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理工论文 >> 计算机信息技术 >> 正文

白族古籍文献整理工作综述

时间:2007-5-25栏目:计算机信息技术


白族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文化的民族,汉文化和本民族文化融合较早,民族古籍文献十分丰富。近年来,在白族古籍文献的发掘,整理等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其成果分述如下:

一、白族古籍文献整理状况

从1983年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工作逐步走上正轨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抢救、整理、出版民族古籍的呼声越来越高,人门逐步认识到我国浩如烟海的民族古籍文献的珍贵价值,以及整理出版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大理白族自治州专业工作者,经过多年的努力,在搜集、整理白族古籍文献工作中做出了一定的成绩,其搜集、整理数量、质量方面都在不同程度上引起了省内外研究人员及有关人士的关注和称赞。

1、关于地方史志整理。地方史志是一个民族历史、文化的标志,它概括性的记载地理状况、民俗、物产、文化、人物等各个方面的宝贵资料,在白族古籍文献整理中地方史志占的比重较大。从历史发展来看。大理地区自古以来就已是先秦的部落,汉魏两晋南北朝时,曾设置郡、县、唐宋有南诏、大理国,元建府、县,一直沿续到明清。南宋以后,地方史志与全国性的区域志关系密切,互相影响也多,元明清的《一统志》,每一次纂修、都是先令全国各地修撰地方志和专科志书,这样就使大理白族地区出现富有特色的众多的地方史志。在整理工作中主要做了以下两方面工作:

其一:采用影印的方式整理。对需要抢救的重要版本采取影印方式进行,如《蛮书》、《民国鹤庆县志》、《南诏野史》、《南诏备考》、《大理县志稿》等等。

其二:标点重印。古人著述地方史志时往往不加断句,大理州有关部门整理白族地方史志时作了标点重印。如《大理府志》十卷,明李元阳纂修,万历五年刊本;《赵州志》四卷,明庄诚纂修,王利宾同纂,万历十五年刊本;《白国因由》一卷、佚名撰;《重修邓川州志》十五卷,明艾自修纂辑,隆武二年刻本;《康熙鹤庆府志》二十六卷,清佟镇纂修,李倬云、邹启孟同纂,康熙五十三年刊本;《蒙化府志》六卷首一卷,清蒋旭修,陈金珏纂,康熙三十七年刊本;另有《云龙州志》十二卷,清陈希芳纂修,雍正六年刊本;《定边县志》不分卷,清杨书修,康熙五十二年成书,传抄未刊。以上各种志书都组织力量重新校点刊印。

其三:校勘。白族古籍文献在流传中,往往会形成同一著作有不同的传钞本,刻本。这些不同的抄刻本在相互传抄中会出现缪误。整理过程中对原刻本的源流和异同都作了必要的校勘。如象大理州文化局和州图书馆重印《大理府志》、《鹤庆府志》、《邓川州志》、《白国因由》、《南诏野史》、《蛮书》、《南诏备考》时都进行了版本考证和校勘。

2、家谱、族谱的搜集。白族的家谱,族谱对于研究人口学、民族学、民俗学、经济、社会等各个方面均有一定的史料价值和学术价值。大理州各有关单位注重对家谱的收集。目前已经搜集到的有:《大理史城董氏族谱》、《滇榆龙关段氏族谱》、《太和段氏家谱》、《阁洞塝段氏族谱》、《段氏十五世续谱》、《太和段氏续谱合编》、《段氏家谱》、《太和赵氏族谱》、《洱源李氏潜源》、《喜洲中和邑杨姓族谱》、《云龙董氏家乘》等。这些家谱、族谱自1983年以来均由大理州博物馆、图书馆、档案馆及各县市文物部门搜集后采用复印、传抄等形式进行收藏。

3、碑刻的复制。碑刻资料是白族古籍文献中一项重要的史料,这些资料保存了白族文化宝库中的珍品。近年来除了修复前人搜集到的碑刻拓片外,大理州文物部门及有关单位对全州12个县市的所有碑刻作了系统的普查,还有目的、有计划的作了重点搜集,经过多年的调查、拓印、筛选、抄录、校对,搜集到大量的碑刻资料,其中有:《大理国段氏三十七部会盟碑》、《段政兴资发愿文》、《祠记山花》、《石宝山记》、《洱河祠碑记》、《董氏本音图略序》、《大理喜洲弘圭山赵氏基土铭》、《高兴兰若篆烛碑》。等等,这些大量碑刻资料的搜集大大地弥补了白族史料佚的严重短缺,为研究人员提供了有价值的参考史料。除了系统地搜集整理外,有关部门和个人还出版了《南诏德化碑注释》、《山花碑注释》、《大理白族古代碑刻和墓志选辑》、《大理金石录》等专辑,其中《大理金石录》的出版发行引起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重视。

