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德育管理论文 >> 正文

抗日歌飞六十年,激情燃烧是童年

时间:2007-10-14栏目:德育管理论文

抗日歌飞六十年,激情燃烧是童年


——半月谈记者寻访太行山上抗日儿童团

 

■ 半月谈记者 王文化 朱  峰

 

 

    历经60年风霜雨雪,太行山上的抗日儿童团员们———那曾在硝烟中跃动的步伐已经蹒跚。但岁月吞噬青春,却抹不去血与火的记忆。嗓音已然苍老,歌声却依旧清新。
    “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半月谈记者走访了太行山区,找寻那些将自己童年献给民族救亡运动的儿童团员们。他们口中那一阵阵响亮亦悲壮的歌声,穿越60年的岁月,将人带回那满溢血腥与豪情的年代。在那个年代,他们稚嫩的身躯如同整个民族,经历着残酷和伤痛,表现出顽强和热情,收获了胜利和成长。在本该受到呵护的年纪,他们付出心血乃至生命,为了拯救民族的危亡,也为了我们今天的光明。


“干部和老乡得到了安全, 他却睡在冰冷的山间。
他的脸上含着微笑, 他的血染红蓝的天。”

    这首《歌唱二小放牛郎》流传甚广,唱的就是晋察冀边区一个少年英雄的故事,他为掩护山沟里的后方机关和几千老乡,将“扫荡”的敌人带进我们的埋伏圈,最后被敌人杀害。在河北平山、顺平、行唐、涞源乃至在山西都有王二小式的英雄。也许,究竟谁是王二小固然重要,而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记住在民族危亡的时刻,有一批儿童团员为了救亡事业,凋零了自己正在怒放的生命之花。
    位于太行山区的阜平县是抗战晋察冀边区的中心,据70岁的阜平县原党史办主任张士双介绍,从1938年到1943年,日军在阜平“大扫荡”了8次,屠杀我同胞5000多人,烧毁房屋近14万间。在阜平县凹里村一个简朴的农家院落里,曾任阜平县副县长的老儿童团指导员顾金兰对半月谈记者说:“你们坐的那个地方就落过日本人的炸弹,你们身后那间屋被烧过两次。”
    阜平县辛庄村77岁的王专曾任村里的儿童团长。王专说,1943年日军来“扫荡”,从南向北过去之后,人们没防备他们又从北向南过来,王专被敌人追着跑了3个山头才跑脱。当时有不少人被抓住了,其中有他一个15岁的堂兄王朱。据同被抓去的人讲,日军逼王朱说出粮食等的埋藏地点,王朱坚决不说,村里人看到日军打他打断了三根木棍,最后将他刺死。平阳乡的一个村儿童团长,在1943年反扫荡时,因拒绝告诉敌人粮食藏在哪儿,被敌人扔到燃烧着的房子里。火堆中,这位儿童团员还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少先队的历史上记载,在1940年,陕甘宁边区有7万儿童团员,苏北解放区有18万少先队和儿童团员,晋察冀等华北抗日根据地有60万儿童团员。

“春天里,春风吹,花开草长蝴蝶飞。
大街上,哨子吹,儿童团要开大会。”

    采访中,74岁的顾金兰老人对半月谈记者唱起了这首《儿童团四季歌》。“那是充满歌声的年代。1937年,村里开始组织儿童团,宣传大家打日本是儿童团的主要工作之一,唱歌是最常用的宣传办法。”老人说。抗日儿童团的任务,顾金兰老人也用歌声唱出来:“宣传大家打日本,侦察敌情抓汉奸,站岗放哨送书信,尊敬抗战官和兵,帮助抗属来做事,学习生产不稍停。”
    1939年,王专演过一个街头剧《打倒日本鬼子》,他演日本鬼子,工农兵学商齐喊打倒,他就要趴在地上,每演到这儿群众都鼓掌大笑。
    儿童团平时还要帮助没有劳动力的抗日军人家属们打水、扫地、捡柴,到各家募捐干粮和菜送给军属。逢年过节,儿童团员们就排着队、打着光荣旗、唱着歌,给抗属们拜年、送自己扎的灯笼。
    顾金兰记得,1940年她们村和邻村共用一个老师,实行流动教学,一个村一天。老师实在顾不过来时,身为儿童团指导员的她还当过小先生。
    边区经常组织夏令营,把儿童团的骨干集中起来到深山学打枪、学刺杀、学埋地雷,还进行拉练,搞防空演习。参加过训练的王专说:“有的孩子小,还有尿炕的呢,可一听哨响,争着起来跑,各小组之间还要举行比赛呢。”

“夏天里,麦穗黄,保卫麦收兵马强。

高山顶,小河旁,站岗放哨有儿童团。”

    78岁的贺国梁曾是阜平县西庄村儿童团的指导员,有一次站岗的经历让他终身难忘。1939年的一天,他们看到一个人骑着匹高头大马过来,便手持红缨枪上前查问,那人下了马,没出示路条,也没说明身份,就说有事要过去。他们坚决不让,回村喊人,要把他送到村公所去。那人笑了,从口袋里掏出了路条。当天,区里来人表扬了儿童团,称赞他们认真负责,还发了奖品。他们这才知道,过去的是率领军民在敌人腹地浴血奋战的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
    混入边区进行破坏的汉奸随时都可能出现,王专值勤时就抓获过一个已给边区造成损失的汉奸。那是1941年,日军在边区搞“大扫荡”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