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要重视中学语文教材中的“丑”形象

时间:2007-3-29栏目:语文论文

[作者]  杨崇理

[内容]

 

    在中学语文教材中,存在着许多“丑”形象,然而人们在教学过程中往往注重对作品正面形象的鉴赏,而忽略了对“丑”形象的品味。其实“丑”形象也是艺术审美的重要内容,同样具有审美价值,理应引起我们的重视。

    综观整个中学语文教材,不少作品在塑造正面形象的同时,也塑造了许多个性鲜明、形象生动的“丑”形象,使作品更具典型性和社会认识价值。如奥楚蔑洛夫、黄世仁、贾雨村、菲利普夫妇、胡屠户、周朴园、鲁四老爷、别里科夫、葛朗台、张委、康大叔等人物,我们可以通过这些“丑”形象的言行去了解一切剥削阶级的罪恶和腐朽,以及社会制度的黑暗和腐朽,提高对社会生活的复杂性的识辨力。同时,这些“丑”形象还可衬托、表现一切美好的事物和人物,使人们在美与丑的对比中,领略人生的意义。中学语文教材中的“丑”形象主要有如下几种典型:

            一、浅薄势利型

    《范进中举》中的胡屠户,是手艺人,虽然不是什么大恶人,但这个市侩在范进中举前后的不同表现,充分表明这是一个粗野自私、浅薄势利的小人。范进中举前,他责怪范进“不知累了我多少”,骂范进“尖嘴猴腮”,“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范进一旦中举,就变骂为捧,说他“才学又好,品貌又好,就是城里头那张府、周府这些老爷,没有我女婿这样一个体面的相貌”。这前倨后恭的浅薄势利表现,把胡屠户的丑恶灵魂暴露得淋漓尽致。

    和胡屠户一样,菲利普夫妇、奥楚蔑洛夫也是这样的势力小人。我们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到当时社会道德风气的败坏,因为他们丑的思想、丑的言行,归根结蒂都是当时社会制度和社会风貌的体现。

            二、残忍虚伪型

    《雷雨》中的周朴园是一个阴险残忍、虚伪自私的人物形象。他原是一个封建地主,后转化成资本家,其发家史就是一部劳动人民的血泪史。他包修江桥,故意叫江桥出险,淹死了两千多个工人;为镇压罢工运动,他一面收买工贼,分化瓦解工人队伍,一面又唆使矿警开枪打死了30多个工人。他的私生活也极为自私虚伪,对待侍萍始乱终弃,但又想掩饰其卑鄙的行径,假惺惺地要为侍萍修墓,想从精神上得到自我解脱,可当他得知眼前的鲁妈便是当年的侍萍时,却又声色俱变,凶相毕露。他确是一个阴险残忍、虚伪自私的伪君子,是一个人格卑下没有任何仁义道德可言的反动资本家。

    和周朴园相比,吝啬、贪婪的葛朗台,其残忍、虚伪有过之无不及。为了钱,他掠夺所有的人,甚至自己的妻女也不能幸免。巴尔扎克塑造的这个对金钱有着疯狂占有欲的吝啬鬼形象,使人们看清了罩着温情脉脉面纱的资产阶级家庭关系,实际上是赤裸裸的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的关系。

            三、顽固守旧型

    《装在套子里的人》中的别里科夫,是一个保守、顽固、反动、扼杀一切新思想的“装在套子里的人”的典型形象。他老是歌颂过去,歌颂那些从未存在过的东西,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抱着怀疑态度。他老是诚惶诚恐,战战兢兢,不敢越雷池一步,自觉地把自己装在“套子”里,而且还想把别人也装在“套子”里,企图挡住社会前进的步伐。作者正是通过别里科夫这个形象的塑造,无情地鞭挞了因循守旧、畏首畏尾、害怕变革、自觉维护沙皇专制制度的奴才性格,揭示了沙皇专制制度在崩溃与瓦解前的垂死挣扎。

    《祝福》中的鲁四老爷,其实也是个顽固守旧的典型,封建秩序的卫道士。他和别里科夫一样具有自觉维护旧制度的奴性。稍不同的是,他们一个保守得近乎神经质,一个则表现得温文尔雅,道貌岸然。

            四、穷凶极恶型

    《白毛女》中的黄世仁、《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中的贾雨村、《孔乙己》的丁举人、《灌园叟晚逢仙女》中的张委、《药》中的康大叔等形象,都是穷凶极恶、置草民百姓生命于不顾的恶棍丑类。他们有的张狂露骨,有的表现稍微比较隐蔽。其中最令人过目难忘,切齿而又不齿的,就是那个康大叔。

    康大叔是封建统治阶级的爪牙,是统治阶级镇压革命和群众的工具,代表着封建王朝的权威和秩序,我们可以从他丑恶的外貌和行动中看出他的野蛮和凶残的本相。他以杀人为职业,以卖人血馒头为“专利”。对群众蛮横凶恶,说话时都要别人“笑嘻嘻的听”、“恭恭敬敬的听”;他对革命极端仇视,称赞告发亲侄子的夏三爷是“乖角儿”,咒骂革命者夏瑜是“贱骨头”,种种丑恶卑劣的言行令人侧目。他对华老栓一扯、一裹、一塞、一抓、一捏的动作,形象地表现出这个刽子手的穷凶极恶、贪得无厌。“有其奴必有其主”,从康大叔身上,我们可以想象到封建统治阶级是多么贪婪残暴!

            五、家长专制型

    《孔雀东南飞》中的焦母是一个蛮不讲理,极其专制的人物,在她身上集中体现了封建专制思想。对于焦仲卿夫妇忠贞的爱情,她视而不见,毫不同情,一意独断专行,残酷地棒打鸳鸯。为了维护其封建家长的威严,她把聪明能干、知书达理的兰芝赶出了家门,丝毫不顾惜她几年来“昼夜勤作息,伶俜萦苦辛”的勤劳和贤慧。为了达到除却眼中钉的目的,她不择手段,对儿子软硬兼施,时而恶语威胁,时而好言诱骗。我们可以通过焦母这个人物清楚地看到封建家长制和封建礼教残酷摧毁青年男女幸福生活的罪恶。

    教材中文艺作品内的“丑”形象,是作家艺术匠心的结晶。塑造这类形象,作家们不是简单地将人物脸谱化,而是像鲁迅那样使用白描手法,或是如契诃夫、巴尔扎克那样以嘲讽笔法描写人物的个性化语言、可笑的行为,让其在特定的环境中作充分表演,或是如冯梦龙、莫泊桑那样冷静叙事,不着痕迹地于充分揭露中鞭挞丑人。细细体味作家们塑造人物的不同笔法、不同风格,我们可以获得艺术的熏陶,写作的借鉴。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