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德育管理论文 >> 正文

敦煌机场急于处理坠机男孩尸体 赔偿含糊其词

时间:2007-10-14栏目:德育管理论文

6月1日,是敦煌机场发生少年坠机事件的第七天,少年家属急切等待机场赔偿,机场负责人对待家属的态度虽有改观,但主要目的是急于让坠机少年尽快“入土为安”,而对于赔偿之事仍然含糊其词,家属对此深感不安。

  机场急于处理尸体

  6月1日下午,坠机少年李德朝的叔叔李茂尧告诉记者,当日上午11时许,在他们的电话联系下,敦煌机场党委书记等3人来到他们住的宾馆,就尸体处理一事进行协商。 机场方面以“天热不便存放、处理尸体不影响事故最终处理结果”为由,希望家属同意尽快将孩子的尸体处理掉,好让孩子早点“入土为安”。机场方面还就尸体在敦煌当地土葬还是拉到嘉峪关火化等问题征求意见。对此家属当即予以回绝,他们认为,在事件的赔偿问题没有达成协议之前,根本谈不上处理尸体的问题。但机场负责人再次告诉他们,赔偿问题要等上级部门明确指示后才能答复。

  死者父亲一病不起

  李茂尧等人向本报记者反映,他们到敦煌已经是第三天了,李德朝的父亲李茂付因为过度悲伤和对敦煌的气候不适应,身体已经极度虚弱,靠从家里带来的药物支撑。每天仅吃一顿饭,再拖下去将面临住院治疗。记者连续两天到他们住的宾馆采访看见,李茂付始终是一个姿势蜷缩在床上,一动不动,更没有讲过一句话。

  东航应负主要责任

  6月1日上午,记者与免费为死者家属代理此次索赔案件的北京市律师协会航空法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张起淮电话连线,张律师认为,事故赔偿主要责任应在东方航空公司以下简称东航,他认为,此次事故东航和机场应负主要责任,而且东航作为承运人应当承担主要赔偿责任,机场将场地租给东航使用,未尽管理义务,应负连带赔偿责任。但作为主要赔偿责任人的东航却至今没出面。强者的推诿和冷酷,弱者的无知和无奈,让人更加深刻体会到,在处理空难事件和相关纠纷中,民航业的“霸主”地位真的让人担心。

  张律师表示,他已正式接受坠机男孩李德朝家属的委托,出任他们的代理律师。工作进度上,他们将首先通过谈判来尝试协商解决,谈判的地点可以由东航和机场方面选择,上海、兰州,或者第三地都行。如果谈判失败,他们将准备在上海启动索赔诉讼,他们目前也已经做好了充分的诉讼准备。张起淮表示相信本案最终不会是机场方所声称的“只予补偿,决不赔偿”的结果。据记者了解,6月1日,张律师已经和东航的律师见了面,对事件的赔偿问题进行了商谈。

  张律师告诉记者,与东航达不成协议,将在东航所在地上海提出赔偿诉讼。近期他将飞赴敦煌,与敦煌机场商谈赔偿事宜,谈不成也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本报采访组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