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素质教育论文 >> 正文

由“天使的腊肠”想到的

时间:2007-8-18栏目:素质教育论文

 5月份我在学校六年级四班上过几次实验课,进行了几次探索性的实验。其中一次的内容是“包裹”艺术。包裹的对象是人,分两节课完成。第一节课要求学生以绘画的形式将创作构思表达出来,画不出来的同学,就用文字来描述。第二节课将选上的优秀创作通过人的行为体现出来(由设计作品未选上的同学配合完成)。
  1.天使的腊肠——陈伟贤同学创作 两人配合;
  2.人鱼传说——张晓潞同学创作 一人配合;
  3.头部相连的双胞胎婴儿——刘佩平同学创作 两人配合;
  4.S——陈健婷同学创作 一人配合;
  5.人头马——吴睿同学创作 两人配合;
  6.母爱——江寒同学创作 两人配合;
  7.蝴蝶之梦——曹津同学创作 两人配合;
  8.原始的回顾——杨文妍同学创作 两人配合;
  9.来自虚幻世界的人类——刘佩平同学创作 三人配合;
  10.拜神——陈天夫同学创作 一人配合;
  11.爱情——邹嘉鹏同学创作 两人配合;
  12.敬礼——何中健同学创作 三人配合;
  13.渴望飞——熊云枫同学创作 三人配合;
  14.未来清洁工——吴卓然同学创作 三人配合;
  15.渴望自由——邱杰华同学创作 多人配合;
  16.纠缠——唐昱月同学创作 多人配合。
  走进学生的艺术作品,不知大家有没有和我同样的感受:新鲜、突然、奇异、兴奋。哪怕他们只是想出来了而做不出来,我认为目的也达到了。
  就拿“天使的腊肠”这个题目来说,“天使”和“腊肠”之间找不到任何逻辑关系,它们为什么会联系在一起?这是个值得回味的问题。我曾问过陈伟贤同学,是什么使他想到了这个题目?或是听过什么故事?他说是突然想到的。突然想到的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灵感的最初闪现。因为是最初的,所以是鲜活的、敏感的,更是宝贵的。正如一篇艺术杂志中的一句话:偶然性意味着无序之美。我认为艺术课、艺术教师要做的就是要保护这种灵感,激发这种灵感。使学生的作品多一些“无序”,少一些“章法”。
  灵感的激发是要借助于手段的。正如我上面提到的“天使的腊肠”及其它作品,它们都是因为这次“包裹”实验课得到的灵感。同学们从来没有以这样的方式,这样的手段来完成一件艺术作品,这是他们经验以外的做法,所以收到了意外的效果。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新的教学手段对学生创作思路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而如果按照我们过去的常规做法估计很难做到这一点。原因体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体现在课本内容的设计上。我们的教学内容里绘画类诸如色彩画、想象画、记忆画、临摹画、写生画、日记画、创作画等等;设计类诸如标志设计、海报设计、邮票设计、火花设计等等;还包括那些以手工为主的版画、刻纸画、线的粘贴、套色剪纸等等都离不开“画”这个概念,可见手段之单一。
  第二,体现在教学上。一谈“画”就离不开构图、色彩、形式等等这些技能的训练。久而久之,容易使学生形成一种习惯性的思维方式。比如学生在评价作品时的表现:我出示几张作品,问“它们有什么不同,你喜欢哪一幅”?学生答:“这张好。它构图满,色彩也很明亮,形式也很新颖。”类似这样的回答太多了。他们好像总是没有用心去感受作品,也没有把生活中的体验带到画面中来。从这个例子我们不难发现习惯性思维模式对学生的危害。
  这种危害体现在几个方面:
  第一,主观想象的束缚。艺术是想象力的游戏,是一种创造性的活动。灵感一旦被一种无形的头箍给箍住,艺术便失去了它自身的价值。
  第二,不愿接受新观念。当遭遇新鲜事物的时候,大多表现出来的是麻木、排斥甚至嘲讽。已不再像从前那样有种本能的好奇。
  第三,对人才的评价。前面提到的作品中“天使的腊肠”“人头马”“原始的回顾”“拜神”“爱情”“渴望自由”都是平时画得不好的学生创作的作品,而如果我们始终抱着“画得好不好”这样一种观念,又将损失多少人才。所以艺术课、艺术教师就是要致力于摆脱习惯性思维的束缚,开阔学生的视野,丰富学生的想象力。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天使的腊肠”这样的作品就比其它的绘画类作品更具有意义?它也能称作是艺术作品吗?什么是艺术?首先我要申明的是,这种实验性作品与绘画作品没有什么可比性,它们并不矛盾,只是手段的不同,目的是一样的。只要能让学生产生灵感,任何手段都可以尝试。在很多人眼里真正有价值的艺术作品是按艺术史的坐标来衡量的。也就是说,通过学习其潜意识已经有了一种审美的标准。而一旦发现有的东西超出了自己熟悉和了解的范围就被看作是异端。这种现象是灌输式教学的后果,它带有某种强制性。表现在教学上就是老师告诉学生什么是美的、什么是丑的。至于学生有没有真正体认,好像不关老师的事情。记得有一次上欣赏课,欣赏中国名画“清明上河图”,我问:“你们为什么认为这幅作品好?”其中有位同学回答我:“因为它有名。”这句话给我的印象很深。因为一幅画的名望而使他失去了观察、参与及独立思考的能力。正是因为我们的教学中有太多的名画欣赏,太多的技法训练,从而使得太多的学生在创作、设计及评价作品时都能“有法可依”。可悲的是,如果我们没有了发现又怎能接受新事物?“天使的腊肠”是不是艺术作品这不重要,它的意义体现在:
  第一,它使主观的自由得到了充分的实现。这是一种发现的快乐,学生因此会有一种成就感。
  第二,给予了观众宽阔的视野。尽管一开始不理解“天使的腊肠”等作品,但发现自己被吸引,进而引发想象。艺术作品通过理解中的障碍激励了观众的想象力。这种从不自觉到自觉的动脑过程的完成是作品给的。
  第三,价值的体现。前面提到的“天使的腊肠”是突然想到的,这种偶然性具有非线性的特征,即我们不能用简单的因为这样、所以那样来解释作品。作品本身包含了许多暂时无法解答的信息。正如现代艺术中的装置艺术、行为艺术、观念艺术、视频艺术等等,大多都是难以理解的,都是不能按逻辑思维去思考的作品。正因为这种非线性,才使它们具有了思考和研究的价值。
  剧作家王尔得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艺术就是颠覆。”这句话如同洗脑一样重建了我对艺术的认识。他并没有给艺术下定义,他强调的是艺术的精神。“颠覆”意味着革命、反传统、创新实验,那么艺术的精神就是革命的精神、反传统的精神以及勇于创新与实验的精神。我们不单可以画画,还可以做雕塑、拍照片、拍录像、制作装置、制作多媒体光盘、进行行为表演,或者干脆把这些都组合在一起,把能用的“招儿”都用上,来构建一件作品,使手段趋向于综合与多元,让学生的选择更加自由。
  小学美术课向艺术课的转化具有深远的意义,它不仅是一种形式上的选择,而是一种态度,是一种不断否定与挑战自我的精神。教师只有以这样的态度去培养人才才能给社会注入新的活力。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