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理工论文 >> 计算机信息技术 >> 正文

馆藏民族图书二次文献的编制

时间:2007-5-25栏目:计算机信息技术


为了适应民族和民族学学术研究欣欣向荣的大好形势,满足学校教学和科研的需求,我们从1983年 3月开始,一直不间断地选编了六套专题目录。其中,有三套和民族与民族学有直接关系,这三套目录是:“一般性民族书目”;“各民族书目”;和民族问题关系密切的“地方性书目”。六年来,这三套目录已累积达二千余条,给民族和民族学的教学和科研补充了一份珍贵的二次文献资料,为校内外广大读者提供了多种方便的检索途径,受到了许多教师和学生的赞扬。

一、编制民族图书二次文献的重要性

1、集中揭示馆藏,方便迅速查阅。1978年迄今,我国民族和民族学方面的图书10年的出版量,远远超过前30年的总和。以我馆馆藏来说,在“一般性民族书目”中抽样调查了I(文学)类的128条书目。其中, 1978年之前出版的21种,占16.4%, 1978年至1988年出版的为107种,占83.6%。在K(历史、地理)类抽样调查的62条书目中,1978年之前出版的为4种,仅占6.5%:而1978年至1987年出版的为58种,占总数的93.5%。

我馆采用《中图法》进行分类排架,上述两例类目的各种书都分散在较细的下位类中,在书架上的排列各置西东,相距甚远,即使是开架借阅,也不容易迅速、全面地找寻得到。选编这三套专题卡片式目录之后,各专题集中著录了同类性质的图书。这样,书目在手,开卷一目了然。如果读者想系统了解民族和民族学方面同类性质的图书情况,以便比较研究,在此专题目录指引下去书架上查阅,则可做到事半功倍。

2、简洁评介内容,有利深入研讨。在上述实例中, I、K两类的各条书目集中著录的过程,就经历了一番调查研究,本身就是一项研究成果。从各条书目的书名项、著者项等款目,就能够判断出该书的一定内容和特性。这两类书目中,资料性图书约占总数的60%,研究探讨性的约占30%;其余10%的是教材和普及读物。可供读者用作学术研究的选书范围是相当大的。

3、系统比较研究,及时填补空白。在没有选编这三套专题卡片以前,读者要想了解民族和民族学的科研课题中哪些问题人们涉及的较多,哪些方面人们探讨的太少甚至无人间津,若从普通读者书目或者馆内公务目录入手都无法妥善解决,从书架上一本一本地找来研读则更是茫茫然难以找全。而今只要把这三套专题目录拿到手边,各按所需认真翻阅,即可通过系统比较研究而找到答案。例如,通过查阅“各民族书目”之后,从较广的而上可以了解到,当今在我国民族和民族学界,调查研究和相关著作涉及最多的是傣族(76 )、彝族(55)、藏族(54),其次是苗族(41)、纳西族(27)和蒙古族(25)。种数最少的是阿昌族(1)、俄罗斯族(1 )讫佬族(1 )、塔言克族(1)。在同一个民族中,例如傣族对其研究涉及最多的是文学方面(41),其次是历史(26),再次是医学(5)和语言 (4),哲学、政治、经济等方面则为零。对彝族研究涉及最多的是历史(33),其次是文学(27),再次是语言(2),经济、天文、艺术等各为1种,哲学、政治、医学等为零。

再看“一般性民族书目”,从中可以了解到,迄今对民族问题研究涉及最多的是文学(131),其次是历史(71),再次是政治法律(52),哲学思想方面的仅为6种,整个自然科学方面的只有8种。

从上述较为粗略的统计数字中可以看出,我国民族和民族学研究领域,的确存在许多薄弱环节,有不少空白需要花大力气去填补。

二、民族图书二次文献的编制

1、全面、系统、集中、准确地揭示馆藏。具体做法是,立足于馆藏,使用馆编公务目录分类卡为基础进行全面筛选。一张一张地按《中图法》22大类顺序研究取舍,凡是与民族和民族学有关系的图书都在选编之列。每条书目一经入选,就要准确无误地了解其所反映的图书在现有馆藏之中到底是有还是无,存放于什么书库或刊室,以准确指引读者依书目查找图书。此外,每一批新书入库之际,及时与编目人员联系,从待编排的新公务分类卡中挑选有关书目,以保持其系统性和连续性。在著录各款目时,依照国家关于我国文献著录的标准进行著录,以做到整个目录系统中各项著录款目的统一性和标准化。

