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理工论文 >> 计算机信息技术 >> 正文

公共图书馆加强新方志开发利用刍议

时间:2007-5-25栏目:计算机信息技术


地方志是地方文献中传统的、信息含量极为丰富的一个重要门类,尤其是新编地方志更是当代地方文献中特色鲜明、充满活力的资源宝库。省、市、县、镇各级综合志层层涵盖,纵横交叉;各级专业志包罗百业万象,分则独揽一局,合则蔚然大观。更兼大多数新编地方志为当地清末以来第一部,其重点突现百年沧桑巨变于一编,它的独特功能为其它任何书籍文献难以企及。80年代初期以来,各地地方志陆续大量出版,至今已形成相当规模。以浙江省论,各级各类新编地方志已达1300余种(含部分内部出版物)。以此推算,全国现有新编方志何止上万种!并且,第一轮的新方志尚在不断推出,第二轮新志的编写已接踵而上。新方志资源产出丰富,容易形成收藏规模,进而为开发利用准备了较好的资源条件。

1997年8月在宁波召开的全国地方志奖颁奖大会再次强调:要研究和开拓志书的应用工作,要积极探索志书使用的新经验,要在图书馆设志书室。更为当今方志的使用工作明示了方向和途径。

作为各地文献收藏、服务中心的各级公共图书馆,理应成为新方志的各级收藏中心和开发利用中心。图书馆利用自身固有的资源优势、人才优势、服务手段优势、读者群优势及系统网络优势等,创造条件,积极参与,定可在方志应用工作中大有作为。兹结合浙江实际对公共图书馆在当代方志应用中的实施谬发四议。

1 用志必先聚志

常言道:“栽得梧桐树,引来金凤凰”。公共图书馆欲吸引广大读者踊跃使用方志,必要的前提便是要有丰厚的方志积存,这是起码的物质基础。具体而言,各级公共图书馆的方志收藏必须达到数量众多、涵盖全面、体系完整三个基本要求。数量众多,系指对本地区出版的新旧方志应尽可能收齐,至少要大部分收藏,有一定的量才会有一定的质;涵盖全面,系指对本地所辖政区的各种主要方志(主要是综合志)要全面收集,无一遗缺;体系完整,系指各馆的方志收藏应自成体系,主辅结合。以省级图书馆为例,本省省志及下辖各市县综合志在必收之列,是构成方志收藏体系的主干系统,其它的市县级专业志、部门志及外省省志为辅助系统,唯求其多多益善,尽量收藏。再以县级图书馆为例,本县志及下辖各镇、乡志并本县各专业志务求收齐,它如村志、街道志、部门志等则应尽可能多藏。并且,有条件的县级图书馆还应收藏所在市、省两级综合志。唯此主辅结合、点面互配,形成各有重点各具特色的方志收藏系统,各级公共图书馆才有可能在方志的开发应用方面独挡一面,各逞所能。

新方志的收集,购买是最便捷之举,但对于经费普遍紧缺的各级公共图书馆而言,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新志出版热潮,用“望洋兴叹”之类来形容图书馆界的无奈绝不为过。如何解决经费乏缺与方志系统收藏的矛盾?浙江图书馆多途径征集新志的做法或许可资参考。

浙江图书馆作为一个有近百年历史的省级公共图书馆,对古方志、旧方志的收藏传统悠久,应用成果亦堪一书,尤其在80年代初兴起的编志热潮中,更为省内外各地各级修志工作者提供了难以胜数的珍贵史志资料。但由于各种原因,对建国后的各类地方文献及80年代以来各种本省方志疏于收藏,缺漏甚多。据1996年底粗略统计,馆藏新编本省方志约470种,尚不足已出版的半数,尤为致命的是其中缺藏3种已出县志,少数重要的省级专业志亦付阙如。1997年初开始,我们以本省新方志为主攻重点,开展了连续的征集活动,阶段性成果十分显著。其做法是:

从馆藏现状出发,制订征新补遗、两头兼顾的方针,即以现时为界,对新出方志随出随征,知无不征,其中较重要者务求必得,不漏万一;对此前漏收缺藏的各类新志进行抢救性拾遗补缺,尽可能减低缺藏率。具体办法是采取征购结合,以征为主的原则,即以无偿的征集、动员捐赠为主,以有价购买为辅,间以采用图书交换等其它手段。有时为一种方志的获得,有关人员不惜磨破嘴皮,踏破门槛。通过信函、电话,走访等多途径征集,求助领导、同行、老乡,广结人缘,辛勤终获回报。截止1997年底,本省新志已收藏840余种,其中已出72种市县志全部收齐,无一遗缺,省志丛书的已出品种亦均藏有,基本形成一个涵盖全面、体系完整、品种多样、纵横互补的本省新志收藏系统。为开发利用新志奠定了一个坚实的物质基础。

2 重视对新志信息的发掘、整理与加工

方志的应用看似简单,实则不然。传统意义的使用是被动的、单向的,因而也是粗略的、低效的,常见的典型模式是图书馆消极等待读者上门查询,读者如大海捞针,于繁杂方志中以笨拙落后的方式翻检所需资料,辛劳费时,所获甚少。要开发方志的应用,图书馆要从传统的守书人、简单的“二传手”主动转变为方志资源的开掘者、加工者、输送者,使馆藏方志处于便于科学管理、便于检索利用的良好状态,最终达到馆藏方志资源的最大开发利用。当前至少可从以下三点做起:

