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理工论文 >> 计算机信息技术 >> 正文

刘国钧与国立西北图书馆同辉

时间:2007-5-25栏目:计算机信息技术


(三)

刘国钧先生作为我国图书馆界一代先驱,他既是著名的图书馆学家,又是成效卓著的图书馆事业家。由于先生学贯中西,博古通今,热爱祖国,执着事业,所以他立言真,行必果,著作等身,业绩辉煌。1943年至1949年在兰州,是先生毕生致力于发展中国图书馆事业的一段主要经历。在极端艰难的条件下,他矢志不移,白手起家,创办了一座国立西北图书馆,并在实践中撰写了《筹备国立西北图书馆计划书》、《西北今后之图书教育》、《馆藏汉简初释》、《国立兰州图书馆与西北文化》等多篇文章。如果说1926年至 1937年刘国钧先生硕果累累,以其丰硕的研究成果促进中国近代图书馆学的发展,那么在兰州创办西北图书馆,则是先生勇挑重担,将自己多年图书馆学理论研究所得,力图建立一个具有“近代图书馆学之精神,适用于一切使用图书馆者,以书籍公有而公用之的图书馆”的成功实践。所以这些文章,既是事业实践的历史记载,又闪耀着近现代图书馆学理论的光芒,可谓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典范。今天我们回顾历史,捧读文章,仍感亲切,对现代图书馆建设和事业发展不无裨益。现仅略举大端者述之。

首先,明确的办馆思想,对今人仍具借鉴意义。要办好一个图书馆,清晰的办馆思想为其先,否则,犹如盲人骑瞎马,就不会有健康长足的发展。办馆思想包括一个图书馆的定位、职能、任务、发展方向、工作目标等。刘先生在《筹备计划书》开言就明确指出:“国立西北图书馆为国家而兼具地方性之图书馆。其工作之目的为保存文献,提高文化,促进学术,以增进人民之知识而协助国家政策之推行。其办法至少当与国策相适应,举要言之,约有五端。配合开发西北之方针,搜集有关资料以供学者及从事人员之研究,一也。访求西北各省之文献古物,加以整理,保存与展览,以引起公众对于西北文化之认识与爱好,二也。采购各国最近科学名著,搜集各国杂志,以互借及寄存方法,便利各学校员生之使用,而供学者之参考,三也。采集境内如蒙藏回等各民族之著作,加以研究与翻译,以增进各民族间之认识,而沟通各民族之感情,四也。辅导各地方图书馆及其他社教机关,或指导其方法,或借给其图书,以图推进图书馆教育而提高民众程度,五也。具此五种目的,而其工作之对象为西北五省。故与普通仅以供给一地方市民阅书需要之省市立图书馆不同,又与具有全国性之中央图书馆有异也。”此后,刘国钧先生又提出了本馆“要做西北文化问题的研究中心,西北建设事业的参考中心,西北图书教育的辅导中心”之发展目标。刘国钧先生半个多世纪前撰写的这段文字,体现了他理论联系实际,独具特色的办馆思想,不仅成为创办国立西北图书馆的纲领,而且对今天省级公共图书馆的建设也不失指导作用。目前关于图书馆的四大职能,以及强调开发文献信息,为生产、科研、领导决策和经济建设服务的提法皆含其中;而且有些诸如图书馆的学术研究和学术地位还不及当时的水平。由此可窥先生谋虑之远和思想之深邃也。

