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师德论文 >> 正文

好教师当是教育家

时间:2007-10-13栏目:师德论文

——访老教育家、天津一中原校长韦力  记:韦老师,您在1949年1月,随着天津市的解放而从解放区来到天津,开始从事新中国教育事业,1953年就任天津一中校长,直至1993年退休。可以说您是伴随着新中国的基础教育一路走过来的。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如果让您用一句话来概括您的教育思想,那是什么?

  但求学生个个成才

  韦:“不求人人升学,但求个个成才”。因为升学并不是教育的目的,教育的目标是为国家培养人才,培养德才兼备、体魄健全的合格人才。“文革”中我被作为培养修正主义苗子的黑样板进行批斗,靠边站,1978年重新走上一中书记、校长的职务不久,就遇到了社会上片面追求升学率的狂潮。一中的升学率在全区30所中学里排到28位,老师们都受不了了,他们说:“校长,你靠边站多年,不了解时务了,现在不是讲生动活泼主动学习的时候了。你是不是被批追求升学率批怕了?告诉你,现在就是要追,要集中力量追,拼命追!”我顶住了这个巨大压力,坚持改革注入式,推行素质教育,将传授知识与发展智力、培养能力统一起来,让每个学生都在自己的基础上不断提升档次,全面发展。恢复高考第一年,我们只考上6个,第二年16个,第三年百分之四十几,1981年就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几。我们栽桃子,灌水,保苗,最后果实自己就来了。

  记:您有一个提法比较著名,叫做培养学生的两个能力,即自治能力和自学能力。

  韦:是的。我们要求学生严格要求自己,在学校里自觉地进行自我教育,在社会上则按照国家要求的标准要求自己。有个学生被选送到德国从事一项技术工作,他特地回学校跟我谈,说一中培养自治能力让他受益终身。他在班里并非班干部,只是个科代表,但他能够感到在这个班集体里每个人都有自己充分的存在价值,于是习惯了对自己严格要求。在自学能力培养上,初一学生一进来,我们就先进行学习方法的训练。最基本的一条是会用脑子,会思考。到了初三,学生就能自己组成学习小组。像1962年的数学竞赛第一名,他们那个小组就是从初三起节省吃早点的钱买书,搞了个小图书馆,广泛阅读课外读物,由此开辟了获得知识的第二战场。到了高中,学生独立思考能力和自学能力更得到发展,好几个因为家庭困难没有考大学而上了技校的学生,后来考上了研究生。一般学生初中毕业后就有较强的自学能力。

  好教师、好校长是个什么样

  记:40年前,您就在思考“什么样的教师是好教师”这个问题,并总结出好教师应该具备“四心”、“四不”精神,即事业心、责任心、上进心、自尊心,要气不倒、问不倒、累不倒、难不倒。那您认为今天的好教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韦:我把教师分成四个档次:一是职业型,他把教书当成一种谋生手段。二是学者型,对这门课有兴趣,就一心教好这门课。三是事业型,就是把教书当成体现自己生命价值的事业,把培养学生成才视为生命价值的体现。四是教育家型,这是教师的最高层次,也是我对老师的要求。就是要有自己的教育思想,能够按照国家教育方针、人才标准培养学生成才。不光教学得心应手,还要有明确的教育思想、教育理想,有高尚的师德师风。20年前我在一中办起教师培训班“未来教育家学校”,凡到一中工作的新教师都要入学接受培训,现在这个学校仍然在办,多年来一中也确实培养出了一批教育家。当然,“四心”、“四不”的精神今天仍然适用,还要继承发扬,但今天的要求更高了。教师要育人为本、教学为主,学生要全面发展、学有所长。教师是学校之魂,一所学校办得好不好,校长当得好不好,关键是看你能否培养出教育家型的教师。据我多年做校长工作的体会,一所学校有几位、十几位教育家型的教师骨干,带动全校教师队伍形成合力,学校的教育质量就有了可靠保证。

  记:谈到校长,您是从1953年就当中学校长,到现在已经整整半个世纪了。在您看来,今天一个“好校长”的标准,和您当年所提的校长应具备“四个头脑”——政治头脑、业务头脑、科学头脑、文化头脑这个标准相比,有什么变化?

  韦:我把校长也分为四个档次:一是行政型校长,只代表一个行政职务。二是管理型校长,可以把学校管理得井井有条。三是学者型校长,会教一两门课,有一门是专家。当然各学科都应该懂,会听课,能提出教学中的问题,能把握国家教育方针的要求,用以指导教师,不说外行话。比如我的学科特长是历史,但语文、政治也教,也教过数学。四是教育家型校长,学校怎样办,有自己的一套教育思想。校长要想培养出教育家型的教师,自己首先应当是教育家,而不仅仅是管理一所学校。

  把学习的主动权交给学生

  记:当前在中小学推行的新课程,强调教师要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我想到了70年代末您就在天津一中倡导把学习的主动权交给学生。记得您说过当时还没敢提完全交给学生,提了个“有限主权论”,但还是把老师们吓了一跳,说“怎么啦韦校长,你不要升学率了?”因为在老师们看来学生都是不压不学,不教不会。

  韦:是有这回事。虽然有些老师反对甚至讥笑,我还是坚持了这一条,作为“最后堡垒”。因为教育的任务不光是传授知识,还要发展智力、培养能力,这些比传授知识更重要。另一方面,在倡导学生主体作用的同时,我始终主张教师主导与学生主体的恰当结合,不能一提尊重学生首创精神就削弱、淡化教师的主导作用。如果脱离开教师,学生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