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写景状物作文训练三步曲

时间:2008-7-12栏目:语文论文

写景状物作文训练三步曲——目•心•理
——浅谈写景状物作文训练三步曲
湖南省沅陵县大合坪乡七甲溪九校     余启志
 
    作文训练是语文教学中的“重头戏”,而写景状物作文又是学生常写的一种文章样式,是作文家族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如何让学生写好这类作文,笔者以为,必须唱好“以目观物——以心观物——以理观物”三部曲,按照三个阶段,循序渐进,逐步提高。
    一.以目观物
 所谓“以目观物”就是引导学生通过自己的眼睛观察、再现景物, 写成文章。这是写景状物作文的第一阶段。没有这个基础,后面的东西便成了空中楼阁,因此在此阶段,要引导学生戴着“有色眼镜”观察景物,描其形,绘其色,念好“准、细、顺”三字诀,把景物描摹准确、细致、有序。
观之以目,首先要准确,引导学生抓住事物特征,真实地再现事物的本来面目。这是写景状物的基本功。唐朝诗人骆宾王的“咏鹅诗”:“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溥波”把鹅状写得准确传神,吟咏该诗,一幅“春鹅戏水”的水彩画就历历如在目前。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大的魅力呢?我以为就是得力于“白、绿、红、青”四个表色彩的词语准确地再现了描写对象,从而产生很好的审美效果。可以说“准确”是一篇文章的生命,如果不准确,即使写得再精彩、再生动,也只能是败笔。
“以目观物”做到“准确”了,还必须“细致”。如果不“细”,文章就会患“贫血症”,像个“瘪三”。这也是学生常犯的毛病,一些学生写景状物三言两语,寥寥几笔。虽然准确,但空洞无物。这就要教师引导学生观察景物尽量细一此,角度多一些,视点小一些。那些写景状物的经典名篇无不是在“细”字上下功夫,刻画出一个个精彩细致的特色镜头。如宗璞的写景名篇《紫藤萝瀑布》不仅准确写出紫藤萝整体象流动的瀑布,还从局部细致刻画一穗花、一朵花的花苞与花舱的风姿以及颜色光彩的细微变化。细致了,文章才会具体,内容才会丰富。一些学生的“瘪三”文章,必须从“细”字入手,观之以目要洞烛幽微,明察秋毫,使景物纤毫毕现。
写得“细”,内容自然多,各个景点,千头万绪,万头攒动,这就要讲究“顺”字,就是要理顺,有次序。这样既能欣赏美好的景物,又不致眼花缭乱。如朱自清的《春》,景物写得够多、够细的,但他按着“春草——春花——春风——春雨”这样的顺序,把原本杂乱无章的景物组合得整整齐齐;《济南的冬天》所描绘的“山雪”之景也依着山顶、山尖、山坡、山腰的顺序一路写来,写得有条不紊、丝毫不乱;《紫藤萝瀑布》按着“花瀑——花穗——花朵”的顺序,先写紫藤萝的整个印象,再写它的每个细部,使景物显得错落有致、富有层次。在“以目观物”时,要引导学生找准观察点,安排好观察顺序,以此来布局谋篇。
“以目观物”除了要做到“准”、“细”、“顺”以外,还须切忌机械描摹、贪多求全。有的同学写景生动细致全面,甚至把自己所见的一股脑儿写进文章,这就要采用“框景之法”,学会取舍。你看“框中之景”,“框”丢了其他多余的东西,景物反而更加鲜明突出,写景不能贪多求全。古语说:“石有三面,佳处不过一峰;路有两面,幽处不逾一树”,写景要对准最能激发人们美感的“一峰”、“一树”,用形象、生动的文字加以描绘,只有这样,才可能写出“视之则锦绘”的状物文章来。
 二.以心观物
 所谓“以心观物”就是要引导学生用自己的心灵去观照景物,正如王国维所说:“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其实纯客观的景物描写是没有的,其中都渗透着作者的情感,真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也。”但“以心观物”必须建立在“以目观物”的基础上,即“情语”必须有“景语”作依靠。因此,“以心观物”便成了写景状物作文的第二个阶段,也是写好写景作文的核心、关键。写景的文字只有投入自己的情感,文章才会传神、灵动起来。否则,景语就变成无意义的点缀。那么如何“以心观物”、做好情感投入呢?我以为必须念好“真”、“契”、“化”三字诀。
 所谓“真”就是“观之以心”要做到真实自然,引导学生以赤子之心面对外物,不要先入为主,事先拈出一个什么“情”来,然后对号入座。要鼓励学生流露真思想,展示真性情,以真心观物,以真情状物,自然流露,不虚伪,不粉饰,即使流露一些消极情绪,只要真实,笔者以为也不为过。如有位学生写了一篇《寂寞沙洲冷》的散文,写的是她独处小溪沙洲看到凄冷、暗淡的景物,而流露出孤独、忧郁的情绪,虽然与中学生应该朝气蓬勃的精神有点相悖,也比较消极,但写得真实,读起来很有韵味,比那些动不动就“啊……”的虚情假意文章不知好多少倍。
