

汉代起,有功有德的皇帝还有庙号:称“祖”曰宗;但后来已滥,不问功德,几乎无帝不“宗”了。每一朝代的第一个帝王,常称为太祖、高祖或世祖;以后的嗣君多称为太宗、世宗、仁宗、高宗等。

唐以前,对殁世的帝王,多称谥号;唐以后,多称庙号,也有谥号庙号兼称的。

对于已死帝王的称谓,是谥号还是庙号,我们可以根据上述内容来判别。帝王未死时,则可称为“大(dà)王”、“陛下”、“皇上”等等。教材中多有这样的称呼,不再列举。

五、年号。年号本是封建帝王纪年的名号,始于汉武帝。后来,每一个朝代每一个新帝即位,都必须改换年号,叫改元,这一年就叫“改元某”或“某元年”……有的皇帝遇到喜庆吉祥之事,也往往更改年号;改元多的皇帝,一生中会有多达十几个的年号。但也有的皇帝,自即位至去世(或离位)只用一个年号。如唐太宗李世民,一生就只用过“贞观”一个年号,因而人们又常称他为“贞观天子”,明清两代的皇帝也多只用一个年号,因此,人们一般不称他们的谥号庙号,而习惯用其年号来代称。如明世宗朱厚在位45年,一直用“嘉靖”作年号,后人就多称他“嘉靖皇帝”;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在位60年,也一直用“乾隆”作年号,后人也多称他“乾隆皇帝”.

六、排行.唐以后的诗文中还多用排行来代称名,如韩愈《祭十二郎文》中的“十二郎”,就是他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