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班主任论文 >> 正文

班主任的“说”与“做”

时间:2007-4-22栏目:班主任论文

    说。我每接一个班都要说不少。有的人担心,当班主任说得过多,学生会产生逆反心理。可我却不这样认为,班主任对于有些问题必须重复。譬如安全教育。假如班主任一个学期只强调一两次,一旦发生校园事故,即使跟班主任毫无关系,班主任也难逃其咎。我对安全教育的重视几乎贯穿整个学期的班会课,大至学生骑车,小至学生上下楼,每节班会课都有那么十来分钟涉及安全教育。由于班主任的不断强调,学生的安全意识明显加强。我班在体育课上的自我保护意识也比别的班要强,更不用说在日常生活中的安全了。说完了安全,我还要说学生心理。在这个问题上,我实在不敢夜郎自大。因为我在这方面缺乏系统的知识体系,都是在书本知识的基础上想当然的加些自己的看法。做了班主任,只好硬着头皮摸索,不伦不类四不象,也得赶着鸭子上架。什么抑郁症、焦虑症、厌学症、青春期、学习障碍、交际困难……凡是跟学生沾上边的心理知识,我便摘录下来,然后因地制宜稍加改造,就在班会课上滔滔不绝,煞有其事。学生听得津津有味,我说得头头是道,且洋洋得意。特别是高三接近高考那段时间,收集心理调整的知识,我要花不少的工夫。班会课的主题也定在这方面。什么怎么备考啦,什么如何临考啦,什么克服考试焦虑啦,等等。当然,我只是举了班主任工作中的一部分例子,班主任要说的事情远不止这些。在管理班级的过程中,班主任不说能行吗?我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总是不厌其烦的说。 

    做。有人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上大学时,我们学校的校训是: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学校的老教授曾引经据典的给我们讲这八个字的重要。当了教师,做了班主任,老教授的话常常在我耳边响起。帮助学生,我义无返顾。过年过节,我很少接受学生的礼物。学生考上大学后,学生家长出于感激,要摆摆谢师宴之类的,也被我委婉谢绝。当了多年的班主任,我可以大言不惭的说,我从未因为给学生办事,就非得学生意思意思,也从未巧立名目而乱收费。我讨厌“巧言令色”,表里不一的人,在班级管理上尽量做到表里如一。即使是学校的日常规范要求学生做的,我无条件的跟学生一起做。有同事曾经问我有必要这样做吗?我的回答非常坚决:有必要。同事觉得我不可理喻,受那些不必要的约束,自己不累吗?但我认为我形成了习惯,学生也就跟着形成习惯。两全其美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晋代谢安说:“我常自教儿。”意谓自己的日常一言一行,为人处世,以身作则,可以使孩儿自行仿效,不必加以教训。孔子也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当班主任不也是这样吗?

    当班主任,我说的时候,如长江之水,连绵不绝;做的时候,尽量做到潜移默化,“此时无声胜有声”。说和做在班主任工作中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便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不信,您不妨试试!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