 所谓“契”,就是“以心观物”时情与景要契合一致,不能景是景,情是情,两张皮不搭边。情景相“契”有两种导向:一是由什么样的景,引发什么样的情;一是由什么样的情,给景蒙上一层什么样的色彩。比如散文《岳阳楼记》就是情景契合的名篇佳作,文章写了两种不同景物,引发两种不同的情感:一种是由“明丽”之景,而自然导出“喜悦”之情;一种是由“阴晦”之景,自然地引出“悲伤”之情。这样看来,不同的景物会触发与之对应的情感来;即使就是相同的景物,由于情绪不同,也会使景物蒙上不同的色彩——“愁”则草木含悲,风云变色;“喜”则树在点头,石在欢笑。但不管怎么变化,情与景必须和谐一致。当然,“观之以心”时,“契”是以“真”作基础的,没有“真”,就会“契”;但有了“真”不一定就“契”,所以“契”比“真”的要求更高,因此要引导学生在“真”的基础上追求情与景的契合一致。只要在这一点上多下功夫,学生就一定会写出上佳之作。
 所谓“化”,就是“以心观物”时,将情融化在景中,达到化境,犹如盐化水中,不见盐迹,而有咸味,也就是情与景水乳交融,分不清什么是景什么是情,这是“以心观物”的最高境界。请看赵丽宏的散文《晚香玉》描绘晚香玉的那估段文字:“几颗亮晶晶的露珠,不知在什么时候凝聚起来,滚落在晚香玉洁白的花瓣中,像一些好奇的眼睛,忽闪忽闪,张望着安谧的夜的世界。几缕清香幽幽地飘起来,屋子里顿时一片芬芳。真怪,这花儿白天淡而无味,一到夜间,就悄悄地吐出馨香来,也许,花儿也是爱安静的吧?”你能分得清哪些是景语,哪些是情语呢?这时情景已化为一体,铸成一个鲜活的生命,如果硬要从中挑选,就会伤筋动骨,戕害文脉。当然要求学生达到这种境界比较难,但不是高不可攀、可望而不可及的,应该把它作为学生训练的方向,引导一部分学生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步接近这个“化”境。总之,在“以心观物”这个阶段,“真”是基本要求,“契”是“真”的发展,而“化”是最高境界。观之以心时,教师按照“真——契——化”这个层递三字诀,一步步地训练学生,一定会有所收获。当然要达到真纯的境地,需要真情、学识,更需人生体验。因此在追求“真、契、化”的同时,切忌学生矫情造作,无病呻吟。否则,宁可让学生的状物文章没有情感,也不矫健、滥情,从而避免学生养成一种不好的写作习惯。
三.以理观物
 所谓“以理观物”就是引导学生在“以目观物”、“以心观物”的基础上悟出一定的哲理,它是写景状物作文的第三个阶段,是“观之以目”、“观之以心”的升华。初中生由于视野窄、阅历浅,因而他们由景物所感发、由外物所触动的感悟和理思往往比较浮浅,文章缺乏深度。那么怎样搞好“以理观物”呢?笔者以为必须念好“实、深、新”三字诀。
 “实”就是在“以理观物”时哲理的体悟要实在、自然,不能生硬、突兀,要在前面情景的基础上实实在在、水到渠成的闪现思想火花。虽说“草木虫鱼皆可悟道”,但是这种“道”也就是所谓的“理”并非是凌驾于文章之上的抽象的简单的概念,而是贯注于文章体内的活生生的灵魂,是景物形象的晶体、作者情感的晶体,千万不能简单图解,在文章末尾喊一个口号了事。比如《紫藤萝瀑布》作者由眼前紫藤萝的繁盛景象,忆及许多年前紫藤萝的萧条以至灭绝,于是很实在地发出感叹:“花和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幸,但是生命的长河是无止境的。”这是作者惊异眼前盛景,对比以前人、花的不幸遭遇,水到渠成地悟出生命的哲理,由于实在自然,颇能引起读者的共鸣。
哲理的体悟不仅要“实”,而且要“深”。“深”就是“以理观物”时要讲究深刻、深入。那种蜻蜓点水、浅尝辄止的泛泛而“论”,是不能打动人心的。只有在“实”的基础上,深入挖掘,入木三分,不仅能引起共鸣,而且能产生醍醐灌顶、刻骨铭心的效果。如《岳阳楼记》作者状写了一般人黯景产悲情、亮景生乐感的情形,但并未止步,而是深入下去,进一步指出作为君子应具备“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胸怀,从而深刻地唱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生哲理。其体悟之深,千载之下,谁堪伯仲,遂成千古绝唱。深刻的哲理在文中画龙点睛,使“景”生辉、使“情”溢彩,但并不是故意“拔高”,故意“贴金”。当然要想状物文的哲理有深度,还必须有广博的学识、丰富的阅历来支撑。作为学生这方面先天不足,但是教师要正确引导,科学训练,一定会让学生懂得为人、作文之道,一步步向这个高峰挺进。
 所谓“新”就是引导学生“观之以理”时具有独特的发现性,而不是人云亦云的平庸识见或粗糙的世俗观念的诠释,要从常人容易忽略的细枝末节中发现生命的真谛,也就是“发前人所未发,道别人未曾道。”如果这样,一定令读者耳目一新、别开生面,有着一种“反弹琵琶、剑走偏锋”的奇效。哲理再好,感悟再深,翻来覆去,老生常谈,也会令人生厌,这就要启发学生在“观之以理”时具有创新意识,但是又要防止故意追求“奇谈怪论、荒诞不经”的倾向,创新必须以“实”和“深”作基础,由此体悟出的哲理才有既有时代的群体意识,又透射出自己独特的见解和鲜明的个性光辉。
总之,写景状物作文“以目观物——以心观物——以理观物”这三个训练阶段,“目”是基础,“心”是核心,“理”是升华,呈现出一个层递的金字塔式结构:初一适合训练“以目观物”,初二重点训练“以心观物”,初三重点训练“以理观物”。但这三个阶段是相对的,不是截然分开的,在写状物作文的个案训练时,无论是从思维,还是从语言上,“目”、“心”、“理”或者“景”、“情”、“道”是互相渗透的,虽然“景”是客观的,是实写,属于阳面;“情”、“理”是主观的,是虚写,属于阴面。但他们负阴抱阳、阴阳互补,共同构成一个和谐互动、浑然一体的太极图。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