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理工论文 >> 环境保护论文 >> 正文

环保论文:伪“零排放”尴尬了谁?

时间:2011-10-30栏目:环境保护论文

环保论文:伪“零排放”尴尬了谁?
  
  尽管缺乏具体数据而无法推断环保成本对企业盈利能力的实际影响,但降低成本、增加盈利却是造纸企业“顶风作案”的初衷。造纸的毛利率本来就比较低,成本即使只有几个点的提升,对企业盈利的影响也会很大。
  
  因有观众向中央电视台反映,南京溧水县有一条多年无人治理的污水河,受污染的河水都流进了南京秦淮河。4月14日,央视记者与中华环保联合会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溧水县进行调查。在现场调查中,知情人拔出了南京秦淮纸业有限公司污水池里的活塞,发现了排污暗道。经过深入调查和企业一番不得其所的解释,该公司负责人始终坚称的“零排放”或“现在没有排放”的谎言最终被揭穿。
  
  4月16日下午,江苏省环保厅、南京市环保局以及溧水县环保局的执法人员组成的联合执法组赶往秦淮纸业有限公司,对该企业环保排放相关情况进行检查。随即,该企业被勒令立即停产,并被断水断电,相关设备也被贴上封条,企业负责人也被要求配合调查,受到污染的河道也开始清理。5月6日,溧水县检察院以涉嫌玩忽职守罪确定该县原环保局副局长赵训佳、以环境监管失职罪确定该县原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王国庆分别为该案犯罪嫌疑人。目前,该案件处于进一步侦查中。
  
  据介绍,南京秦淮纸业有限公司属制浆造纸行业,是南京市、溧水县确定的重点污染源单位。2008年以来,该公司在生产期间每天安排专人通过私设暗管向柘塘新河排放污水2小时左右,是导致该河原具有的圩区灌溉和汛期泄洪功能丧失的主要污染源。
  
  谎言被戳穿
  
  公开资料显示,秦淮纸业前身为江苏省溧水县造纸厂,始建于1979年。1997年改制,并改名为南京秦淮纸业有限公司,是江苏省重点造纸企业之一,现有生产规模达2.5万吨/年,其中瓦楞原纸、箱纸板各1万吨,卫生纸0.5万吨。据该造纸厂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周贵生介绍,他们公司分为东西两个厂区,西面为老厂区,主要生产瓦楞纸,东面为技术改造后的新厂区,主要生产卫生纸。目前,公司共有7台造纸机,年生产能力在十万吨左右,年营业额一亿多元,利润千余万。而且,该公司还刚刚荣获2010年度“溧水开发区经济建设有功单位”。而如今,这个称号却显示出了讽刺的意味。
  
  央视曝光后,周贵生虽然一直在强调这次被央视曝光的偷排污水事件与他们无关,但面对记者一行的调查和联合执法组的询问,却对于厂内污水排放形式难以自圆其说。
  
  据央视报道,在投诉人所说的被污染的新河里,满眼都是污水和彩色的淤泥,空气中飘着令人作呕的气味。在河的尽头有个水闸将新河和秦淮河隔离开来。看闸人陶太元告诉记者,水闸一共有7个水管往外排污水,大概每秒4立方米的流量。这些污水来自于造纸厂和化工厂,污水最终将排到秦淮河里。在知情人的指引下,调查组来到距离新河河道只有5米的小陶村。在这个400多人的小村庄里,到处弥漫着刺鼻的气味。这些村民癌症的患病率高得惊人,居民们怀疑和河水的污染有关,对多年来河水污染的问题既气愤又无奈。
  
  为了掌握事实,4月14日凌晨1:30左右,调查人员一行就来到新河河道附近的工厂集中区域。在靠近秦淮纸业污水处理池的一个排水口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央视记者问秦淮纸业厂区值班负责人“厂区内有排出去的水吗”?该负责人却只是反复强调“我们自己厂里的水都不够用”。凌晨的检查没有发现问题,等天亮后,调查组又来到凌晨听到流水声的地方,立刻便发现了一个明显的疑点:秦淮纸业的污水池里有生产卫生纸的桃红色废水,而一街之隔的新河河道里也到处都是被废水染红的淤泥。既然秦淮纸业是无排水企业,那么河道里桃红色的淤泥又是如何形成的呢?面对质疑,溧水县环保局监察大队的工作人员又到污水处理厂检查了一番,结果是“确实没有发现偷排”。
  
  此前,溧水县环保局已经认为,秦淮纸业是“零排放”、“零投诉”企业。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也说,该企业采用的是“零排放”的污水处理技术。情况真的是这样吗?相关人员又展开了更深入的调查。
  
  4月14日上午11点,央视记者一行跟随溧水县环保局监察大队的工作人员再次来到秦淮纸业有限公司,与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周贵生就居民的投诉进行了交流。周贵生说几年前他们就研究出了废水零排放的造纸技术,后来还写了篇获奖论文。周贵生强调说,该公司完全没有排放已经有5年左右的时间,也就是2006年以来一直都是“零排放”,并对记者说“可以去问老百姓”。
  
  而就在周贵生接受采访的时候,一位村民突然在一旁高声地说“你们天天放水,我看到的”。这位村民甚至与周贵生对质“周厂长,如果哪天不放水,我负责”。
  
  面对企业“零排放”的说法,曾经在秦淮纸业干过污水处理工作的村民陶层龙下决心要揭露这家造纸厂一直偷偷排放污水的恶行。陶层龙告诉现场记者:“公司曾经讲这个事情不能透露,要保密,我给他们代班知道,一般厂里人都不知道排污口在哪里。”在陶层龙的指引下,记者一行来到了秦淮纸业公司的污水池。陶层龙站到池中,用铁钩在池底拨弄了一番,很快,拎起一个沉甸甸的铁塞子。这个塞子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呢?陶层龙说,就是打开后放臭水用的。检查的时候就堵住,池子里有污水,根本就看不到有暗口。
  
  铁塞子被拔出来后,现场记者随即赶至临街的新河河道,发现有两个渠口流出大量的污水。这就是厂方所说的循环利用的生产用水。据现场记者测算,当污水池里的塞子被拔出来20分钟后,污水池里的水位下降了15厘米左右。
  
  污水池里的小秘密被揭穿后,面对联合执法组,秦淮纸业董事长周贵生称,公司在1998年前确实向河道内排放过污水,但都是经过审批后,缴纳了排污费的。从1999年到2008年,造纸厂根据环保部门要求,增添污水处理设备,对生产污水净化,做到达标排放,从2008年后,企业进行技术改造升级,早就做到了“零排放”。而此前接受采访时,周贵生却说有5年“零排放”历史。字里行间的矛盾,似乎显示出了他的心虚之处。
  
  另外,据周贵生介绍,该公司一年清水的总用水量在6.4万吨,生产线上产生的废水,最近三年都是重复利用,不外排的。“污水沉淀池里的那个铁塞子,是2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