2、体例简洁明了,易学、易懂、易用。根据这条原则,就要按照各套专题目录的特点采用不同的体例编制。

“一般性民族书目”的编撰,是在这一专题之下,按“中图法”22大类顺序编排。这样,既解决了这类图书综合性强、涉及面广、主题不易划分的问题,又和全馆图书分类的大系统保持一致,有利于读者集中检索使用,又方便依书目寻书。

“各民族书目”的编制,则体现了这类书专题性极强的特点,该书目以全国55个少数民族的族称为主题词,按民族集中反映各个民族政治、经济、文化、历史、风俗等的各种图书书目;同一个民族之中,各类图书又按照《中图法》22大类的系统来顺序编排。即是说,该书目的编制体例采用了主题法为主,《中图法》为辅的编制方法。例如,在“彝族”这一主题之下,按《中图法》分类顺序集中了涉及彝族经济(F)、语言(H)、文学(I)、艺术(J)、历史(K)、天文(P)等方面的图书书目。该专题书目中各民族族称的顺序,则按其在汉语拼音主题词表中的标准拼写来决定。如果一种书的内容包括两个或两个以上民族时,则以第一个民族族称为主题词来制做主卡,其余各族则做互见卡放于各族系列之中。采用音序法,可以方便大多数读者按音序查找书目,为今后把书目输入电脑打好基础。此外,由于在同一主题之下的书目的分类体系与全馆藏书上架的分类系统保持一致,有利于读者以此目录来寻找藏书,对某一民族作全面或较为专深的研究探讨。

“地方性书目”的编制则分为两个部分,即一般性的和各地区性的。一般性的地方书目的编制采用《中图法》分类体系来顺序排列,与“一般性民族书目”的编制法类似。各地区性的书目则以各地地名的称谓为主题词,按其汉语拼音文字的字母顺序排列。各地地名分为各大区(如东北、西南、西北等)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特区、省府所在市(以下其他级别地名不再细分)。各名称之下,又以《中图法》的分类体系顺序编排。这样,既体现了地方性特点,又保持了整个书目的编制体例的统一性,其优越之处,与“各民族书目”的编制特点大同小异。

一般来说,在书目编制好后,再编有索引,那这一套书目的结构就比较完备,就能够更好地给读者提供方便的检索途径,利于学术研究的开展。例如,编制著者索引,可以集中反映各位著者的民族和民族学研究情况。

编制地区索引、出版者索引能够从不同角度为读者检索所需文献提供种种方便。例如,从出版看索引可以看出民族和民族学方面的著作主要集中于几种类型的出版社,即中央和各地方的民族出版社、民间文艺出版社、人民出版社、作家出版社,其中又以各民族出版社的出版图书为最多。

利用专题目录及其索引还可以为图书馆及时增补缺藏图书,改进图书分类工作,设立专门的民族书刊阅览室,广泛进行民族问题图书的宣传等,提供许多建设性意见。例如,通过对民族书目的集中编排,不同时期的书目放在一起,可以清楚地看出不同时期出书的特点,既可以看出党的民族政策的正确性和连续性,也可以看出林彪、“四人帮”一伙对党的民族政策的歪曲和对民族与民族学研究的破坏;此外,还可以具体、生动地了解到我国民族和民族学的学术研究自1978年以来的一派新气象。

结语:综上所述,民族图书资料二次文献的编制,对民族高等院校图书馆来讲,是发挥其馆藏特点和优势的得力手段。这项工作不但对本院校的教学和科研有着直接的影响和促进作用,而且对社会上学术界民族和民族学研究活动也有着难以估量的现实意义。我们在民族院校图书馆工作的同志应该以此而感到目豪和荣幸,乐于挑起历史交给我们的重担,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改进民族书刊资料的二、三次文献的编纂工作。

〔出处〕 云南图书馆季刊 1991(1)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