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教学管理论文 >> 正文

班级工作“堵”与“疏”

时间:2007-5-25栏目:教学管理论文

新学期伊始,学校委派我担任五二班的班主任。有人向我传授治班之道:首先要震住学生,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听了这话我却不敢苟同。记得小时侯我看过小人书,“鲧”和“大禹”治理洪水的故事。“鲧”采取“堵”的办法洪水不仅没能堵住却更加泛滥。而“大禹”开河、修渠、疏通水系,最后终于降服了洪魔。教育学生何尝不是如此呢? 管理一个新的班级,对学生过于严厉,会使大多数同学对你因敬畏而远之,学生表面上的服从和平静。往往会掩盖事实的真相,或许老师的威信是一种虚假的威信。许多问题因得不到及时解决,会给以后的工作带来困难,埋下后患。当学生没能从心理真正服气你时,你的教育恐怕是徒劳的。常言道:亲其师才能信其道。作为班主任应该与学生有心灵上、感情上的沟通。和学生达成共识,成为朋友,更有利于学生思想的转变和班级工作的开展。害怕班级的不良现象发生、学生的不良行为地形成,单靠“堵”、“压”是行不通的。对道德素质落后的学生来说,在家里往往是在父母的训斥下长大的,与父母的沟通是很困难的。在学校若不能与老师沟通,会形成不健康的心理,甚至心理障碍而走向极端。班主任施教之术应在于攻心。对学生采取和风细雨式的疏导远比压服更利于学生的转变。我教过一个学生名叫肖威,在四年级已是全校有名的的“钉子户”骂人打架招惹是非,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态,拒人于千里之外。家长对他也无可奈何。刚升入五年级没几天肖威恶习再现,顶撞老师与同学打架。其实我早知道他不仅喜欢惹事生非,而切“软硬不吃。”从同学们那儿了解到:“我们都怕他,但他有一个特点很喜欢体育明星。”放学后我把他叫进办公室。却只字不提他的过错,到是说起了乔丹,贝利、马拉多纳、邓亚萍、李宁、郝海东、王侄郅。他收起了不在乎的表情。问到:“老师你也喜欢体育?”我点点头说:“我喜欢看体育节目。”我们从球星谈到打球,从外国球队谈到国家队。看得出他开心极了。我忽然问他:“你长大了准备干什么?”他沉默了。我帮他分析自己的特长,十四岁的孩子已经是一米七五的个头,自己有体育这方面的天赋,应该从这方面发展自己。“你文化课拉下的太多老师帮你慢慢补上。”他点点头。我严肃地告戒他,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有组织性、纪律性。否则什么也干不成。“你不是喜欢打球么?老师把你送到学校篮球队去!”“人家不要我。”“为什么?”我问。“我曾被篮球队开除过。”他第一次低下了头。我沉默了一会儿说:“这样吧,老师和你一起努力进学校篮球队!”   学校篮球队在我的一再要求下,答应再给他一次机会。在日常生活中,我让他从学说“对不起!”开始,学会尊重别人。经常让他帮助老师、同学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并让他和一位班长一起负责调解同学之间的矛盾。两个月过去了,除在篮球队受到表扬外,在班级里也没出过什么事。同学们都说肖威变了。比以前好笑了,善良了,又能帮助其他同学了。五年级上学期中间,班级进行小组纪律评议时,大家一致赞赏肖威的进步。并给他评定为“良”。我鼓励他下次评议时一定要争“优”。他的脸红了。肖威的转变也经历过反复,但总体来看是在进步。   我的另一位学生李鸣则是一位很聪明的孩子。在老师面前表现很乖。有一次学校每班选出八名优秀学生进行口算能力训练。每天放学后训练半个小时。该我辅导时他就来,我不在时他就溜。几天后,被我发现,他极力辩解不去辅导的理由。我凭老师的权威严厉批评了他,命令他去参加辅导。然而接下来连续两天他都没去。还给我捎信说是家长不让他参加竞赛辅导。看来老师的威严对他来说失去了意义。想到这孩子很爱面子。于是我找到班里告诉他:“现在老师非常伤心,因为竞赛这一仗还没打,我已经损失了一员大将。你是我最得力、最信任的大将,还没上战场就吓趴了。仗怎么打胜?”他很不好意思。我刚回到办公室,他就撵上我说:“老师我前两天真的有事,以后辅导我还参加。”我很高兴地说:老师还等着你拿奖呢!看来学生有时哄着比训着更听话。   某些同学的转变使我明白,班主任的工作应该是以理服人的。用真挚的情感温暖学生,以平等的态度对待学生。摆事实讲道理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来提高学生的认识,让他们自觉履行道德规范。比“压着”“堵着”更有效果。讲清道理和学生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心与心的沟通。才有可能疏通学生心理上、感情上的结。任何高压政策、强制手段都是行不通的。压服会有两种情况发生。一种是:学生暂时还不敢直接和你对抗,只是暗中与你较劲,背着你用更恶劣的行为来发泄对你的不满。如:破坏公共财物、打骂其他同学等。另一种情况是:当你“压”到一定的程度时,一些学生的思想问题因长期积聚而得不到解决。他们的心结会越来越大而与你产生直接的对立情绪。学生不听你的,还常常刁难你。这时作为班主任的你往往会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更有甚者造成老师与学生针锋相对的局面。   为班主任者,最忌不让做错事的学生说话,按照自己的推测武断地处理问题。其实应该多听听学生的申辩。或许这些孩子没我们想像的那么坏,或那么好。对学生决不能斤斤计较,要以博大的胸怀来宽恕学生。他们毕竟还是个孩子。对学生严格要求但决不是压服。而是让他们心服口服地承认错误、改正错误。我们不仅要像严父,更要像慈母那样,在献出爱心的同时多给孩子们一点理解和沟通。这样你的班级工作才会更有起色。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