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教学论文 >> 语文论文 >> 正文

急救PK救穷

时间:2013-11-28栏目:语文论文

  急救PK救穷
  
  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高二(2)班 高子铭
  
  在老家,常听老人讲这样一句话: “救急不救穷。”简单地说,在人处于突如其来的困境时,街坊邻居亲朋好友都要搭把手,这是救急。但如果这个人一直在困境中需要长期的帮助,那就不是急,而是穷。此刻靠救急的小恩小惠已经无济于事,那就不用去救了,这就是不救穷。
  
  是救急,还是救穷?
  
  尤肯达修女的质问,悲天悯人,是同情弱者的人文关怀,当属救急;施图林格博士的回答,开拓创新,乃造福人类的科学精神,当属救穷。在我看来,这一问一答,囊括了幸福生活的两条基本路径。生活的美好需要时时刻刻的人文关怀,而生活质量的真正提高却离不开科学的进步。所以说,无论我们从“急”还是从“穷”出发,最终都是为了生活更美好。救急、救穷,终极目标是一致的。
  
  一代哲学大师庄周,生活很是贫穷,他曾垂钓于濮水,可能就是为了充填辘辘饥肠。因为有饿肚的时候,于是庄子留下“涸辙之鲋”的思索。史书记载,庄子因为贫穷,向监河侯借粮米。监河侯说只要等到他收到封邑中的收入,就可以借给庄子三百两银子。庄子变了脸色,说了一则寓言,说他昨天来的时候听到干涸的车辙中有一条鱼在呼喊求救,希望有一升半斗水让它活命。庄子说要等他去南方游说吴、越的国王,引西江水来救鱼。这远水岂能解得了近渴!于是鱼忿然:“我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鱼之肆!”鱼儿失去它平常所需的水,失去了可生存的地方,最终只有到干鱼店里去!
  
  救穷,首先要救急。
  
  庄子最后是否借到粮食我不得而知,我知道庄子借粮是为了生活下去。如果一斗粮能填饱庄周的辘辘饥肠,何须监河侯费尽心血借出三百两巨款?如果一升半斗水可以救到这条鱼,是否还要大动干戈修造水利工程来救它?显而易见,救急,救在当下燃眉之急!给庄周一斗粮即可,给鱼一点水即可。
  
  当然拥有三百两,庄周们的生活肯定会大加改善;如果修造水利工程,肯定会给更多的鱼带来活下去的福音。借三百两、引吴越之水都是在救穷,如果监河侯和庄周有能力去做,相信更多的庄周和鱼不是“忿然”而是“悦然”了,那是功德无量的好事。但是监河侯对庄周、寓言中的庄周对鱼都是为了“救穷”,而舍弃了“救急”,这显然是错误的。
  
  那位救人的伯爵则恰恰相反。他对小镇上的居民说:“我会尽可能地接济大家,但我会继续资助这个人和他的工作,我确信终有一天会有回报。”这位伯爵在尽他可能“救”大家之“急”,也在不遗余力“救”大家之“穷”。显微镜的发明给医学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消除了世界上大部分地区肆虐的瘟疫和其他一些传染性疾病。这项发明的诞生,是在救穷,但又何尝不是救急之举呢?
  
  救穷不要忘记救急,救急要延续到救穷。
  
  救急时,我们需要的是人文关怀;救穷时,除了人文关怀,我们更需要科学的进步。科学技术的发展最终还是要和人文关怀如影随形的,它们一起为着人们的幸福生活而努力。
  
  尤肯达修女发问:“在目前地球上还有一些儿童由于饥饿面临死亡威胁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为远在火星的项目花费数十亿美元?”尤肯达修女问的是科学进步有没有关注到人的幸福生活。的确,在现今的社会中,我们常常为科技进步在欢呼在雀跃,可又总是为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而揪心而愤怒。正如有国人发问:为何中国人能让飞船登月,却不能让娃娃喝上放心的奶粉?三聚氰胺、皮革奶,让我们无法接受。神九上天了,奶粉不能喝了,这两者看似没有必然的联系,可在科学技术进步的背后,我们是不是该想想人的存在。飞船登月代表的是中国的国力,中国的科技力量,它是为了给人类开拓未来更多的生存空间,但是如果我们连放心的奶粉都喝不上,生命都没有了,谁还能去登月,谁还能享受更美好的生活?又还有谁能来谈幸福的生活是什么?
  
  鲁迅在《娜拉走后怎样》一文中说:“……但人不能饿着静候理想世界的到来,至少也得留一点残喘,正如涸辙之鲋,急谋升斗之水一样。”饿着等待美好生活的到来,庄子等不到,涸辙之鲋等不到,我们也等不到。只有人文关怀与科学进步并蒂开花,这生活才是春色满园。
  
  当我们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在关怀当下和追求目标之间踟蹰不前时,我的看法和那句老话不同:救急与救穷,本身就无须PK。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