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地理论文 >> 正文

大脑研究与地理用图问题

时间:2007-3-30栏目:地理论文

   (西北师大地理系 梁治寇)
    大脑研究的最新成果
    1981年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心理生理学教授罗杰·斯佩理以他的“裂脑研究”荣获诺贝尔奖。至此,本世纪 脑功能研究取得最有影响的突破,也给人类思维方式以巨大影响。
    所谓“裂脑”,是说大脑实际由左、右两半球脑组成,并且功能有所不同。这也就是我们了解的:左半球 脑管右侧身体,右半球脑管左侧身体,并且认为在正常情况下,一般人都是左半球脑功能占优势。后经进一步 研究,发现左半球脑不仅管右侧体能,而且管语言活动。从思维的角度看,因左半球脑是语言中枢,主管语言 逻辑而专于抽象思维。相反,右半球脑对空间图形的识别,音乐、绘画、情绪的表达十分有利,而主要具有形 象思维功能。斯佩理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又作了新的突破,他提出:人的这种“裂脑”想象不仅表现在功能上 有分化,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在左、右半球功能可以互补,并首次修正了左半球是优势半球脑的传统观念。显然 ,这一最新研究成果对以脑为基础的思维研究以巨大影响与推动。
    思维形式研究的突破
    让我们先看两组实验与研究。
    日本学者对音乐家与普通人作脑功能测试。按传统理论,音乐、绘画等功能应归右半球脑,所以音乐家理 应右脑功能显著。但让音乐家与普通人听同一首乐曲,脑功能测试结果却令人吃惊,即普通人听时的确是用右 脑感知与思维,而音乐家却以左脑为优势,而且音乐作品越复杂,音乐家的左脑优势越突出。
    我国古老的算盘与珠算计算闻名于世。按脑功能分工,计算这一抽象思维应是左半球脑的主要功能,但对 珠算能手测试,却发现他们的右脑也参加了计算这一抽象思维过程,脑功能发挥要比普通人好。更有甚者,他 们可以左、右手同拨两盘算盘计算同一算式,并且计算速度、准确性可与计算机媲美(在一定的计算范围内) 。显然,这些人的脑功能优势已不能简单地划分,对他们的思维方式应作深入分析。
    基于“裂脑研究”的最新成果,人类对思维方式的认识已有了新的突破。
    首先肯定人类具有两种思维方式,即抽象思维与形象思维。以脑的结构为物质基础,左半球借助于语言, 形成概念,进行判断推理,主要功能优势表现在抽象思维上。右半球脑则专于形象思维。但要指定是,传统观 念认为在这两种思维方式中,唯有抽象思维是高级思维方式、是文明人的思维方式,从而过份强调了抽象思维 方式在人类认识客观世界中的作用。而实际上在人类的认知过程中,两种思维方式并存,并无高低,优劣之分 ,而且总在巧妙的、有机的配合下共同完成对客观世界的认识。
    其次,左右半球的脑功能具有互补性,抽象思维与形象思维在认知过程中也具有互补性。科学发现,技术 革新等一切创造性思维活动都不能缺少形象思维。反之,人们也正是通过某些具体的模型、图表、符号、线条 等,可以抽象出事物发展的规律或定律。甚至有时幻想——形象思维中一种极为鲜明而特殊的形式会对发明创 造以联想与促进。所以充分认识并利用脑功能的互补性、思维方式的互补性、将会极大的促进脑功能及思维能 力的提高。
    最后,因斯佩理“裂脑研究”的启迪,人类开发右半球脑功能,推动思维方式变革已有可能变为现实。如 前所述,“裂脑研究”已从理论上得出了脑功能具有互补性,许多实例也表明经过某些训练,人的功能优势可 以互变,思维方式可以相互促进。那么,重视右半球脑功能的开发,重视右半球脑的非语言形式智力活动,将 对人类脑功能潜力的释放,思维方式的变革以不可估量的作用。正是基于这一认识,国内外一些部门,特别是 有远见的教育家及一些学校,已经着手进行这一宏伟工程。我国北京市已经从幼儿园、小学到中学、大学进行 配套的开发右脑功能教育实验。值得地理教育工作者重视的是,北京市在开展这一实验中,地理已列为主要科 目。
    对地理教学中用图问题的再思考
    1.对图在教学中作用的认识应提高到新的层次
    学校教育的目的尽管众多,但提高学生的智力水平应该是始终如一的。为此一再呼吁应给学生以打开知识 宝藏之门的“钥匙”,而不仅仅是知识本身。当然要达此目的,各学科有自身的特点及相应途径,但作为地理 教育,应该说得天独厚,条件相对优越,这就是教材中配有大量的图(分布图、景观图及彩色图片等)。如果 对用图的认识有所突破,显然,借助于这些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图件,地理教学将会在开发学生脑功能潜力 上作出自己新的贡献。
    2.应突破目前这种用图的旧模式
    现在无论在高师地理教育学,还是中学地理教学中,都比较重视用图,并形成了一些相应的方法与方式。 但要把用图作为一种开发脑功能,促进思维方式变革的手段,目前这种用图方法与方式远远满足不了需要,所 以应作新的探索与突破。
    3.对地理教学用图提出新的要求
    目前各类地理教材中虽然配置大量的教学用图,从类型看,已有教材插图、教学挂图,以及相配套的教学 用地图册、填空用地图册等等。但不可否认,大多数教学用图还都在旧认识水平指导下,停留在“图文并茂” “图文转换”及“看图说话”上。编辑制作时考虑与教材内容相配合多,考虑怎样通过用图开发学生脑功能潜 力这一因素比较少。鉴于这种情况,广大地理教师应主动、积极开展这一方面的研究。根据“裂脑研究”及思 维方式变革要求,设计、绘制出新的教学用图。通过艰苦的探索,地理教学将会有新的教学用图。
    总之,地理教学中的用图问题在新的理论冲击下,在新的教育形势要求下,应作更高层次的思考、探索与 行动。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