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师德论文 >> 正文

我的教育故事

时间:2007-10-13栏目:师德论文







教育是一门艺术,只有走进学生心灵的教育才是真教育。爱是教育的原动力,教师关爱的目光就是学生心灵的阳光。

(一)接触“调皮鬼”

作为一名小学老师,尤其是班主任,必须要有爱心和耐心。

有了爱心,就有了耐心,尽管工作繁忙,累得无暇休息,无暇娱乐,甚至逛街购物都挤不出时间;尽管教育孩子十分操心,而且操碎了心,有时让你哭笑不得,有时让你气得发疯,但你必须忍耐、忍耐、再忍耐。静下心来,想一想,他们才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就不必大动肝火,一切风平浪静,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曾经,我接了一个差班,出奇的差。刚接手,就有人向我透露,这个班有十几个学生不同凡响,全年级的差生集中在一个班,家长经常打电话告状课堂纪律乱糟糟的,课无法听下去,强烈要求换老师。这个班绝非等闲之辈所能控制,成绩差,纪律差,品德差。教学奖金不仅得不到,而且要倒扣许多钱,尽管班级的成绩起点不同,而教师的评价机制不变。着急吗?怎能不急!生气吗?焉能不气!凭什么要我接这个烂摊子?谁受得了?

有些事,不是你高兴做就做,不高兴就不做;喜欢做就做,不喜欢做就不做。我无法选择学生,我只好选择接受,选择改变目前状况的方法。当我静下心来,走进差生,靠近差生的时候,爱心竟悄悄地生长,像甘露一般滋润着他们的心灵,同时也潮湿了我的心田。

班上有一个小顽童名叫王正文,长得很胖,平时不爱运动,连体育课都东躲西藏,就是不肯上。男生不爱体育课,真是少见。一日,又到体育课,他又开始磨磨蹭蹭,迟迟不肯下楼。我催他快点,他竟指着桌上的数学作业毫不客气地说:“我要做作业,你烦死了!”这个学生平时说话一贯冲头冲脑,火药味特浓,不论是谁,一视同仁,好像全世界都欠他什么。那一次,我真的被他惹火了,那个火气“噌”的一下子蹿了上来,无法控制。一番好意得到如此下场,心有不甘。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抓住他的衣角,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将其拉出座位。让他重新说话,让他向我赔礼道歉,并责令他立刻下楼上体育课,好好锻炼身体。他见我如此顶真,只好乖乖地去上体育课。对此事,我认为教育孩子要明白大是大非,改顶真就得顶真。

事还未完,他的爱冒险的劲头着实让人吃惊。一天,一个学生在教室里玩耍时不慎撞断了电灯开关,里面的电线暴露出来,为了安全起见,在修理工人未来之前,我一直守在那里,不让任何学生靠近,以防不测。未曾想,王正文冒冒失失地冲过来,趁我不注意伸手就要去摸电线。我大惊失色,用尽全身力气一把将肥胖的他退出老远。当我生气地盯着他看,他竟满不在乎地说:“玩玩嘛,有什么了不起!真实的。”我气得朝他大吼:“玩什么?你简直是在玩命!你知道吗?”

有人曾说过:“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我无可奈何,整天不是看着他,就是叫他跟着我;不是和他讲道理,就是辅导他学习。过了一段时间,他的吊儿郎当的习气收敛了不少,反而对我多了一些尊敬和感激。后来,我在他的作文中看到:“陈老师严厉时像一头母狮,让人吃肖不得;温柔起来像妈妈,又叫人感动不已;说起话来妙语如珠,出口成章;训起学生一套又一套;对待差生,慈眉善目,让你不得不佩服。”得到他如此评价,所吃的苦、所受的气就像一缕轻烟被微风吹散了。



(二)给失败者以尊严和呵护

教育要给所谓的“失败者”以尊严,是对他们的宽容和鼓励,给成功者以尊重,是对他们的敬佩和赞许。

班上有个男生名叫于中中,大字不识几个,是个头号调皮大王。他的命运很惨,父亲在他不满周岁出车祸而亡,母亲嫁人,撒手不问他。爷爷奶奶照顾他,奶奶还长年生病。他从没有得到过母爱,甚至连母亲的名字都不清楚。他常常趴在教室门前走廊的栏杆上出神,痴痴呆呆,不知在想什么,问他,他竟无语。看得我心里酸酸的,因而对他就有了特别的关爱,给他买笔买本子买点心,交学费、游泳费时我帮他向学校申请减免,在班上还号召大家关心他帮助他支持他。

可他偏偏不爱学习不争气。贪玩调皮,惹事生非,人人见他摇头,个个见他头疼。有一次,他故意不戴红领巾,被值日生查到,班级自然被扣分。同学们生气地向我告了状。我没有动怒,走到他跟前平静地问:“你为何不戴红领巾?”他理直气壮地说:“我就不想戴,戴在脖子里很难受,一点儿也不舒服。”听了他令人哭笑不得的理由,我仍然没有动怒,也未讲任何大道理。我从他口袋里拿出红领巾,温和地说:“来,陈老师帮你戴上它,好吗?保证你不觉得难受,舒舒服服的。”说完,我很轻柔地帮他整理好衣领,将红领巾放到领子里。整个过程,于中中一动也不动,头一直低着,脸蛋红红的,写满了害羞和激动,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也许是第一次得到老师的恩宠,也许是他看到了许多羡慕的目光向他射来。之后,于中中自然是没有故意犯类似的错误,进步明显。

于中中也并非一无是处,当他有上进心或想为班集体做点什么的时候,我会全力以赴地帮助他,给他留有表现的空间。有一次,学校要举行秋季运动会。于中中兴奋地跑来对我说:“老师,我跟您商量个事,我也想参加学校举行的运动会,我……我想参加立定跳远,可同学们都笑话我不行,您说我行吗。”我抚摸着他的头,微笑地说:“行,谁说你不行?快去准备吧。”他欢天喜地地走了。当我把这个决定在全班同学面前宣布时,许多同学都不理解,都说我偏心,这会影响全班成绩的。我说:“同学们,给他一个机会吧,说不定这是他小学生涯中唯一的一次机会,他是真的在努力,相信他。”

之后,于中中更努力了,每到下课,他都要在走廊上练习立定跳远了。听说他还天天在家里练,连腿都练酸了,走路一瘸一拐的。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