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理工论文 >> 计算机信息技术 >> 正文

山西地方文献资源开发利用研究

时间:2007-5-25栏目:计算机信息技术


  文艺界有句熟语:越是民族的,才越是世界的,意思是说,任何民族的文学艺术,只有深深扎根于自己民族的沃土中,才可能在世界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也才可能大放异彩。其实,将这句话移植到我们地方文献工作方面也非常恰切。地方文献资源是一种有别于普通文献的特殊资源,它所表现出来的强烈的地域文化特色具有鲜明的非它性。近几年来,地方文献工作之所以受到各省级公共图书馆的格外重视,其力量之源正在于此。突出馆藏特色,强调特色服务,关注地方文献工作无疑是最好的选择。由于历史背景的不同,山西地方文献资源有着许多别省所不具备的鲜明特色,努力地经营它们,山西的地方文献工作一定大有可为。

1 山西地方文献资源可资开发利用的巨大空间

1.1 山西地方文献资源的独特优势

作为中华文明发祥地之一,山西有着非常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和浩如烟海的历史文献,西侯度村、丁村、许家窑等新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遍布三晋大地,数量之多居全国之冠。就连传说中的尧、舜、禹,其故乡与故事也都发生在山西这块土地上。晋与韩、赵、魏则是春秋战国时期割据一方的霸主,“侯马盟书”正是这一时期的历史见证,它的发掘出土震惊了海内外,是中国考古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发现。明清之际的山西商人称雄商界达500年之久,他们开商号,办银行,“足迹遍天下”。清季的山西票号不仅执全国金融之牛耳,而且“汇通天下”,如此等等,这就是历史对山西的恩典,它为独具特色的山西地方文献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进入近代,尤其是民国时期,山西的地方文献资源更显得得天独厚、风格独具。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阎锡山时期,一个是根据地时期。民国山西的历史是与阎锡山这个人紧密相关的,阎锡山是民国政坛上一位极其复杂又特殊的人物,他统治、影响下的民国山西也显得复杂而独具特色。在整个民国时期,山西、阎锡山都是全国瞩目的一个焦点,民国年间的山西地方文献于是充满着特殊的吸引力。比如阎锡山所创立的一系列实用“理论”;他的颇具特色的“名人名言”;他如何“巧妙”地周旋于各种政治势力之间,从而独掌山西政权达38年之久;还有“窄轨铁路”、“土地村公有”、“省政十年建设计划案”等等许多颇有影响又颇多争议的举措,这些都是别省绝无的东西,它的价值自然非同寻常。根据地时期也是一个独特的时期。抗日战争中中国共产党在山西创建了几块抗日根据地,它们对抗日战争以及中国革命的不朽功绩和深远影响,历来受到人们的重视。根据地文献无疑是山西地方文献中非常有价值的一部分,别的省份在这一点上很难与山西比肩。山西是敌后抗日的主战场,所有的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都发始于山西,并以山西为战略支点向外延伸、发展、壮大。晋察冀、晋绥、晋冀鲁豫根据地为山西留下了难以计数的独特而珍贵的文献资源,我们应当备加呵护。另外,在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与国民党阎锡山在山西所结成的特殊形式的统一战线在全国也是一个特例,它对党在山西建立抗日根据地以及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起到了特殊而重大的作用,这方面的宝贵文献资源也为数不少。总之,山西的地方文献资源是非常丰富、非常独特的,尤其是民国年间的山西地方文献资源更富特色,更具魅力。这是我们建设特色馆藏的最得意的本钱。但由于山西地方文献工作起步较晚,且缺乏系统的指导思想,故在文献的采访、征集、整理、研究开发等诸多环节上还有许多亟待解决和努力改进的地方。这是短处,同时也是优势,它为今后的开发利用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1.2 制定收藏重点,真正突出特色

山西得天独厚的历史是形成独具特色的山西地方文献资源的渊薮,为了再现这一历史风貌,就必须在文献的采访、收集上制定重点,真正突出这一历史特色,这也是实现特色馆藏的最佳途径。

山西抗日根据地时期的文献无疑是重点之一。它对中国革命的意义已昭然历史,不必多说,关键在于这方面的文献资料诸如图书、报刊、信函、公文、舆图、帐薄、地契、证件、徽标等,我们收集得还很不够。这一段历史离我们并不遥远,民间应有大量的文献存在,现时我们要制定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针对重点地区、重点事项,扎扎实实地进行采访征集。晋察冀、晋绥、太行、太岳根据地首府所在地及其周边地区,应该重点访察。有关根据地的土地政策、政权建设、文化建设等方面的史料应着力收藏。目前,山西民间收藏革命文献的活动方兴未艾,这说明根据地时期的革命文献的极大的吸引力和极高的收藏、研究价值。我们公共图书馆在这方面一定要走在前头,将散落在民间的根据地文献最大量地收集回来,为进一步的整理、研究、利用打好基础。当然,根据地文献不光指抗日战争时期,“解放区”也是其重要组成部分。

