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理工论文 >> 计算机信息技术 >> 正文

广东省中山图书馆地方文献发展概述

时间:2007-5-25栏目:计算机信息技术


广东地方文献专藏是广东省中山图书馆独具地方特色的重点藏书,由杜定友先生于1941年创设至今已有五十年,对我省的经济发展、文化教育、科学研究、国防建设等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在纪念广东省中山图书馆建馆八十周年之际,本文着重回顾一下广东文献的发展历程。

一、广东文献专藏建立的源流

1957年,文化部举办的省市图书馆工作人员进修班上,广东省中山图书馆前馆长杜定友先生就“地方文献的搜集整理和使用”作了专题的讲述,引起我国图书馆界对地方文献工作的关注。

早在1941年,广东省立图书馆于战时曲江复馆,杜先生(兼任馆长)第一次提出收藏广东地方文献为建馆藏书的核心部分。他说:“广东省立图书馆此次复馆之初,即以保存广东文献为第一”。①从此,省馆在杜先生的主持下致力于广东文献的搜集,并建立了广东文献专藏。

那么,杜定友先生的“地方文献”的思想又是怎样产生的呢?

1916年,山东图书馆编制的书目中辑有“山东艺文”一目。同年11月,教育部咨各省区请通饬各省县图书馆注意搜寻乡土艺文,这是我国早期图书馆收集地方著述之例。1925年任广东图书馆委员之一的徐信符先生,他的南州书楼收藏了不少广东乡贤遗著,但当时省馆尚未设立地方文献专藏。1927年初,杜定友就任中山大学图书馆主任,适逢著名史学家顾颉刚先生在中山大学任职,承校委会委托到京沪各地购书。顾先生为此拟具了《购求中国图书计划书》,同年7月,杜先生把这份计划书作为中山大学图书馆丛书出版,并指出:“篇幅虽是很短,但含义甚深,计划周密”,“拟的十二(实为十六)大类,已把所有的材料,包括殆尽,更不容有所添减”,而在第四点“革命文库的搜集”中指出“我粤为中国革命之策源地,本校为中山先生所手创,自当以培养革命青年,完成国民革命为职志”。因此,“在搜求中国书籍之时,对此特别注意,广事搜罗,以纪念孙先生之伟迹,启迪后代革命之精神”。

由此可见,杜先生在顾颉刚的思想影响下,开始提出建立“革命文库”专藏的设想。1929年8月,杜定友先生再次回到母校南洋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任图书馆主任,在他主持下成立了“南洋史料室”,专门收藏有关该校的史料,包括书籍、刊物、照片及一切纪念物品,进行爱校教育。

1936年夏,杜先生接受邹鲁校长之聘,又回到中山大学任教授兼图书馆主任。此时中大拟建新馆,杜先生计划在新馆建成后建立“图书馆学研究室”、“校史资料室”等特藏,后因抗日战争爆发,接着广州沦陷、迁校以致此计划不能实现。

1941年广东省馆迁曲江,在复馆时他再任馆长,并提出“一个省立图书馆,更有重要责任,就是保存广东文献”,这是杜定友先生正式提出与实践在广东省图书馆建立“地方文献特藏”的开始。

二、广东文献专藏的建立与发展

1.初建馆时期(1941.11~1945.8)

1941年11月,广东省立图书馆于曲江复建时,完全是白手起家,首先设立“广东文献特藏”,在所制定的“征集广东文献办法”中,明确提出“本馆为保存本省文献利便学者研究起见特设广东文献特藏”,并规定了文献征集的范围和编制了“广东史料、乡贤著述、名人传目、本省刊物”等四大部分的“广东文献索引”。从此,奠定了我馆“广东文献”的收藏范围的划分标准。

关于搜集工作方面,最初以经费购买,后因书价飞涨,经费无增,征集就成了搜集文献的主要途径,按当时的出版情况,除图书外,报纸、杂志只要图书馆征求,出版发行单位大多数都愿意赠送。尽管战时环境恶劣,但省馆仍竭力收集。到1944年,藏书量已达三万余册(其中广东文献千余册)。

为便于战时管理和方便读者使用,全馆图书报刊(包括广东文献)均开架陈列阅览,使用颜色书标和明见式目录。“地方文献”采用当时杜定友先生的“广东文献分类表”。坚持开放,直至抗战胜利。

2.抗战胜利后时期(1945.9~1949.9)

