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教学管理论文 >> 正文

校长魅力型领导能力的自我生成

时间:2007-10-22栏目:教学管理论文

 

在魅力型领导、愿景型领导、战略型领导与价值观领导等构成的新型领导中,只有魅力型领导更多地体现了领导与被领导的双边基础性要求,或者说,更强调领导者的自身条件,没有必备的主要条件,可以说就不存在什么魅力型领导。具体说,魅力型领导是领导者个人魅力与领导行为的结合。在实现领导目标的过程中,运用由个人魅力对被领导者产生的吸引力、凝聚力、感召力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来自被领导者的自愿与愉快的支持心理,被领导者心悦诚服地、自觉自愿地服从领导者的领导并积极愉快地思考和参与领导者所组织指挥的活动,以达到领导的目的。这样,魅力型领导就以领导者自身魅力为动力,推动组织实现发展目标。这种领导的特质,不仅新型领导中的愿景领导、战略领导和价值观领导所不及,更是传统的领导类型,例为权威型领导、决策型领导、务实型领导所不及。只有魅力型领导更明确、更坚定、更具体地始终强调并突出领导者的领导效能完全由自己有无领导魅力来决定。这种把领导结果完全指向领导者本身的内在条件上来,这对领导者自身的思想建设来说是十分必要和十分可贵的。魅力是指人与人关系中表现出来的令人由衷顺服的磁性心理。魅力型领导是由罗伯特豪斯提出的。当前之所以倡导魅力型领导,主要是由事务型领导、无责任型领导、保守型领导等造成被领导者的失望而热望魅力型这种新型的领导。

当然,魅力型领导又可分为道德魅力型与非道德魅力型两种。前者关注组织目标,后者关注个人目标;前者运用手中权力服务他人,有一种利他主义的价值倾向,后者则运用手中权力主要来实现个人的自私性价值。对于校长而言,道德魅力型校长,关注的是干部师生发展目标的实现与提升,注重学校的共同价值与需求的实现;非道德魅力型校长往往只强调干部师生要和自己的价值和信念保持一致,因而,可能出现权力的滥用倾向。必须指出,道德魅力型领导的积极形态首先是真实性。即这种领导魅力是建立在领导者与被领导者利益、目标、情感、追求一致的基础上,这种领导魅力是真实地存在于被领导者的态度之中,而不存在于领导者的自我宣扬之中;其次是超越性。即被领导者对领导者的由衷拥护和愉悦服从已超出了领导者的实际权力影响范围;第三是稳定性。领导魅力虽然是活动的、可变的,但总与组织的利益、他人利益结合在一起而具有较长时期的相对稳定性。反之,非道德魅力型领导具有欺骗性、局限性和不稳定性。由于他过分自信,因而可能对环境与工作的估计出现判断失误倾向并对下属产生误导;对不同意见者甚至采取责难态度;重视采用一种单向的交流方式。所以,我们校长要走进的是道德魅力型领导而不是非道德魅力型领导。

当前,校长走进道德魅力型领导更具现实要求的迫切性。因为,学校人事制度、干部制度改革的深入与完善,干部教师“从一而终”式忠于一所学校的事业合作者的局面将日趋改变。往日的行政命令似的事业合作的组织形式及要求必将愈益由双向选择的自由协调式的组合方式所取而代之。干部教师的事业合作的自由组合中将不可避免地暗里渗进更多的情感因素,情感作用将得到充分的发挥。当然,情感容易转移,情感求新的愿望会潜滋暗长。今日的共进者,明天可能成为背离者。但是,作为道德魅力型领导既不缺少可供情感变易转换的广阔心理空间,怀有大将风度,又会高度重视设法满足人们的亲和需要,即渴望建立融洽、友善的人际关系的愿望,特别自觉地强化自身的事业信仰与信念。因此,领导魅力又因被领导的心理需要而丰富化发展与充实。

我们知道,人们的价值取向大体分为三个级向:由人们实用功利立场出发以满足感官欲望为目的的经验价值取向;以社会伦理秩序为尺度对外界采取的一种评价态度的规范价值取向;以信仰为核心的终极价值取向。由于道德魅力型领导的事业信仰与信念在领导权的依托下必然会产生辐射效应,即对干部和教职工的终极价值取向产生强大的同化作用、导向作用与加强作用,表现在他们对事业合作者选择中出现偏向亲故者,即以道德魅力型领导的信仰与信念作为自己追求的出发点和归宿。当今学校干部教师的优化稳定机制中之所以突出校长的领导魅力因素,原因就在此。

作为校长的领导魅力也是由形象魅力、品格魅力和情感魅力所组成。其中特别重要的是品格魅力,如诚实守信、言行一致、公正、正直、意志坚强、积极进取、信念坚定;情感魅力,如愉快、乐观、开朗、满意等积极性情绪状态总是占据优势,使人感觉愉快,既能悦纳自己,又能为他人所悦纳,接受他人,善与人处,并有化烦恼为乐趣的能力,成为美好的催化剂,打开心灵之窗,拥抱欢愉。

走进道德魅力型的校长必须具备一系列优异行为,从行为中展现形象魅力、品格魅力和情感魅力,让干部教职工追随他,以获得领导魅力。校长魅力型领导能力的内在形成主要是指:

1、强化真正的共同愿景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