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数学论文 >> 正文

先学后教 提高学生数学成绩

时间:2007-4-22栏目:数学论文

关键词:先学后教   先做后说

从对数学课堂的大量观察中,或者是我们自己上数学课,我们可以发现发现一种普遍的现象:让学生说数学比做数学的机会多得多。这是否本末倒置?存在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又是什么?是不是在于我们的数学教学过于迷恋集体作业的方式了?

在教学中,我们经常可以发现,当在教学中呈现一个问题情境后,经常看到的是老师很快就请学生起来作答,这几个学生把问题解决了,这时候教师似乎就相信全班学生都会了。这就是所谓集体作业的教学方式。我们老师之所以喜欢这种教学方式,也许是它既能活跃课堂又便于控制教学节奏和进程吧。可是,苏霍姆林斯基曾经指出:这种方式容易造成“表面的积极性”和“一切顺利”的假象。在这样的方式下,那些中等学生和思维迟钝的学生是否也有独立思考、独立解决问题的体验,我们仍不得而知,但我们有理由为他们感到不安,因为他们也许是看到大家都举了手,也跟着举手,但实际情况又是如何,我们其实并不清楚。为此,苏霍姆林斯基的重要建议是:要把学生的独立的、个别的作业作为学习数学的基础。

这其实牵涉到了一个问题,是“说数学”重要,还是“做数学”重要。

我一直从事小学高年级的数学教学工作,有一次,我的一个亲戚的女儿,因为一直为学不好数学而苦恼,她问我有关“数的整除”的有关内容,当时我没有马上答应教她,只写了一些数字和一些习题让这个孩子进行解答,我看她都做对了,就肯定她——已经懂了。这女孩既高兴又惊异地问他:“老师,难道不用背概念吗?”我又肯定地回答:“不用。”接着,这个女孩又要求我给她补习一下分数的加减法,直到学会了才罢休。后来,这个女孩判若两人,仿佛治好了心病似的,对数学的恐惧感消失了,不到一年,她的数学成绩从不及格上升到优等生行列。我想,我对这位学生最重要的也是最有价值的引导,就是“会做数学”比“会说数学”更重要。

有一节我去听一节小学一年级的数学课,这节课让我难以忘怀。课题是:在学过二位数减一位数不退位减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学习二位数减一位数的退位减法。这位老师设计了一个人人都能做数学的情境,开始了师生共同探索的历程。课前,教师为每张课桌都准备了5张卡片,每张卡片上面分别写着237,-,。上课伊始,教师就请同桌的两位同学分工合作:一位用这五张卡片摆出所有可能的二位数减一位数的算式,另一位动笔记下所摆的算式,准备汇报。孩子们都动起来了,而且兴致勃勃、热烈地讨论着,紧张地摆着、写着。然后,老师才根据学生的汇报和补充,在黑板上写下所有可能的六道算式:

  273=    372=    732=

  237=    327=    723=

老师由衷地赞赏学生所进行的探索,接着又提出挑战:我们班是不是每个同学都能独立地心算出这几道算式的结果?请大家把这些算式都抄在自己的本子上,并写出心算的结果;能够算出所有算式的,还要想想该怎样用口头语言表述你的算法步骤;遇到障碍的要找出难点,力争自己克服,或者翻阅课本寻求帮助。显然,老师是在激励孩子发挥自己的学习潜能,并让有差异的孩子去意识、去发现自己的学习目标,使每个学生都有事做。几分钟过去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