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也说”半旧的”

时间:2012-11-20栏目:语文论文

  也说”半旧的”
  
  江苏姜堰中学 谢兴圣
  
  前不久,听了一节公开课,课题是“《林黛玉进贾府》中的环境描写”。其中,林黛玉跟着王夫人去拜访二舅贾政时,对于正房的陈设和布置,教师引导学生抓住了三个“半旧的”:一是“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一是“半旧的青缎靠背坐褥”,一是“半旧的弹墨椅袱”,讨论这表现了贾政的什么性格特点。师生讨论的结果是表现了贾政朴素低调的性格。课后,我反复思考体味,觉得这一解读并不准确,其实这恰恰表现了贾府的富贵气象。
  
  三个“半旧的”,是一个极平常的场景描绘,很容易为读者所忽略,教师能够抓住这一细节,应该说很有眼光,但解读不够恰当,过于表面化。在甲戌本的旁批中,脂砚斋特地点出“‘半旧的’三字有神”,并引发了一大段评点议论。脂砚斋说:“此处则一色旧的,可知前正室中亦非家常之用度也。可笑近之小说中,不论何处,则日商彝周鼎、绣幕珠帘、孔雀屏、芙蓉褥等样字眼。”眉批在讲了一个笑话之后,又说:“试思凡稗官写富贵字眼者,悉皆庄农进京之一流也。盖此时彼实未身经目睹,所言皆在情理之外焉。”要知道,林黛玉是第一次进入传说中有“温柔富贵乡”之称的荣国府,但眼中所见贾政房中却是一色的“半旧的”,仅仅从这一点即可以看出,曹雪芹本人是见过大世面的,他之所以敢这么写,正是基于自己的记忆和日常经验,而非出于一个穷汉对高门巨族的想象和虚构。即便在“钟鸣鼎食之家,诗书簪缨之族”,家居用度之物自然有新有旧,如果我们设想一个没有经历过这种生活的作者去描述这个场景,自然是免不掉“商彝周鼎、绣幕珠帘”的连篇累牍的套话,所谓“胫骨变成金玳瑁,眼睛嵌作碧琉璃”。自己固有的东西,比如繁华和显赫,正是不需要特别强调的东西,所以曹雪芹才敢于写旧。对于某个事物的特征过分强调,恰恰多半是某种不自信的流露,似乎要急于证明什么东西。于平凡中见非凡,这正是阅历丰富的高手的能耐所在。
  
  欧阳修《归田录》卷二所记晏殊事:“晏元献公善评诗,尝日‘老觉腰金重,慵便枕玉凉’,未是富贵语;不如‘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此善言富贵者也。人皆以为知言。”“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出自白居易《宴散》:“小宴追凉散,平桥步月回。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残暑蝉催尽,新秋雁带来。将何迎睡兴,临卧举残杯。”
  
  鲁迅先生对此也有独到的见解,在《而已集·革命文学》中,他说:“唐朝人早就知道,穷措大想做富贵诗,多用些‘金’‘锦’‘绮’字面,自以为豪华,而不知适见其寒蠢。真会写富贵景象的,有道:‘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会不用那些字。”
  
  所以,三个“半旧的”,并不是在表现贾政的朴素,而是在不经意间强调了荣国府的富贵气象。因为只有当你不去人为地寻找什么特色的时候,这种特色才会自然而然地显示出来。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