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师德论文 >> 正文

绰号与尊师

时间:2007-10-13栏目:师德论文

在我国,起绰号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不只是在学校,在工厂、在军队,甚至在政府机关都有许多绰号存在,几乎可以说只要有集体的地方就有绰号存在。就其本身来说,大多数绰号并没有贬义褒义之分,它往往只是群体内部对某一群体成员最直观、最形象的描述,它往往还是群体内部非常熟悉的人们之间的一种亲密称呼。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多年不见的老同学、老战友、老朋友在见面后喊不出对方的名字,但是往往一下子就能喊出对方的绰号。当然也有一些明显含贬义色彩的绰号,它往往反映了群体内一部分人对某一对象共同的强烈的憎恶情感。
  学生,尤其是中学生正处于感官敏锐时期,他们对一些细节经常观察入微,善于发现他人的一些典型特征。学生也正处于迅速成长发育的时期,他们容易产生逆反心理。在沉重的学习压力下,他们更渴望自由与放松,而不希望约束与管教。老师除了沉重的教育教学任务外,还要承担学生、家长、学校和社会的种种压力,尤其是由升学及其他社会所要求的老师对学生应负责任所带来的压力。老师对学生既不敢不管,又不敢多管。在这一问题上老师真正是处在进退维谷的尴尬处境。在这种背景下,老师必然表现出其种种鲜明的特征,具有极大的典型性。学生善于发现典型特征,老师具有典型特征,在这样的条件下,学生给老师起绰号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本人在中小学学习的经历,以及后来在中学任教的经历都说明了这一点。本人就读小学时,就经常听到一些老师绰号。到了中学则几乎每位老师都有其“雅号”。在任教期间,本人无意中偶尔听到学生称呼其他老师的绰号,相信本人也必定有一雅号。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本人由于学习需要请了一个月假,所教科目由另一同事代课。本人较少严厉对待学生,而这一同事刚好较为严厉。在本人返校后,一部分学生在我面前诉苦,个别同学一不小心叫出那位同事的绰号。本人虽然能当面制止学生喊老师绰号的行为,但却很难也许无法消除学生心中的老师绰号。
  学生给老师起绰号,固然与同辈群体内部成员相互之间起绰号有很大不同,但作为起绰号这一社会现象,它并没有完全脱离其本来面目,它仍然是一种较亲密人际关系的反映。一个人是叫不响一个绰号的,任何老师绰号都是一群学生共同叫出名的,它往往是先在非常熟悉的同学之间流传,然后再扩散到其他同学乃至全班甚至全校。任何绰号都反映了至少是一部分学生共同的心声,表达了他们共同的情感。在非正式场合下,尤其是在师生共同进行娱乐活动的场合下,个别老师允许学生喊其绰号,这时老师绰号起到了一种拉近师生关系的作用,反映了师生之间亲密无间的良好关系。
  学生给某老师起绰号,并不必然说明学生不尊重这一老师。如前所述,老师绰号往往是学生之间一种亲密人际关系的表现,它往往是某一老师在学生之间形象化的反映。在很大程度上,老师绰号仅仅只是学生之间人际交往时对老师的一种称呼,一般来说它很难上升到师生关系的地步。本人在中小学上学期间也喊过老师绰号,但本人对被喊绰号的老师从来就无不尊重的情感,更没有不尊重这些老师的行为。本人在任教期间听说过学生喊老师绰号,但却很少见到他们有不尊重那些老师的行为。尤其在他们成年后,更多的情况是,发现他们对那些老师的尊重有增无减。当然,在个别情况下,当某一老师绰号代表了多数学生对这一老师的憎恶时,它才会影响到师生关系。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老师绰号实际上已经是学生对老师憎恶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并且这样引起多数学生憎恶的老师本身是否值得学生尊敬还是一个问题。
  总之,学生给老师起绰号是很自然的现象,它不表明学生不尊重老师。至于“校长在社会上备受人们的尊重,可是在校内却有学生骂他是‘监狱长’”,这其实这很好理解,他们在社会上备受尊重,教育、管理都不错,这都是从社会的眼光来看,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而且只是按这所学校的升学率来衡量的,而不是从学生的眼光来看的。换句话说,这些学校校长的成就并不是以学生的全面发展为前提的,他们不是以学生为本的,他们没有充分尊重和接受学生的意见和要求。只要我们所有的老师和校长,都能做到以学生为本,从学生的全面发展出发来考虑教育教学及管理问题,我相信“监狱长”就会变成“忘年交”。
  《中国教育报》2003年4月15日第6版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