其次,设立国家分馆的作法,对人们颇有启示。刘国钧先生历尽艰辛,亲自创建的国立西北图书馆——国家第三图书馆,虽然是战时的特殊产物,仅有短短几年的时间,但是它毕竟是历史的存在,而且以新的办馆模式带动了西北图书馆的改革和事业的发展,并延伸为现今甘肃省图书馆文献中心。其功不可没,其业绩在中国近代图书馆事业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其作法,一直在暗暗地提示人们,在偌大的中国,是否多设立一两个国家图书馆,或曰分馆。事实上,“文革”前乃至现今各大行政区划均“培育”了一个基础好、规模大、工作出色的中心图书馆,这些图书馆大体上发挥着与刘先生创办的国立西北图书馆相类似的职能,对一个地区图书馆事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并在中央管理全国图书馆事业中,居以承上启下的协调地位。毫无疑义,这种作法应该发扬光大。与此同时,在深化改革,迎接知识经济挑战的时势下,仿效西方欧美作法,在现有一个国家图书馆的基础上,再扩展至上海图书馆上海科技情报所。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以增加其数量,扩大其规模,发挥其更大作用,进一步推进中国现代图书馆事业的发展。 其三,地方文献的理论与实践,影响深远。地方文献工作被提升为省级公共图书馆的重点工作,起始于本世纪初,当时新建立的省、县馆都以服务桑梓为宗旨,于是特别注意乡邦文献的搜集。至20年代,随着政府的重视,各馆大都在一定范围内开展了乡邦文献的搜集、整理和提供使用。但真正明确提出开展此项工作并置于非常重要地位者是40年代初的事情。1941年著名的图书馆学家杜定友先生担任广东省图书馆馆长,他提出广东省馆应“以保存广东文献为第一”,并为此特设广东文献专藏。无独有偶, 1943年刘国钧先生在筹备国立西北图书馆时,根据本馆方针任务,就强调乡邦文献的搜集,以后又明确指出:“因为建设西北首先须懂得西北的风土人情,山川乡镇,田地的瘠沃,矿藏的厚薄,以及向有文化,未来发展,才能有实效的。”由此出发,刘先生为西北图书馆规定除一般图书馆所有工作之外,尤其应当注意下面的三项特有任务:

1.搜集西北文献。例如:(1)西北乡贤著述及其手迹;(2)西北地志及姓氏家谱;(3)藏蒙维哈等文字之著作;(4)其他有关西北问题之中外书籍等。

2.收罗西北出土之古物。(1)陶器;(2)汉简;(3)碑石;(4)金甲等。

3· 编纂西北问题参考书目、西北问题论文索引、西北乡贤著述目录及西北学者著述表等、

对于这三项地方文献工作的特有任务,先生极为重视,认为“实在是急切需要,刻不容缓的工作”。为此,国立西北图书馆于1944年就成立了“西北文物研究室”,以后又将着力收集到的西北文献资料集中一起,设立了“西北资料专室”,并开展了一系列书目研究和文献服务工作。在刘先生地方文献工作思想指导下,此后的西北人民图书馆以至现今的甘肃省图书馆,均萧规曹随,一以贯之,终成其为藏书特色和工作特色。故在我国图书馆界,素有“南杜北刘”之称,各省市自治区图书馆均纷纷起而步之,促进了我国地方文献工作的蓬勃发展。杜定友、刘国钧二位大师,在40多年前明确提出了地方文献工作的地位、作用及其收藏范围、工作内容,且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他们是我国地方文献工作真正意义上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回顾历史,是为了继往开来。刘国钧先生离我们而去快20年了,但先生在抗战时西北物质艰涩、经济拮据、交通不便条件下创办的国立西北图书馆及其光辉业绩,将与中国图书馆事业史同在、先生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图书馆学理论和办馆思想,作为留给我们的一份珍贵遗产,将影响着图书馆事业的健康发展!先生崇高的敬业精神,艰苦奋斗的思想,理论紧密联系实际的作风,将激励着我们永往直前!今天,在纪念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之际,作为他的学生和西北馆未竟事业的继承者,草撰拙文,以缅怀恩师,并鞭策自己迎接新世纪的到来。

主要参考文献:

1 刘国钧图书馆学论文选集。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83

2 刘国钧,筹备国立西北图书馆计划书。西北日报,1943.9.23

3 刘国钧,国立兰州图书馆与西北文献。甘肃青年,1947.9(1-2)

4 甘肃省图书馆八十年(1916—1996). 1996

5 周文骏、杨晓骏。光辉的业绩不朽的贡献——刘国钧教授与中国图书馆学。图书与情报,1994(1)

〔出处〕 一代宗师——纪念刘国钧先生百年诞辰学术论文集(节选) 1999 .11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