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师德论文 >> 正文

小学教师,最光荣最幸福的人

时间:2007-10-13栏目:师德论文

——访共和国首批特级教师霍懋征
编者按

  霍懋征老师1943年从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后,放弃留校任教机会,到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小学(即今北京第二实验小学)任教。从教60多年来,她有多次机会离开学校,但她始终没有离开过讲台,没有离开小学教师的岗位。在霍老师的心中,做小学教师是世界上最光荣、最幸福的人。

  2004年1月16日,国务院领导同志在北京几名教师建议加强霍懋征教育思想与实践研究的信上批示:“这几位老师的意见很值得重视。霍懋征老师的模范事迹,充分说明高学历人才从事基础教育具有深远意义。”并指示教育部推动霍懋征教育思想和实践的研究工作。

  为了进一步在全社会弘扬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在广大教师中树立崇高的师德风范,以霍懋征老师的访谈为开篇,本报从今天起开辟“走近名师”栏目,将陆续在《基础教育》专刊推出对中小学著名教师的采访,报道他们的先进事迹、教育教学经验和生活近况,敬请读者关注。



  “当小学教师最光荣。”

  问:
霍老师,当年您是怎样走上小学教师这个岗位的?

  答:1943年从北师大毕业后,学校让我留校工作,我说不。我要求到小学任教。有人问我为什么大学毕业非要到小学?一个原因是我爱孩子。我妈妈就是教师,看着她的学生们来看老师,看到学生跟妈妈之间那种情谊,给妈妈带来的快乐,我就想,长大我也要当教师。再一个理由,我知道万丈高楼平地起,小学是打基础的,我觉得当小学教师最光荣。经过再三要求,学校把我分到北师大二附小(即现在的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我一口气在这所学校工作了60年。中间有多次机会要调我走,我都没挪动。20世纪50年代到教育部去编写教学大纲,审查教材。编完了,审完了,我还是坚持回到学校。全国妇联调我去,我也没去。当然,按照党的教育方针教好每个学生,是很不容易的事,任务光荣而又艰巨。但是当孩子们成长起来,都能为国家作贡献时,你就是最幸福的人。60年来我没丢下一个学生,全部成才了。我相信没有教不好的学生。

  我家四代人有9个教师,妈妈、爱人、女儿、儿子、外孙女都从事教育工作。我爱这个事业,我知道小学教育的重要,1985年邓小平同志就说过,现在一年级的娃娃,经过小学、中学十几年的教育,将来都是开创21世纪大业的生力军。

  1999年春节,我从一年级带到六年级那个班的学生请我参加他们的联欢会。学生们都已长大成人,有的已经退休了。我给他们带去了我在海拔4000米的长河边骑牦牛拍的照片。学生们立即排成两行,都伸出两只大手来接我的照片。我特别激动,说:“45年前的今天,你们每个人每天伸着两只小手让我检查卫生。转眼间,今天你们每人伸着两只大手,来接我的照片。你们用这两只大手,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为党为人民作出了贡献。我是你们的小学老师,我感到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教师最重要的素质是敬业精神、责任心和爱心。”

  问:
霍老师,您认为现在当一名教师,什么素质是最重要的?

  答:是敬业精神、责任心,是爱心。今天的孩子就是祖国的未来,这点很多教师都没意识到。他们只是把教师当作职业,觉得把课教好就行了。教师必须要想得多一点儿,要想到不管多调皮的孩子,他都会长大成才,会为祖国的明天贡献自己的力量。

  我们实验二小高干子弟较多,附近居民的孩子也有。有个街道工厂女工的孩子,叫何永山,平时家里没有人照顾,孩子比较调皮。他根本不想学习,留了两次级,哪个教师都不愿教他,外宾参观时教师把他藏起来,怕他胡闹。搅得没办法了,校长决定把他送工读学校。我听说了立即去找校长,要求把他转到我的班。校长说不行,你是优秀班集体,他要是去了,会一马勺坏一锅汤。我说没事,他虽然现在表现不好,但他今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送工读会影响他的一生,您就把他交给我吧。就这样愣把他要过来了。同时我给全班做工作,不能歧视他、笑话他。我先观察他有什么优点。这个男孩比别的学生大两岁,有劲。于是我说,小永啊,我想请你帮我做一件事。从学校校门到东楼这一片,是咱们班的责任地段。请你带着我,再带两个同学来负责咱们班责任地段的卫生,你来当组长好吗?他一听特高兴,可当“官”了。于是每天早上来和我们一块扫地,干得很认真。从这儿开始,我们师生间的关系拉近了。他看我腰不好,扫一会儿直一下腰,有一天他给我找来一把长把扫帚,我说你找它干吗?他说我发现您腰有毛病,拿这个扫可以不弯腰。我心里感叹:这个看上去挺粗的孩子,不仅能细心地发现老师的病痛,还挺会关心人呢!

  有一天他没来上学,午饭后我立即到他家,发现他正感冒发烧,还没吃饭。我赶快回校给他买了份饭,又带着校医去给他打针、吃药。安排他吃了饭,我就到工厂跟他妈妈商量,中午能不能让他跟别的同学一样,在食堂包饭。他妈妈说,霍老师,不瞒您说,我们没有这个条件,我说那你甭管了。第二天我就给他包了饭,我还让他当“饭长”,跟食堂阿姨和另两个同学把饭从地下室抬上来,给大家分饭。我又找食堂炊事员说,跟你商量点事:我们班里来了个男孩子饭量大,你们每天多给我们班一点,于是每天给我们分的量就大一点。何永山分饭很公平,因为剩下的饭足够他吃了。这样为大家服务,又拉近了他和同学的关系。他也不再胡闹了,大家也接受了他。很快“文化大革命”来了,因为出身好,他当了红卫兵,保护我少挨了好多打。外地红卫兵来学校打砸抢、打老师时,他都挺身出来,保护学校、保护老师。

  去年5月,我突然接到一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