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教学管理论文 >> 正文

一所一流大学需要什么样的校长来领航?

时间:2007-10-22栏目:教学管理论文

  “世界有无数奇迹,最美妙者莫过于人。”当现任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雷文在4日开幕的第二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发表演讲时,他关于“大学校长领导素质”的阐述很容易让大家想到这句名言。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人们看到一所好学校因为一名好的领导者而持续地发生着奇迹:雷文
  
  1993年上任至今,以其独到的领导风格引领300年历史的耶鲁大学持续性地保持在世界一流大学的前列,不仅保证了在世界大学范围内科学研究的卓越地位、优秀人才辈出,更成功地解决了财务危机历史性地实施了耶鲁的校园重建。事实上,在本届校长论坛上,一所一流的大学需要怎样的大学校长,是与会的诸多校长、专家关注的话题。
  
  影响力和领导力——“陈章良现象”的背后
  
  几年前,当陈章良走马上任北京农业大学校长的时候,在社会上以及农大本身引起了轰动。而他的到来确实使得农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他大刀阔斧的改革措施下,僵局多年的农大校园大规模改造破土动工,教学设施和环境大为改良,教职工的福利待遇得到改善,农大的学术地位稳步提升。
  
  一位农大学生这样评价说:“农大需要陈章良这样的校长,我们有自豪感并看到了希望。”
  
  也许人们会认为陈章良身上的“名人效应”才得以使他获得了成功和赞誉,但陈章良担任农大校长并进行的作为起码说明了两点:大学校长必须具有影响力和领导力。理查德·雷文认为:好的校长,尤其是一流大学的校长必须具有影响力和领导力。大学最宝贵的人力资源是教授,而他们的任用权掌握在教研人员手中。这本该如此,因为只有教研人员具备判断同行学者前沿知识水平的专长。但是,校长可以任命领导和管理人员。一个人如果有将重大责任分别赋予80个人的权力,他就毫无理由抱怨自己没有足够的权力来促成变革。相反,只要他挑选的人领导得力、广纳善言,并且愿将个人野心置于集体发展之下,那么他就有足够的能力进行根本变革。
  
  他认为,一位有影响的校长应该具有几项基本领导力:制定引领大学前进的美好远景并能够将其准确传达;制定远大而且能够实现的目标。这个目标要逐步实现,但一有机会就要牢牢抓住迅速发展;有足够的时间工作,将大量时间集中在主要的行动上;要敢于冒险,在实施变革时显示出自己的决断力、权力和手腕;选择有能力的人做领导者,并给他们足够的自由;制定激励机制,以确保个人目标的实现与学校的成功发展相结合等。
  
  不能仅仅有一个杨福家
  
  事实上,雷文所说的几点好校长的标准离我们并不很远,我们也曾在自己的大学出现过这样的代表性人物。上个世纪初的北京大学,蔡元培先生就以开风气之先的精神在担任校长期间一举奠定北京大学的先进地位,其影响力和领导力不仅对于北大甚至对于中国都意义深远。而当人们常常为如今国内缺乏一流的大学校长而感慨的时候,2001年杨福家又走进了人们的视野。杨福家教授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前任校长,不仅在学术上有很高的造诣,也是一位知名教育家。他于2001年7月被英国诺丁汉大学正式推选为该校第六任校长,成为第一位担任英国大学校长的中国人。诺丁汉大学董事会在推荐书中认为,杨福家素质全面,甚堪此任。但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在国内普遍的大学范围内,受广泛认可并卓有成效的校长并不多。许多大学校长感慨道:校长难当,名牌大学校长更难当。理查德·雷文说:“其实当好校长很简单,只须做到两点:选贤任能、确定当务之急。”
  
  道理似乎很简单,看起来也应该是一所一流大学的校长应该具有的基本素质,但在当前我国的高校并没有发现很多认可自己学校拥有这样一位校长的声音。当然,在当前高等教育改革风起云涌的时代,还是有一批负重前行的大学校长们在努力当好一名校长、尽心竭力开创学院的新局面,也许“李福家”、“张福家”不久就会出现。
  
  职业校长,我们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杨福家是幸运的,因为他可以在一个相对简单的环境里施展治校的才华。许多大学校长坦言:在国内作为一校之长,在很多人的眼里是个官也确实像个官,大量繁杂的事务性会议占据了大量工作时间,而校长本身应该承担的学校发展决策的职能反而弱化。
  
  也有专家指出,我国的大学校长行政色彩太浓厚,校长的职能模糊化、官员化。而为了适应高等教育改革的需要,我们急需培养一批职业化的高级大学校长,而职业化就是两个字:专,能。
  
  “校长作为一个职业,职能就两个:找钱,找人才。”杨福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自己任诺丁汉大学校长做何工作的提问这样回答,人们也从中听出了大学校长做为一种“职业”的含义。
  
  理查德·雷文在演讲结束时有一段话令人印象深刻:“中国的大学校长都有美好的愿景和蓝图,并清醒地认识到完全照搬照抄外国经验是行不通的。中国的大学正在学习先进经验,但需要把这些经验适应中国的文化和社会适当加以调整。今天与会的所有大学校长,在领导大学向未来发展的过程中,都景仰地看到中国的大学正从基础设施建设、课程改革、师资水平、教学评估等方面进行改革。我们为中国鼓掌,期待着中国有更多的大学进入世界一流大学行列。”
  
  是啊,我们期待着中国更多的大学进入世界一流大学行列,但在这个期待之前,我们似乎更应该期待着一批具有影响力、领导力的一流中国校长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完)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