2.1变革分类排架,自成藏用体系

目前通行的图书分类、排架法于方志一类有种种不适,在相当程度上削弱了方志个体功能及整体效应的发挥,也给内部管理带来不便。应在保持《中图法》分类体系稳定不变的前提下,根据方志自身的特点及使用规律,将馆藏的所有本地方志汇聚一起,独立成库。在方志排架方面,宜改变按学科归类的做法,实行以地域归类,按级差隶统,分设省、市、县三级类目。省级类目下汇集省志、省级专业志、省级部门志;市级类目下先汇集市志、市级专业志、市级部门志,次分列所隶各县县志;县级类目下按县志,隶属各乡镇区志、村志、街道志、专业志、部门志次序排列,县级以下政区不再细分。为提高方志整体效用,还应不拘一格,将各种地方性综合年鉴及专业年鉴、各种方志的修志文存、编修始末、编余汇辑、补遗、评论集等搜集汇集,按地域分别归列。上述库藏排架体系在开架的方志阅览室中其优势将表现得尤为显著。

2.2编制馆藏方志目录

除了编制通常按书名检索的目录外,从方志利用的特性出发,编制地区目录和专业目录。地区目录以政区隶属为排检依据,便于从目录上集中反映一地所有的方志。专业目录以行业为排检依据,按行业名称标目,如“教育志”类则是将本地所有的教育志集中反映,按省、市、县先后次序排列,便于从专业角度利用方志。

2.3编制方志索引

索引的功能是将方志中蕴含的极为丰富的信息资源通过细析、梳理、组合等加工手段多角度、多层次地揭示出来,以便不同需求的读者得以便捷、全面地获得所需资料。对方志应用而言,编制方志索引是极为重要的环节,也是颇费功力但回报十分丰厚的工作。方志索引主要有以下三种:

(1)篇目索引。即以馆藏方志中的所有篇目为单元,以篇目名称及其反映的性质为依据,相同者、近似者依次归并集中。这种索引又可分两类:一是将各市县综合志中的篇目重新组合;一是将同一类专业志中的篇目编为索引。两相比较,后者的检索深度稍胜一筹,而前者的普遍程度似更广泛。

(2)专题索引。即为馆藏新志中国共产党同反映的某一学科或内容主题编制的专门索引。专题索引由于其选题灵活多样,适用广泛,针对性强及编制规模上的可延伸性、可积累性等特点,理应成为方志索引中的主流。专题索引的选题,应从馆藏方志内容及读者需求程度出发,遵循科研急用先编,普遍适用先编,特色鲜明先编的原则,按轻重缓急渐次开展。以浙江的实际及现有方志的内容,其专题索引就有以下选题:

《日寇在浙暴行索引》、《浙江抗战损失索引》——浙江一地在抗日战争中损害惨重,但迄今没有较全面的反映及统计,而诸多新编市志中均有“日寇暴行”、“抗战损失”等专门内容,篇幅或有详略,多附于“军事”、“兵事”等篇章末后;不少专业志中也从专业角度反映有这方面内容,如《浙江图书馆志》中便有抗战时期全省各地图书馆馆舍、设施、藏书损失的不少记载,若能精心搜集、条理、汇编之,其作用及影响定甚可观。

《浙江现存碑刻索引》、《浙江现存家谱索引》——新编《宁波市志》、《龙游县志》、《宁海县志》等许多市县志均以专门篇幅详载了当地现存的碑刻、家谱收存处,数以千百计,将之汇总益处多多。此外,现存考古遗迹、馆藏文物、革命遗址等都在可选之列。

《浙江方志人物传略索引》——该索引可按年代或专业分若干编,如古代编、近现代编、工艺美术家编、藏书家编等。同一个历史人物如黄宗羲、陈布雷,省、市、县三级综合志及相关专业志都可能为之列传,但由于视角的不同及重要程度的差异,其内容会各有偏重、互有详略。《传略索引》的编制可起到多侧面、多层次了解历史人物的作用。

此外,风景名胜、岁时风俗、当代移民、历代科技成就、历代主要地方著述乃至鄞县、上虞等地的梁祝文化,诸暨、萧山的西施之争等均可编制专题索引。

(3)专志索引。即为某一种方志编制详尽的内容索引,以便检索利用。如新编《绍兴市志》第六卷为《索引》,其编制之精细,检索之便利己赢得交口赞誉,我们在接待读者查询王金发等人资料时亦倍觉受益。遗憾的是许多的新志疏于此道,尤其是80年代出版的方志。索引的欠缺将会严重影响方志效能的充分发挥,减低读者使用方志的积极性。图书馆工作者既精于索引之道,又有为读者铺桥解难的美意,何妨挺身为之,揽下这件本是份外且又繁乏的苦差。尤其是市县图书馆,若能分别为本地的市、县志补编或详编索引,并汇而总之,则全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