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理工论文 >> 计算机信息技术 >> 正文

湖南家谱简论

时间:2007-5-25栏目:计算机信息技术


〔摘 要〕 文章比较全面地介绍了湖南家谱纂修情况,重点论述了家谱 的利用价值及其在使用中应注意的问题,并且提出了新修家谱已经基本失去其社会功能的看 法。

湖南家谱和湖南方志一样,都是属于湖南地方文献的范畴,要研究、开发湖南地方文献, 必须研究、开发湖南家谱资源。湖南家谱是一部厚重的书,更是一部厚重的史,且尘封日久 ,涉足者寥寥。笔者囿于学识水平,要“论”湖南家谱,即使是“简论”,也底气不足。但 愿借此提供些线索,传递些信息,抛砖引玉,以期引起学术界的关注。

家谱,亦称族谱、宗谱、家乘、通谱、统谱、世谱、支谱、房谱等等,名称各异,其内涵是 同一的,只是外延有所区别而已。现在一般都叫家谱或族谱。家谱是系统记述某一同宗共祖 的血缘集团世系人物或兼及其他方面情况的历史图籍。古人云:家之有谱,犹国之有史也。 它的起源可上溯至先秦时代,周代的《世本》,曾对司马迁创作纪传体通史有过参考作用, 学术界公认为中国家谱的开山之祖;战国时代的《春秋公子血脉谱》,启我国家族史籍以“ 谱”为名之先河。唐以前,家谱一般官修,用官选人“不考人才行业,空辨姓名高下”,“ 有司选举,必稽谱牒”,魏晋南北朝时期,此风尤盛。宋以降,官府修谱逐渐发展为私家修 谱。家谱的功能也由过去主要是出仕、联姻的社会政治功能转变为“尊祖、敬宗、收族”的 伦理道德功能。封建统治阶级大力鼓励私修家谱,“聚其骨肉,以系其身心”,以利于维护 和巩固封建王朝的统治。

谱图之式,至北宋后始成定例。江西庐陵欧阳修撰《欧阳氏谱图》〔1〕,《谱例》 曰 :“谱图之法,断自可见之世,即为高祖,下至五世玄孙,而别自为世”,五世为一图,五 世以后,格尽另起。图内“凡远者疏者略之,近者亲者详之……凡诸房子孙,各纪其当纪者 ,使谱互见,亲疏有伦,宜视此例而审求之。”在欧阳修稍后,四川眉山苏洵撰《苏氏族谱 》,其所异欧谱者,为因亲近而不著始迁祖,详己之所自出,故仅著高祖至父仕不仕,聚某 氏享年几,某日卒,此所谓苏氏小宗谱法。欧苏谱例是在总结前人修谱章法的基础上创立的 比较完整的修谱体例,内容包括谱序、谱例、世系图、世系录、先世考辨等五项,其体例重 在图表创新。尔后,家谱体例多兼采欧苏之法,沿着欧苏谱例有所完善和发展。明清以来, 家谱记事范围受方志、史书的影响,内容不断增多,篇幅不断扩大,其核心仍是遵循欧苏“ 一图一传”的图传体,也就是说,主体部分仍然是世系图、世系表,如果没有家族血缘关系 的世系,那就不成为谱书了。

家谱有着重要的学术研究和社会利用价值,有人认为“它与正史、方志一起,构成中华民族 历史学三大支柱,是中华民族悠久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2〕近代学者梁启 超说:“尽集天下之家谱,俾学者分科研究,实不朽之盛业。”〔3〕著名历史学家 顾颉刚认为:“我国史籍之富,举世无比。然列代公认的官修正史,由于种种原因,自今论 之,尚难允称信史。今青年治史学,当于二十五史外博求史料,取精用宏,成就当非前代所 可比。而今我国史学领域有尚待开发的二个‘大金矿’,即地方志和族谱。它一向为治史者 所忽视,实则其中蕴藏无尽有价值的史料,为正史所难于悉纪而不为人所知者”。〔4 〕

以上所述,是为铺垫,旨在便于我们更好地去认识、去研究湖南家谱。湖南家谱在中国家谱 簇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有效统计数量之多,仅次于经济文化发达的江浙地区,这是湖湘 人民一笔宝贵的精神和物质财富,亟须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

