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理工论文 >> 农学论文 >> 正文

农技推广不可“以钱养事”

时间:2012-12-10栏目:农学论文

  农技推广不可“以钱养事”
  
  贺雪峰,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
  
  2005年湖北省在全省范围推进乡镇“七站八所”以钱养事改革,主要做法是变所谓“以钱养人”为“以钱养事”,将之前“七站八所”的事业单位性质变为民办非企业单位,以前由财政供养的七站八所人员变为由政府购买服务的社会人。湖北“以钱养事”改革曾引起全国广泛关注,几乎所有省市自治区都曾到湖北考察学习“以钱养事”经验。而从笔者调研情况看,湖北省“以钱养事”的改革是不成功的,负面后果很大。笔者将以最近在湖北G村调查的农技推广为例讨论之。
  
  一
  
  湖北G村村民刚松开了一个小型打米厂,农民前来打米,发现有的农户稻谷颗粒饱满,刚松问原因,农户神秘地说,这是采用了新技术,就是在水稻生长到某时期打多效唑,谷子不倒且饱满。他要刚松千万不外传。
  
  多效唑只是普通农药,为什么打多效唑可以让稻谷不倒还饱满,刚松也不清楚。他说,现在农药市场十分混乱,关键是大家根本看不懂农药的使用说明。刚松是高中毕业,他都看不懂,看不懂农药使用说明的农民就更多了。过去农药品种少,又有农业技术推广站的技术员来讲解使用农药要领、施用化肥要领。现在,农药、种籽、化肥都已经市场化了,私人开的农资店包括农业技术服务中心技术员开的农资店,除非你到他家买农药,否则他是不会向你讲解农药使用技术的。但因为每家农资店都希望你买他的农药,他们的讲解就不是那么“中立”,就会有偏向,就不太可信。他们甚至为了利润最大化,有意向农户推销利润较高但品质并非最好的新种籽、新农药。久而久之,农民使用农药,就只能靠神秘的口口相传了。一旦使用种籽、农药和施用化肥技术都要由农民自己来选择,农民在如此多样化的农药、种籽、化肥市场中根本无力选择,就只能凭借自己摸索。而当靠农民之间的口口相传来使用农业技术时,农技推广就出了大问题。
  
  二
  
  农村有句俗话,叫做“人怕误一生,田怕误一季”。为什么田怕误一季?一般来讲,农民收入有限,往往是一季赶一季,很少有余钱,一旦一季没有收成,又没有什么积蓄,就会出现“青黄不接”,就要高息借贷,就可能陷入恶性循环。因此,农民一般都比较保守,不愿接受新技术,担心新技术会让一季无收。
  
  一方面农民很保守,一方面新技术又不断地发明,如何让农民使用新技术?新中国一项重要的制度安排是建立了自上而下的强有力的农技推广体系。乡镇农技服务站是基层农技站,但乡镇农技服务站有村级组织支持,就可以进入村庄推广新技术。从技术推广上看,农技站有三项职能,分别是试验、试点和示范。试验是探索新技术,试点是尝试新技术,示范则是进到村组在方便参观的地方将新技术展示给农民看。农民眼见为实,看到新技术的确是可靠的,就会跟着学。农民学的过程也是农技员教的过程。有了一轮成功,新技术就成为旧技术,就变成常规农业技术,农技站就再去推广其他他们认为对当地农民来讲重要的新技术。
  
  2001年,G村推广抛秧技术,农民不接受。镇农技站来村里办示范,农民看到后觉得很诧异,认为抛秧技术很好笑,等着看笑话,没料过了一个月,抛种看起来长势不错,到了收割季节,产量完全一样,而抛种所费劳力只相当于插秧的1/5(含为抛秧所做的准备)。第二年,G村没有农户不抛秧。奇怪的是,离G村不远的很多农村,农民仍然不接受抛秧技术,而坚持插秧。G村妇女插秧季节的一项收入是到这些村落帮人插秧,一天200元,十天半月可以有2000元收入。
  
  按G村人的说法,抛秧解放了妇女,免耕则解放了男人。(农学论文 www.fwsir.com)免耕就是不用犁田即播种,主要是秋季种小麦和油菜,不需要耕田,而采用直播法,效果也是相当好,小麦油菜产量与传统深耕移栽的产量相当。“免耕直播”法也是镇农技站在2005年来村里示范推广的,现在农民都已完全接受了。同样,如抛种技术一样,也仅仅是G村一带农民接受了,并未在更大范围的农村普及。
  
  三
  
  湖北省在取消农业税的同时进行乡村体制改革,在乡镇推行“以钱养事”改革,将之前作为事业单位的“七站八所”推向市场,政府希望通过养事不养人花钱买服务,来提高农村公共服务的效率。作为“七站八所”之一的农业技术推广站也因此被推向市场,变成“民办非企业”单位,之前由财政供养的事业人现在变成面向市场的“社会人”,农技站与其他农业站所合并改称“农业技术服务中心”,农技站之前的办公室和办公场所早已变卖,作为社会人的农技员,现在各自经营农资商店。“以钱养事”前,农技站不仅有办公场所和办公室,而且农技员实际上是相当负责任地在推广农业技术上为农民提供技术咨询的。 “以钱养事”改革以后,农技员成了“社会人”,他们仅仅每年由政府花钱来买自己的技术为农民服务。但因为买技术合同一年一签,谁也不能确定政府今后还买不买自己的技术,因此,他们必须自己开农资店,自己经营以作长久打算,或干脆外出打工去。这样,仅仅几年,农技站就只剩两名以社会人身份留守的正式农技员,这两名农技员仍然坚守在自己开的农资店岗位上。
  
  可以说,“以钱养事”以后,农业技术服务和水利服务不只是比过去差得多了,而是完全没有服务了。现在农技服务中心是“民办非企业”单位,其工作人员是社会人,由政府一年购买一次服务,但由于服务质量实际上难以评估,他们当然不可能负责任地真正搞好农业技术推广,一定会搞形式和走过场。这样下去,即便国家花再多的钱到农村去推广农业技术,因为缺少了乡镇农技站的作用,也不可能取得效果。
  
  湖北省进行以钱养事改革有两个原因:一是针对取消农业税前七站八所人员众多,事业单位效率普遍低下。二是取消农业税后,不再向农民收取农业税,以钱养事则是解决行政运转经费不足的补救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