4、民间文学的搜集整理。民间文学是白族古籍中的珍珠,它在民间到处流落散失,对它的搜集整理不但有一定的现实意义,还有其特定的历史意义和永存的价值。在大理民间文学家协会和有关人员努力下,多年来先后将流传在大理地区民间中的白族民间文学系统搜集整理并汇集成册,有的已经正式出版发行。其中有:《白族神话传说集成》、《弥渡民族民间故事传说集》、《南涧民间文学集成》、《石宝石的传说》、《白族谜语歇后语》、《白族谚语》、《剑川对联选》、《白族民间故事选》、《漾濞民间文学选》、《巍山民间故事选》、《茈碧花》、《望夫云》等。总之在白族民间文学的搜集上取得成绩是显著的。

5、音乐、舞蹈、绘画方面取得的成果。白族音乐、舞蹈、绘画一般来说无历史文献可考,多数散存于白族民间,保存于寺庙及民间艺人口中、手中,搜集过程上有一定困难。经过专业人员深入到白族人民中挖掘、整理,已经达到一定数量和质量,现在正式出版发行的有:《白族大本曲音乐》、《剑川石窟》、《云南白族民歌选》、《白族服饰图案》、《巍山民族民间舞蹈》、《大理白族民间舞蹈》、《大理洞经古乐》、《云南省民族民间舞蹈集成》中的剑川、南涧、漾濞、永平、弥渡、宾川、祥云、洱源、云龙分册等一大批音乐、舞蹈集成的出版,标志着大理州对白族音乐、舞蹈的搜集、整理工作已经形成了一个体系,它的大量出版发行弥补了大理白族古籍中的一项空白。

6、地方人士著述中有关白族地区作品的搜集整理。地方人士著述是白族古籍文献中一个重要组成部份,它是一个地区、一个民族文化的重要标志。大理州图书馆、档案馆在搜集、整理地方人士著述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先后搜集整理的有:《滇文丛书》秦光玉主纂;《永昌府文征》一百三十六卷,李根源撰;《大理张氏诗文存遗》四卷,张耀曾辑;《云南白文考》四卷,赵式铭纂;《洱纪胜诗钞》五卷,荣文熙辑录;《师荔扉先生诗集》二十八卷,清,师范撰;《大错和尚遗集》四卷,释大错撰;《杨弘山先生存稿》十二卷,杨土元撰;《陈翼叔诗集》五卷附石棺集一卷,陈佐才撰等等,上百份地方人士著述及有关白族地区古籍文献。

二、白族古籍整理上所取得的成绩

首先,白族古籍搜集整理上基本保持了古籍文献的原貌。整理白族古籍的目的是为了全面地继承民族文化遗产,弘扬民族文化,使人们通过白族古藉文献资料,了解白族文化传统和独特民族特色,尤其是了解一个民族的历史源流及发展过程。整理白族古籍也就是要保持和恢复古籍的原貌,为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研究提供可靠的参考资料。纵观大理州已经搜集、整理并出版的白族古籍文献,基本上都遵循了这一基本原则。如《大理府志》、《大理县志稿》、《大理白族民间舞蹈》、《白国因由》、《段氏家谱》等都是如此。这些古籍整理后,深受人们的厚爱。

其次,整理出版的白族古籍的民族风格浓厚,白族古籍文献中有不少是本民族所特有的,这种独特的民族风格是一般古籍文献所难以达到的。它为研究一个地区、一个民族的文化源流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原始资料。如《山花碑》中用汉文字记述白族语音的方式,《南诏十兴二年画卷》的绘画及文字部份来看其民族风格是很浓厚的。再如《望夫云》、《白族民间舞蹈》的整理过程中,为了寻找其民族风格,工作人员不辞辛劳,千里跋涉,走村访寨,以科学的态度、求实的精神,一面查阅资料,一面追根寻源,将散流于乡村民间艺人口中的具有民族风俗的资料系统搜集整理,在保持原型的情况下,采用文学或艺术的手法将本民族中独有的风格完整的保持下来。

另外,对白族古籍整理基本上保存了古籍本身的价值。白族古籍的传流曾经历过传抄、雕版印刷而被保存下来,许多仍然具有较高的借鉴作用,还有一些古籍内容虽然越过时空界限、但其思想、史料、史实还具有凭证作用。在整理白族古籍时基本上遵循了这些原则,把重点放在了白族古籍的潜在及永存价值和运用上。如《大理金石录》《大理白族古代碑刻和基志选辑》等白族古籍整理均属于这种类型。

最后,对白族古籍的辑佚、校勘、标点、注释等方面都取得成绩。白族古籍中一些早已佚的著作,注意了从类书、丛书中辑佚。如“《师荔扉先生诗集》、《滇文丛录》、《杨弘山先生存稿》等。再如:《南诏野史》的整理过程中、先后比较了几个刻本,经过经心校勘、反复选择最后才确定以明代山阴藏书家祁承邺传抄藏于谈生堂的刻本作为底本进行复制。大理州文化局整理出版地方志时,对原来读起来颇费时间的底本,组织一定的人力进行了标点。大理师专副教授周祜对《南诏德化碑》作了注释。

三、白族古籍整理中应加强的几个问题

搜集整理白族古籍文献是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