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美术论文 >> 正文

《对美术教学的意见》可以这样来解读

时间:2007-3-31栏目:美术论文

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谢雱
  正像“改革”的概念一样,在当代美术教学中,“改革”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概念。由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对美术教学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便是美国著名艺术心理学家鲁道夫。阿恩海姆教授探讨美术教学及其改革问题的一部力作。

  鲁道夫·阿恩海姆,原籍德国,因对艺术心理学、哲学和艺术史的研究获柏林大学博士学位,后因不满希特勒法西斯的统治,移居美国并加入美国国籍。他一生都在孜孜不倦地从事艺术教育和艺术心理学方面的研究,曾任哈佛大学艺术心理学名誉教授,荣获过美国艺术教育协会的卓越服务奖。他一些重要的艺术心理学论著,已被译成德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 日文、俄文等。像被译成中文且在我国颇具影响的论著,就有他的《艺术与视知觉》、《视觉思维》、《艺术心理学新论》等,而他对美术教学及其改革问题的专论则当数这部《意见》。此书的写作与上述点到的几部论著的写作风格一致,也即他的研究重点并不是要对美术教学及其改革作一系统的考察与探讨,而常常是集中探讨他感兴趣又认为有价值的疑难问题或关键问题,当然这其中又都贯穿了他对美术教学及其改革的基本主张,以及他所代表的格式塔学派的基本理论与观点。所以,我们认为,此书的意义不等于仅是几个篇章各自所具有的意义的简单相加,它还具有作为一部探讨美术教学及其改革问题的专著的力量与作用。这,也正是我们解读此书的价值所在。

  《意见》首先涉及到对右脑功能的定位与认识问题。众所周知,上个世纪下半叶以来,世界上许多国家的脑科学研究均集中在对脑功能定位的研究上,人们发现人的大脑两半球有着不同的活动方式与功能,脑左半球侧重于抽象思维并主要以线性方式处理输入信息,脑右半球侧重于形象思维并主要以视觉的非线性方式处理输入信息, 这一理论概括就是脑功能定位说。正是基于此研究成果,所以阿恩海姆在书中开篇就呼吁“还我右脑的心灵”,提出了“开发右脑”的问题。他认为“直觉,归诸右半脑,正如理智属于左半脑一样,它们在大脑中同样占有一席之地,同样受到尊教”; 同时“我将表明,直觉并不是超人和艺术家才有的特质”。但“我有充分理由认为,有这样一些教育者,他们对于直觉没有给子足够的重视,甚至对之抱有轻蔑的态度”,这是不正确的。其实直觉可以适当地定义为知觉的一种特殊性质,即其直接领悟发生于某个‘场,或者‘格式塔,情境中的相互作用之后果的能力”;换句话说,直觉就是指通过或包含了“视觉思维”这一内隐要素过滤后的一种结构性、整体性、即时性的视觉感知。它既是一种直感性的观察能力,又是一种认识的思维能力。正如美国著名美术教育家埃利奥特·艾斯纳教授对他这种看法所赞扬的,“掌握一个整体的结构是一种感性”的认知。“阿恩海姆对直觉与智力的区分使我们认识到,脱离整体的局部是靠不住的。观察一个图形的结构需要注意整体的图案或形式。学会把握并领会这样的结构正是认识上的基本成就”,尤其是在美术教学活动中。因此,阿恩海姆主张在美术教学活动中要发展人的视觉思维一一直觉能力,也就是要开发右脑。无疑,他所主张的这种美术教学观念或方法,对于那些“不清不白”的美术教学观念以及“不伦不类”的美术教学方法来说,无异于一场教学的革命。

  《意见》探讨的第二个部分是形成直觉能力的内隐要素即“视觉思维”的问题。可以说,没有内隐的视觉思维的作用与培养也就不可能产生与提高外显的直觉能力;反过来说,直觉能力的高低、强弱也反映了视觉思维能力的高低、强弱,而这两者发生、联系的“过程”又几乎是同时的。所以阿恩海姆在书中反复强调,一切视觉文化活动(包括美术教学)的“思维主要的就是视觉思维”。按他的意思,感知,尤其是视知觉,具有思维的一切本领。这种本领不是指人们在观看外物时高级的理性作用参与到了低级的感觉之中,而是说视知觉本身并非低级,它本身已经具备了思维能力,具备了认识能力和理解能力。在他看来,人们看到一种形象(不管是知觉形象,还是内心意象),就有了抽象活动;而当人们思考一个问题时,都有某种具体形象或意象作为出发点或基础。他还通过大量事实证明,许多创造性思维,都是通过或包括有视觉思维的作用或因素的,只不过这种视觉思维是通过知觉的选择作用生成的意象。这种意象有点儿象是印象派绘画中或是现代抽象派绘画中看到的形象或形式,是一种“视觉闪现”或“视觉暗示”,它着力于物象的整体性或结构性,而不是物象确定的轮廓与细节。这种特殊的形象或意象或思维,对于创造力或创造性思维的发展是彳艮有用的,因为只有它才有可能使人们的感性与理性、知觉与思维的活动过程达到一种同步与同构的统一。艾斯纳曾对他的这种理论高度评价道:阿恩海姆给了我们一种对艺术和思维的基本看法,它将艺术活动中一一观察与创作一一置于教育过程的核心;眼睛是心灵的部分,感觉本身就是一种认识过程,感觉器官作为认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是起这个作用的;他的关于视觉思维能力的深奥看法,有助于我们理解视觉艺术的观察和创作是促进智力发展的基本要素。

  《意见》探讨的第三部分是承接上述两个问题后对教学及其改革的思考。其诸多的思考,不仅涉及面广,而且都比较深入,如美术课程“教什么,如何教”、“教育中的艺术”、“艺术可以教吗?”以及“表现本质的形象”、“感情与理性”、“材料有个性”、“为了进一步的研究”等等。他对这些问题的思考与论述,其实都是他对当代美术教学及其改革的探索与良策,读来颇受启发,有些观点还发聋振聩。他认为艺术课程对于一个人的健全发展与基本能力的形成来说,属于人类的三大中心知识领域之一,也是人类应该学习的核心课程之一,它能为人类研习任何领域的学识提供最基础的能力。因它而建构的学科间的联系,建立的“这种关系网组成了人类体验和智慧的体系”。难怪艾斯纳对他的论著评价很高地指出:“阿恩海姆对人类如何创造了艺术及艺术如何塑造了人类提出了独到而精辟的看法”。他的“《关于艺术教育的思考》是一部深刻而重要的论述。它彳艮值得研究”。我们认为这些话语是很中肯的。

   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教育改革的逐步深化,素质教育的全面推进,对外文化交流的不断扩大,艺术事业的繁荣发展,近些年来相继翻译出版了不少国外艺术教育方面的论著,相比之下,《意见》无疑是比较优秀的一部。它既有美术教学及其改革的理论探讨深度,又有实践经验、案例分析的依据;它引入了许多新概念、新观点、新方法,但并未拒斥传统美术教学中好的东西与有价值的部分,而是把两者较好地溶合在一起并加以新的综合及阐述。我们相信,《意见》不仅对于美术教学及其改革的研究,而且对于整个艺术教育、乃至教育的发展与研究,都具有借鉴意义与指导作用。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