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德育管理论文 >> 正文

中日对话之门仍然敞开

时间:2007-10-14栏目:德育管理论文

“作为一个在日本的中国人,看到相关的报道后,我觉得非常痛心。”日本侨报社社长段跃中这样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他的话语中带着深切的担忧。

  段跃中指的是中国国内对日情绪和一些过激行为,特别是通过日本媒体的报道在日本所引发的一系列反应。

  4月20日,日本警方逮捕了一名在中国银行横滨分行前投掷燃烧瓶的男子。名叫川边克的40岁男子是日本右翼团体的成员。他在供述中声称:“我对在中国发生的事情非常反感。”

  据日本警方统计,从4月9日到20日,日本国内针对中国大使馆以及与中国相关设施的不法事件,在12个都道府县已经发生了多件。其中包括针对大使馆、领事馆,以及针对中国在日企业、语言学校和民间设施等,除了用邮寄刀片、金属片等方式进行威胁外,还发生了抵制中国餐厅的事件。

  不和谐的声音

  在中日关系的这些不和谐声音中,传来了许多正常的文化、经济交流活动被迫暂时中断的消息。

  4月23日,东京大学校长小宫山宏宣布,因为“考虑到目前的形势”,被迫推迟与北京大学联合举行的、原定有3000多人参加的校际交流活动。

  4月25日,日本国土交通省表示,来自中国境内的旅游者数量锐减,预计仅“五·一”期间来日本观光的人数就将减少3%~5%。

  即使是远在日本南端的鹿儿岛,也没能摆脱这些干扰,原定7月在中国上海和苏州举行的“青少年海外交流事业”被迫中止。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从上海直飞鹿儿岛的专线,也从一周三次航班缩减为一周一次,预定的机票量锐减。

  “经济交流和青少年文化交流因受到了影响而停滞不前,非常令人遗憾,”4月22日,当地的《南日本新闻》社论这样评价道,“与中国的青少年海外交流事业始于1995年,已经有1417人参加过,一旦被迫停止,这种风波的负面影响甚至会殃及下一代”。

  这场风波显然也波及到了一些准备向中国市场进军的日本企业。卡西欧公司决定暂时中止4月底在上海召开的电子字典新产品发布会。麒麟啤酒则宣布把在东京总部召开的中国市场新战略发布会延期。

  段跃中把这段时间在日本亲身经历的一些事件,陆陆续续上传到了日本侨报社的网站上。他还专门设立了一个叫“中日公论”的栏目,把一些颇有见地的言论放在了上面。

  “我希望尽可能地为中日交流做一些事情。”段跃中说。

  “有良知的日本人和中国人都应该明白现在中日关系所处的苦涩境地。”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木下俊彦在这个网站上写下这样的文字。

  在木下看来,在两国关系紧张的处境中,最为艰难的是中日两国为数众多的留学生以及有过留学经验的人,“他们把中日关系的日益发展作为自己的梦想,到对方国家去留学;但现在却被迫处在两个国家对立的夹缝中,痛苦地呻吟。同样,受到沉重打击的还有中日双方进行经贸合作的企业。”

  两国需要政治家的智慧

  “以中国大使馆和日中友好团体为目标的犯罪事件在日本各地相继发生,在日中关系最惊险的时刻,这是企图以暴力来进行报复吗?”4月2日,日本《朝日新闻》的社论,让读者感受到了不断升温的紧张事态。

  就在日本不少媒体发出呼唤理性的声音之后,两国政府也采取了理性的措施。

  4月19日,日本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长在会见记者时表示,已经要求各地强化对中国大使馆和中国相关设施的警戒工作。

  4月20日,日本官房长官细田在会见记者时表示,对于日本国内这些破坏中国相关设施的事件,“将针对各自的案件,严肃查处,正在和中方商讨恢复原状等事宜”,并明确表示出对中国大使馆受损害等案件给予一定赔偿的意向。

  关键时刻,中日两国之间的对话依然畅通。

  4月23日,在印尼雅加达举行亚非峰会期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日本首相小泉会晤,两国政府决定将以该日举行的中日峰会为基础,继续并扩大高层次对话,以防止两国关系继续恶化。其中包括:5月6日及7日在日本京都举行的亚欧会议(ASEM)外长会议上,日本外相町村信孝将与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举行会谈;5月19日,小泉将在爱知世博会中国日之际,与访日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举行会谈;日本外务事务次官谷内正太郎与外交部副部长戴秉国之间的首次综合政策对话也将于近期内实现。

  国家间关系是人际关系的集合

  日本共同社国际局的记者古田康雄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曾经在中国生活过,对中国的情况相当了解。他论述中日关系热点问题的一些文章也经常见诸于日本一些颇有影响力的媒体上。

  “日本和中国都是对方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国,已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产业结构。排斥甚至抵制对方的产品,无异于排斥自己一样。”谈起一些抵制对方国家商品的行为,古田的调侃里似乎又带着些许严肃,“这就好比要把中国产的DVD机、数码相机和笔记本电脑中,日本生产的那些零部件取出来扔掉一样;而日本的所谓‘国货’中,索尼和松下的很多高科技制品也是在中国生产的。我们这些日本人的周围全是中国生产的商品,甚至连很多墓碑都是从福建省进口的。如果要排斥中国产品的话,岂不是连祖先的坟墓都要破坏了,这不是很荒唐吗?”

  玩笑过后,古田语气坚决地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清醒地认识相互间的依存关系,采取理性的行动,才不会对彼此的经济产生不好的影响。”

  对于古田这样的中国通来说,他的视线中并不局限于中日关系中一些表象性的问题,“这次的事件让我最担忧的却是,1972年以来所建立的中日友好的宝贵财产,会不会因这些年来接二连三发生的事件而受到冲击呢?小泉首相对靖国神社的参拜和反日事件的发生,无疑都伤害了相互民众的感情。中国和日本作为今后东亚的竞争对手,在‘友好’与‘敌意’之间的摇摆状况将会继续。中日关系目前正面临着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