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班主任论文 >> 正文

搭乘青春的快车之五:大漠欢歌沙坡头

时间:2007-4-22栏目:班主任论文

古老的黄河野马般地奔腾,穿山越谷,经黑山峡一个急转弯流入宁夏的中卫境内。这一个急转弯,使黄河一改往日的汹涌成为文静秀美的少女,平静缓流,滋润两岸沃土;这一个急转弯,造就了一个神奇的自然景观———沙坡头。

沙坡头位于腾格里沙漠东南边缘,黄河前套之首。据说在乾隆期间形成了一个宽2000米,高100米的大沙堤,故名沙陀头,讹音沙坡头。七月二十一一大早我们去的时候,沙堤依旧,只是比以前矮了许多。

 

说实在话,开始我并没有想到这个地方能给我和孩子们如此巨大的快乐。在我的记忆里,西部、沙漠、驼队总是和无数苍凉辛酸的故事、无数慷慨悲壮的传奇联系在一起,和烈酒、刀枪、残阳、生离死别联系在一起。然走进“联合国世界环保500佳”沙坡头腾格里大漠,我们的眼睛顿时像抹了一层油彩开始放射异样的光芒。心里陡然升起的虽然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豪壮,但一点也不悲凉,相反十分的亲切温暖。踩在土质疏松的地上,看着坡上各种绿色的植物,真的很难相信自己就站在沙漠边缘,脚下的土地曾经就是茫茫沙漠。原来中卫防沙固沙采取了特别的方法,经数十年努力而在铁路沿线形成了一条长达55公里,宽约两公里的绿化带,宛如一条青龙蜿蜒于浩瀚的腾格里沙漠。人类就这样第一次改变了沙进人退的被动局面,尽管只是前进了几十公里,却耗费了几代人数十年的心血。

这个特别的方法就是我们今天要和孩子们一同体验的扎麦草方格——将麦草和稻秸半埋入沙里,并且排列成1*1的方格。时间长了,空气中的悬浮离子被麦草羁绊住,逐渐与麦草中的有机质结合,使沙子改良成土壤。这一过程不仅成本低,收效快,而且治标又治本,有效改善了生态环境。沙坡头因此在1994年被联合国评为“全球环保500佳”之一。

我们都有些兴奋,想早点自己动手扎扎草方格。可导游说我们队伍太壮大,还是分组行动比较科学,A组的团队先扎麦草方格,我们B组的先去骑骆驼,进行沙地活动。于是我们先随着当地美丽的回族导游穿行绿化带间。“这个叫花姑娘,这个叫沙棘,他们都是固沙的沙生植物。”导游头带回民的帽子,披着长长的白纱,一路跟我们讲解。我们也是东摸摸,西闻闻,像好奇的孩子。

 

穿过绿化带,我们来到了骑骆驼的地方。呵,陡然间看到无垠的大漠和这么多的驼队,一阵狂喜,忙不迭地想跟沙漠和骆驼有个约会。可导游说:“换鞋,换鞋哟,否则你自己的鞋里会装满沙子的哦!”我们都很听话,挨个排队领回所谓的“靴子”——其实就是用各色布匹做出的长筒靴,一把系在自己的鞋子上,紧紧绑住,嘿,顿时豪迈起来。买好票,我们在主人的指引下靠近伏在地上的骆驼:“从前面上,不要从后面,它没有安全感!”“从最后一匹上,不要从第一匹坐上去!”按捺不住的新奇,按捺不住的还有紧张。我是第一次这么恣肆地骑骆驼,自然有点心虚,但看到其他人都驾轻就熟地上去了,也就横心一条,英姿飒爽地跨了上去。我骑的是第四匹,它用温情的眼睛瞄了我一眼,慢慢腾腾地站起来,悠闲地抬起蹄子,等第一匹上好了,黑黝黝的小伙子扬了一下鞭子:“走喽!”顿时,驼队开始起程,哟呵!好过瘾哦!虽然不比在马上驰骋威风,但骆驼高大优雅,也趾高气扬得很。为了配合一望无垠的大漠和长长的驼队,我们在骆驼上还不得不做出各种酷酷的造型,以满足摄影发烧友的拍摄欲望。

美中不足的是天色有些阴沉,不过倒省却了姑娘们防晒的烦恼。驼铃清脆,驼队悠悠,我极目远眺,啊!起伏的沙丘宛如沧海连绵不绝的汹涌波涛,而新月似的沙纹则如平湖泛起的丝丝涟漪。蓝天下,她竟如同一个沉沉睡去了的金发美女,微风拂过,长发飘飘。要是太阳一出,金色的沙海不知有多迷人呢!据说天气晴朗,气温升高,人从沙坡向下滑时,沙坡内能发出一种“嗡———嗡———”的轰鸣声,犹如金钟长鸣,悠扬宏亮,故得“沙坡鸣钟”之誉,是中国四大响沙之一。试想若是晴空万里,沙山悬若飞瀑,人乘沙流,如从天降,无染尘之忧,有钟鸣之乐,该是何等乐事!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