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德育管理论文 >> 正文

历史不容篡改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

时间:2007-10-14栏目:德育管理论文

历史不容篡改

 

张焕利

 

 

    日本政府文部科学省4月5日公布了2006年版初中历史教科书审定结果,8家出版社出版的教科书全部通过“审定”,其中右翼政治团体“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炮制的扶桑社版的歪曲历史、美化侵略的《新历史教科书》再次被审定“合格”。
   《新历史教科书》一开篇就胡说:学习历史,并不是为了了解过去的事实,而是基于过去的事实,了解过去的人是怎样想的。不要认为历史是固定不变的,也不要用现在的道德来衡量历史,等等。“新历史教科书编纂会”扬言,以往的日本历史教科书宣传的是“自虐史观”,使孩子对祖先没有崇敬的心情、对国家没有好感,招致别国的挤压。
   《新历史教科书》美化日军对中国的侵略,歪曲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谎称“九一八”事变的原因是中国排日运动高涨;卢沟桥事变是“有人向正在演习的日军开枪,随即日军和中国军队开战”; “日军占领南京后,造成了中国军民的大量死伤。有关这一事件的死亡人数,资料上尚存疑点,见解也是各种各样,一直到今天还在争论不休”。 书中只字不提日本对朝鲜半岛的侵略和殖民统治,对朝鲜独立运动仅仅一笔带过。
   另外,在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时期强征“随军慰安妇”问题、“三光政策”问题、“731部队”等日军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在文部科学省审定的历史教科书中再也找不到了。
    人们不禁要问,这样的“历史教科书”究竟要把日本年轻一代引向何方?
   历史教科书理应以客观公正为原则,真实地记载历史事件。只有这样,日本青少年才能从历史中汲取教训,透过纷纭复杂的历史现象认识社会发展规律;也只有这样,才能使日本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相反,用充满谎言的历史教科书教育日本青少年将遗祸无穷,它只能使日本年轻一代形成错误的历史观,从皇国史观汲取傲慢和偏见,从鼓吹战争的狂热中养成好战的习性,一有适应的土壤,就有可能重蹈军国主义覆辙。
   根据教科书审定实施细则规定,在审定本公布之前,不得透露送审版的内容和审定过程。如此谎言百出、气焰嚣张,而且违规操作的送审本竟然顺利通过文部科学省审议,自然令战争受害国人民和一部分日本进步学者义愤填膺。审定“合格”,不仅违反日本教科书审定规章,也与日本政府有关历史问题的表态自相矛盾。
   二战以后,围绕那段侵略历史,日本国内始终存在着反省与否认两股势力和思潮。随着战后日本经济的发展,日本右翼势力否认侵略历史的图谋变本加厉,他们在历史教科书上寻找突破口。1982年,日本文部省在审定中学历史教科书中淡化和删改了侵略历史,曾激起亚洲各国和日本国内的强烈抗议和反对。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政府许诺修改已经审定的教科书,并把要照顾同亚洲邻国关系作为审定教科书的基准之一,即“邻国条款”。然而,人们早已发现,日本政府完全无视过去订立的审定教科书时要考虑到国际理解和国际协调的“邻国条款”精神。事实再次证明,日本政府的“邻国条款”之类只是用来敷衍亚洲各国人民抗议浪潮的。
   日本右翼的《新历史教科书》送交文部科学省审定以来,中国、韩国等亚洲国家一再驳斥该教科书歪曲历史的内容,再三向日本政府提出严正交涉,日本国内及国际舆论也对该教科书表示愤慨。但是,日本政府不顾一切地为篡改历史的教科书大开绿灯,其公开理由居然是什么“教科书不是国定的,不能进行政治干预”、什么“教科书问题是日本内政”等等。
   教科书问题的实质是日本能否正确认识和对待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历史,能否以正确的历史观教育年轻一代。日本政府不论以何种“理由”作为开脱责任的借口,都是根本站不住脚的。日本教科书中如何记述那段侵略历史,决不只是日本主权范围内的事。从国际法、国际常识及日本与亚洲各国关系看,日本理当准确记述那段历史。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也是联合国成立60周年。日本当局一再利用种种机会美化侵略和歪曲历史的做法,引起中国、韩国等国人民的极大愤慨。日方必须认真对待并妥善处理侵华历史等涉及中国人民感情的重大原则问题,多做有利于增进互信、维护两国关系大局的事,而不是相反。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