阎锡山时期的地方文献当然也是重点收藏对象。这一段历史一直受到国人的广泛关注,山西自然关注更多。与根据地时期相比,山西图书馆这方面的文献收藏相对丰富,但仍有潜力可挖。毕竟阎锡山整整统治了山西38年,收留文献资料难以计数,我们所得只是其很小的一部分,因此,还有大量的采访、收集任务。其实,山西在阎锡山、在民国山西的研究方面已经取得了许多成果,也很深入全面。这些成果也成了民国山西文献的一个组成部分。

关于晋商、晋商文化也应多多关注。山西商人能够在山西这块贫脊的黄土地上创造出令国人瞩目的辉煌,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何况它还风光了几个世纪。晋商为后人留下了大量的商业史料和家庭生活史料,我们应当悉心搜集、研究。近些年来,关于晋商的研究非常热闹,各种专著、专辑、文章、图片、电视剧等文献资料层出不穷。尤为可喜的是,伴随着晋商研究热,晋商文化大院也纷纷出笼。目前,晋商文化大院已成为山西旅游的一大特色、一大亮点。晋商史料、晋商文化研究无疑是山西地方文献资料中比较恒久的一个亮点。

1.3 地方石刻资料的征集与整理

山西是文物大省,石刻资源异常丰富,不仅时间跨度长,分布地域广,而且种类齐全,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同图书资料一样,石刻也是反映山西历史地理、经济文化、风土人情和社会生活的一种非常珍贵的文献资源。它不仅可与纸本文献相互印证而且还可弥补纸本文献之缺漏和不足,价值不容忽视。且由于其载体形态的特殊性,它比图书典籍更能保存久远的历史真实和原始风貌,因此弥足珍贵。山西地方石刻是山西地方文献中的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多年来由于观念的滞后和认识的不足,对此项工作开展得很不够。虽然我们也零星地征集了一些石刻拓片,但由于是被动接收,很不系统,而且大多还与山西本土无关。收集回来,又束之高阁,无人整理,更谈不上利用。而事实上,山西不仅有着丰厚的石刻资源,而且有着良好的石刻征集、整理和编目传统。民国年间由山西文献委员会编纂的《山右石刻丛编》就是典型代表,这是我们应该继承并发扬光大的。山西石刻不仅数量丰富,而且质高一筹,精品纷呈。东汉建宁残碑是我省现存最古老的碑刻,隶书,用笔圆丽通和,平稳流畅,在汉碑中独树一帜,是隶书书法艺术的杰出代表,历来备受国人关注。唐太宗御撰御书的《晋祠之铭并序》碑,书法秀丽遒劲,神气浑沦,无一笔失度,为太宗得意之作。自唐以后,历代慕名摹拓者不断。唐高宗咸享元年所立的碧落碑(新绛县)是我国目前仅存的唯一用古文写的碑文,历代碑刻著述如《金石录》、《金石萃编》等对其颂扬备至。再如北魏佳刻《霍扬碑》(临猗),其碑额有“穿”的形制在全国也是非常罕见的。至于晋南闻喜的裴氏石刻群、佛教圣地五台山的石刻群以及晋祠的石刻群等更是规模宏大,气势不凡。裴氏故里裴柏村的《平淮两碑》,以人、文、书三绝享誉海内。总之,三晋石刻非同凡响,我们目下急需要做的事情就是依照历代金石著录实地勘察,对尚存的所有石刻资源,利用传统的捶拓技术和现代科技手段相结合,通过载体转换的方式,以拓片、录像或摄影等形式将其复制出来,然后进行认真的编目、分类,让这一特殊的地方文献从来资源尽快发挥其特殊的作用。

2 加强和完善特色文献的特色服务与管理工作

地方文献从来就有很高的利用率。山西地方文献作为山西区域经济政治、历史地理和社会文化的最集中、最直观的反映,作为研究乡邦文化的最重要的素材,历来受到三晋学人的重视。它作为山西省图书馆的特色馆藏,已经和正在发挥着特殊的作用。但我们必须看到,和读者的要求相比,我们对地方文献资源的管理和利用水平还比较落后,应该以更加开放和灵活的姿态去面对读者。

2.1 建设真正的地方文献资源库

目下,我们地方文献库藏只限于1911年以后的各种图书、报刊等,而1911年以前的地方文献则庋藏别处,这对读者来说很不方便。当然,这主要是由于硬件环境的制约,但对地方文献所涵盖的范围在认识上的模糊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地方文献应包括地方史、地方志、地方人物及其著述等几个大的方面,它在时间上是没有限制的,在载体形态上也无要求,不论是现代的、古代的、平装的、线装的、纸本的、非纸本的、静态的、动态的、特殊的、常规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