1 纂修源流、数量、种类及分布情况

1.1 源流。湖南古为蛮、越之地,至春秋、战国时代,才渐次进入楚秦版 图,北人南下,中原文化开始浸润荆楚大地,经济、文化有一定发展,但与中原地区比较, 仍然是原始、落后的。在这样的经济、文化环境下,湖南一地不可能有家谱的生产,最早的 可能出现在官修谱牒的黄金时代魏晋南北朝时期〔5〕。“湖南纂修最早的家谱,有 史可查的是晋代常德的《廖氏家谱》,刊刻最早的家谱,现在知道的是宋政和、宣和年间(1 111~1125)刻的新化《陈氏族谱》,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刻的新化《伍氏族谱》。” 〔6〕伍新福说:“宋代湖南仅衡阳颜学廷《颜氏家谱》一种,明代见诸记载的有8种: 《刘氏家谱》(益阳刘宪撰)、《谭氏家谱》(茶陵谭时中撰)、又《谭氏家谱》(茶陵谭玉瑞 撰)、《茹氏家谱》(衡山茹NFEA1撰)、《蒋氏家谱》(零陵蒋向荣撰),《蒲氏家谱》( 永明蒲彪撰)、《周氏家谱》(永明周鹏撰)、《朱氏家谱》(桂阳朱克宽撰)。”〔7〕 笔者翻阅了唐代以前的书目,有关湖南谱牒文献的记载几近于无。两宋以降,自胡安国、胡 宏父子讲学南岳,朱熹,张NFEA2布道岳麓之后,湖湘学派逐渐形成,湖湘文化发展到 了一个里程碑式的历史阶段。同时,大批东方人,包括赣、苏、浙、皖、闽人或垦殖、或宦 游到了湖南,给湖南注入了新鲜的血液。私修家谱又是以宋明理学为其思想理论基础的。因 此,可以推断,在两宋时期,特别是南宋时期,湖南家谱纂修是很兴旺的。年代久远,史实 湮灭,无文献足以征信。至今,没有发现一种宋元时期纂修的谱牒。明代湖南家谱,可稽征 考或现存的远不及皖、苏、浙等地,但也绝不是伍新福先生所说的只有8种,据《中国家谱 综合目录》、《上海图书馆馆藏家谱提要》、《湖南图书馆馆藏家谱目录》的粗略统计,各 馆共藏明代湖南家谱有20种左右。现在的湖南家谱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清道光以后,而又主要 是清末至民国时期的,这与湖南的人文社会环境是相吻合 1.2 数量。有史以来,湖南一地撰修过多少家谱,这是谁也回答不了的问 题。存世的湖南家谱究竟有多少,同样难以回答。据1997年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国家谱 综合目录》记载,全国440余家“图书馆、文化馆、文管会,博物馆、纪念馆、档案馆(室) 、文物商店收藏的湖南家谱1511种,占收录总数14719种的103%;而当时未曾完全列入收 录范围的上海图书馆收藏湖南家谱2255种,占该馆收藏总数11700种的19.3%;湖南图书馆馆 藏湖南家谱1500多种,三者加起来5000多种,剔除重复的700种左右,再加上省内一些档案 馆、图书馆、博物馆、方志办收藏的湖南家谱,估计公藏单位收藏湖南家谱5000种左右,是 家谱存世的最多省份之一。因为家谱是私修,印数也很少,主要保存在民间,有的家谱还“ 秘不示人”,经过历代的战火烽烟,水火虫蛀,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历次政治运动 ,藏于民间的大量家谱散佚,但还有很大一批被幸运地保存下来的,究竟有多少?这是一个 无法统计的数据。陈宁宁提出“编撰《中国家谱总目》应包括民间藏谱在内”〔8〕 ,想法是对的,思路也正确,却是一种完全脱离中国实际的空想。谁去“清查”?如何组织 “社会力量”去清查?调查家谱收藏,一般来说,很难形成政府行为,而调查家谱的范围涉 及乡村,甚至各家各户,是任何单位或个人无法用民间行为的这种方式牵头做好的。在一个 小范围内可以,在大范围内就不行了。江西师范大学一位教授说江西一省散藏在民间的家谱 就在四万种以上,不知是用什么方法算出来的。湖南家谱知多少?使笔者想起一副绝妙好联 :“泉自几时冷起?峰从何处飞来?”应对者很多,只有“泉自冷时冷起,峰从飞处飞来”才 妙不可言。顺着这种思维模式,就可以用“存世多少是多少”去回答“湖南家谱知多少?” 虽为笑对,却是真实。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广泛地开展藏谱调查,因此不可能产生出一个 准确的统计数据。诚为斯言。

1.3 种类。家谱、族谱,这是湖南民间各家族广泛使用的谱牒名称,在湖 南家谱中,百分之九十的谱牒称族谱或家谱。家谱,族谱,还有宗谱,三者之间有什么关系 ?在概念上又有些什么区别呢?谱牒研究者的看法基本趋向认同,也存在一些岐义。有的认为 “家是最基本的血缘单位;若干个家崇奉一人为尊长,成为一个宗;各个具有原始共同祖先 的宗都属于一个族。”〔9〕也有的认为“在规模较大的宗族,血缘近亲的家庭,成 立家庭组织,其(宗族内部)结构则为:家庭-家族-宗族”〔10〕,谱牒是宗族制度的 产物,是具有男性血缘关系的社会群体成员参予纂修的图籍。既然家、宗、族或者家、族、 宗在概念上不存在本质上的区别,那么家谱、族谱、宗谱也就不存在本质上的区别,只是在 世系记录的范围上存在大、小或多、少的区别。人们在实际使用中,更是不加以区别而通用 。清光绪十六年(1890)修的〔湘潭〕《中湘谢氏族谱》,始迁祖谢可安在明洪武年间由江西 高安迁湘潭;民国21年(1932)修的〔湘潭〕《易家塘易氏家谱》,始迁祖易仲剑,明永乐年 间由江西庐陵迁湘潭;清咸丰四年(1854)修的〔湘乡〕《刘氏续修宗谱》,始迁祖刘翊圣在 元泰定年间从江西泰和迁湘乡。三谱除了外世纪外,内世纪都是迁湘后始迁祖以下世系记录 。

支谱、房谱。支谱、房谱是两个可以互用的概念,都是指某一始祖或始迁祖分支之下的子孙 谱牒,也有联称支房谱或房支谱的,如清光绪二十五年(1896)修的〔湘乡〕《上湘张氏房支 谱》。支下还可以分房,房下也可以再分支,因而很难区分支谱、房谱。但在较多的场合, 支的概念,似乎更侧重于指族中分化并独立出来的血亲组织,尤其是迁居外地另辟族属的血 亲组织。如〔湘潭〕罗氏九修族谱,罗山寿纂修,1948年明德堂木活字本。是谱谱序所题书 名:鼓磉洲罗氏九修支谱,始迁祖应龙公,字世兴,号政斋,明初由江西吉安府吉水县NF EA3下迁湖广长沙府湘潭县鼓磉洲南岸鹧鸪坪。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