抗战胜利后,省馆要从粤北回迁广州,但原馆址已被省保安司令部占去,后经杜定友先生多方交涉,才收回原省馆藏书楼部分,馆舍问题算获解决。这一时期搜集工作使省馆的“广东文献”得到了较大的书源补充,主要是接收了汪伪“广东省立图书馆”藏书、汪精卫住宅的藏书及前意大利驻穗领事罗斯未及运往台湾的藏书。而罗斯的藏书中以海南岛、东西南沙群岛与少数民族资料为最丰富;在接收广东省民众教育馆的藏书中,发现有孙中山先生亲手签的大元帅令。另外,还与中山大学图书馆交换广东文献。当时广州文德路旧书铺中,一般明、清刻本古籍索价不高,但因经费所限,只择广东文献购买。为了搜求广东文献,有时连卖废、旧破烂也不放过。例如孙中山演讲的录音唱片和近百张早期粤曲旧唱片,都是从这类摊档买回来的。省馆现存有三个不同版本的孙中山演讲录音唱片。值得一提的是1986年11月在孙中山诞辰120周年之际,经技术处理后再翻录为音带发至全国百余个图博单位播放,反映很好。

1946年初,由于广东文献藏书已增至万余册,设立“广东文献室”(后改称“广东史料室”)。以半开架方式阅览。 1947年省馆成立特藏部,由到馆工作的徐信符先生担任主任。该部以收藏广东地方文献为主,兼藏其他非书资料。为方便读者检索,编印了《广东方志目录》(1946),《广东族谱目录》(1946),《东西南沙群岛目录》等馆藏书目。1948年,广东省立图书馆与广东文献馆共同举办了大型“东西南沙群岛资料展览”,以丰富的文献资料说明东西南沙群岛自古以来是中国领土。这一展览,影响深远,为配合我国维护领土主权的斗争,提供了铁的史实。

1949年解放前夕,杜定友馆长为保护国家文献,毅然兼任广东文献馆主任及广州市中山图书馆馆长。他动员全馆人员同心协力,连夜印制、张贴数千张传单式的招贴,劝说机关及个人将书移赠给图书馆,收到了一定的效果。

3.建国后时期(1949.10~1992)

(1)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中期

1955年5月省馆与“广州市中山图书馆”合并后,更名“广东省中山图书馆”。这段时间在文献的收集方面,主要通过以下途径:

①1953年,省馆派人到粤东、粤中、粤西三十余个县调查并征集各县土改中没收的图书资料25000余册(大部分为广东文献),收到未入藏的广东方志和志稿20多种,其中有清康熙26年的永安(紫金)县、长乐(五华)县志等罕见本方志15种;1957年,再派人到汕头及海南专区征得56000余册图书资料,其中有四种未入藏的广东方志,以清顺治18年潮州府志为罕见。在海南收集的资料中,有日本海军特务部关于海南岛的自然资源、少数民族状况的调查报告及罗斯遗留的有关少数民族资料(多为广东文献)一批。从江西运来广州造纸厂的废纸中清理出来的老区革命文献资料中,广东文献就有2000多种(包括传单、资料和书籍)。1960年1月,广东省人民委员会批转了“广东省中山图书馆关于征集地方文献资料办法”,明确规定全省出版机构和机关、团体,凡编印出版的书刊资料,应缴送省馆两份。进一步保证了广东文献收集工作的顺利进行。

②广东省文化局曾拨专款购买民间藏书家的藏书,1954年,收购番禺徐氏南州书楼所藏的广东方志数十部,有清康熙14年广东通志,清道光2年广东通志,清乾隆6年南海县志等三种均为省馆所未入藏。

③1956年香港藏书家黄荫普先生赠书给省馆5000余册,其中广东文献939种,3709册。有约百种是省馆所未藏,还有数十种是善本、精抄本,如:明正统本《白玉蟾集》、明嘉靖本《宋丞相崔清献公全录》、《曲江诗选》、《白沙子》等都是弥足珍贵的版本。1957年黄子静先生的赠书中,有一部较精的明嘉靖37年《广东通志》。另外,还有容庚教授捐赠的明万历44年本《曲江文集》等都是广东文献的珍善本。

④以复制方法补充广东方志,1959年和1966年北京图书馆为省馆提供广东方志缩微胶卷和缩微照相本共66种。

为适应发展的需要,1956年秋“参考研究部”兼负责编制地方文献专题资料、书目工作。到1959年9月止,省馆的广东文献藏书量从解放前夕的23000余册增至140D0多种,12万册(包括广东报刊)。已入藏的广东方志223种,乡土志92种。其中方志比解放前增加了79种。在当时全国各大图书馆中,广东省馆入藏的本省方志是较齐全的。

为了提高文献的利用率,向党政机关、科研生产单位等团体提供了有关文献资料。例如为广州市政府提供广州土地经界、城市交通、黄埔筑港等市政建设史料;为石油工业局茂名油页岩筹建处提供广东石油矿产资料;为省水电厅提供了珠江三角洲二十多市、县的堤围资料;1952年7月澳门关闸事件发生,给外事处和省军区情报局提供有关疆界沿革和沿海岛屿的资料等等。

为宣传地方文献,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利用广东文献资料举办了各种展览。如1950年的“近百年广东人民革命史料展览”和“鸦片战争以来史料展览”。1956年的“黄荫普先生捐赠广东文献图书展览”等。

为配合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进一步开发广东文献,编制了大量的馆藏书目索引:《广东方志目录》(1953、1956版)、《广东族谱目录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