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立体式语文学法指导

时间:2007-3-29栏目:语文论文

[作者]  林修家

[内容]

 

    (福建  林修家)

    立体式语文学法指导,即指引导学生运用综合性思维,从多方面、多角度、多层次深入理解文章内容,从而独立获取知识、形成能力的一种技能导引。其特点是体现思维的连续性(即时间概念,反映了不断深入认识事物的规律)和系统性(即空间概念,反映了认识由点、线、面向多维空间转移的规律)。在语文学法的指导中,我们不仅要引导学生掌握学法的外在表现的个体作用(如:阅读中的浏览、粗读、精读和快读等),更要引导学生掌握学法的“双重”的内在联系的整体功能(如:先浏览、再粗读、后精读和快读等,继而把它们与各种相关的其它学法结合起来)。这样,即可顺应学生学语文的复杂心态,扩大阅读的容量,加大阅读的力度,从而有效地提高学习效率。

    在诸多的语文学法中,相关性的学法是很多的。如:观察与思维,联想与想象,理解与记忆,阅读与质疑,笔记与写作等。它们之间(包括上述成对的学法之间的“二元”联系)既有先后时间关系,又有多维空间联系。

    如果能从立体角度深刻剖析它们,综合运用它们,势必产生运用学法、提高学习效率的良性循环。现以阅读与质疑为例具体阐述如下。

    “善于读书的人,也善于思考,善于思考的人,一定善于质疑。”此话不无道理。质疑,即提问题,是创造性思维能力的表现。阅读能力是体现在阅读实践过程中和阅读后的理解、分析、概括和联系等方面的。这就需要在阅读过程中不断地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所以,阅读与质疑是一对“孪生子”。“读”中见“疑”,能在一般人不觉得是问题的事物上看出重要问题,并且使这重要的、新颖的问题得到最完善的、最合理的解决,从而取得成果和创造奇迹。以“疑”促“读”,使阅读目标明确化、具体化,进一步激发求知欲,使阅读进入更高层次,达到对问题的深刻理解,从而提高学习效率。

    那么,怎样把阅读与质疑紧密结合起来呢?

    阅读的一般方法是“浏览”、“粗读”、“精读”和“快读”等。这些方法还可以扩展、掺合、融化,使之成为更切合实际的、更有效的读书方法。如“浏览”包括整体阅读、鉴赏阅读;“粗读”包括提要阅读、积累阅读;“精读”包括理解阅读、局部阅读、眉批阅读;“快读”包括交叉阅读、剪辑阅读等等。

    “学而不思则罔”,有效的阅读必然伴随着思维,而思维的表现形式是质疑。质疑起于思维,又高于思维。一般方法有“同向”质疑,“异向”质疑,“组合”质疑和“探索”质疑等。

    “同向”质疑,指沿着问题的相同思路提出新问题,以揭示其规律并达到理解、发现、创造的目的。如:对甲适应的环境与条件是否对乙也适应呢?

    “异向”质疑,即指沿着问题的相反思路提出新问题,创造性地发现事物潜在的规律性。如:对差生的一般方法是批评教育,可是如果能及时发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并给予适当的表扬,效果是不是会更好呢?

    “组合”质疑,即把两个毫不相关的问题组合在一起,从而提出新的创造性的见解,揭示知识的规律性。如:应用文中的书信格式与“一事一议”作文题型组合起来,提出书信议论文的写法问题,揭示其写作规律。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就是借用日记形式来写小说的,同样地揭示了主题,感人至深。

    “探索”质疑是一种综合性的质疑方法,学生通过观察、思考、分析、研究后,进入深入的探究,以求有所收获。如语音、文字等,可进行比较、归纳,提出符合其规律的记忆方法、理解方法和运用知识的方法;也可以以语文知识的某一方面为出发点,牵联同类知识,形成一个知识的覆盖面,再浓缩成知识的网络,便于灵活掌握。教育改革家魏书生的“知识树”,就是应用这种方法的典型例子。

    以上“质疑”的基本方法也可以扩展、延伸、掺合、融化,使之成为更切合实际的、更有效的提问题的方法,促使阅读深入进行,达到全面地、深刻地理解文章的目的。如:“同向”质疑包括“求源”质疑、“相关”质疑;“异向”质疑包括“求异”质疑、“发散”质疑;“组合”质疑包括“添加”质疑、“合成”质疑;“探索”质疑包括“定势”质疑、“模糊”质疑等。

    诚然,读书同写作一样都是复杂的思维活动,它要求配以高层次的综合方法,才能获得高效率。因此,把阅读与质疑紧密结合起来,形成立体式的结构读书法,势在必行。

            (一)“整体”、“局部”阅读与“分解”、“合成”质

        疑相结合

    “整体”阅读法与“局部”阅读法是应用最广泛的两种基本方法。学生先通读全文,了解其大意,教师再引导学生深入研究某一主体部分的内容。

    “分解”质疑与“合成”质疑是指学生先找出文中所用材料,分析这些材料所蕴含的思想意义(任何文章总有材料和观点),然后,再进一步研究这些材料是怎样组成一篇完整文章的。

    对于自己熟悉的或较易读的材料,可以一次性读完,但如果在阅读过程中对具体问题不加思索,不进行“分解”质疑,那就等于“和尚念经,有口无心”。只有把二者结合起来,阅读才行之有效。因此,整体阅读时,应做到“看高楼不忘地基”——探赜索隐。

    客观事物反映进文章,就蕴含着作者的某种思想。这思想,作者有时直接揭示出来,有时则隐藏于字、词、句中。这种深层的含义必须去“发掘”、去“品味”,才得要领。所以,“读全书”时,不能忘了“探赜”,“看全貌”时,不能丢了“索隐”否则,“读全书”就没有基本点,也就读不出“道道”来了。如:学生在预习新课时,通读全文,对全文作一般性的了解,同时又针对文章的细节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这样,“通读”才有所得。如果学生通读《故乡》,不能明确为什么要写闰土、杨二嫂的前后变化,那预习就流于形式了。学生在通读《变色龙》的基础上,提出警官奥楚蔑洛夫变化无常的态度是取决于狗主人身份和地位高低的问题,表明预习是深入的。

    对于一篇文章的主体部分(含难点部分)或文言文中的古汉语知识,都要局部深入地阅读,但这样做往往丢三落四,“肢解”原文,没有系统性。为了提高局部阅读的效率,应借助于“合成”质疑的配合,做到“见树木,心中有森林”——反本归源。

    文章是客观事物的反映。由于种种原因,学生往往只认识文中的字词,而不认识字词所反映的整个客观事物(字词游离于文章之外)。对此,可以结合其生活阅历和有关的形象材料,努力地把文中字词换成它所反映的客观事物。这样,读书的效率就高了。如:“词不离句,句不离篇”的质疑方法就是出于这个道理。又如《故乡》一文中“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一段的深刻含义,不能光从这些句中的字面意思去理解,更应把它置于全文的语境中去体会(合成质疑):全文写什么?表现什么?(写故乡的变化,反映辛亥革命前后农村破产、农民生活痛苦的现实,表达作者渴望改造旧社会、创造新生活的愿望和信心。)这样才能深刻地品味出作者“对踏出希望之路的信心”的局部深层意义。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