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理工论文 >> 石油能源论文 >> 正文

破解“石油峰值”论

时间:2013-1-24栏目:石油能源论文

  破解“石油峰值”论
  
  陈柳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北京 100733)
  
  进入20世纪中期以来,世界石油资源将要枯竭的“魅影”就有了一个名字——“石油峰值”。“石油峰值”论的焦点是美国著名石油地质学家金·哈伯特提出的矿物资源“钟形曲线”规律,即石油作为不可再生资源,任何地区的石油产量都会达到最高点,达到峰值后该地区的石油产量将不可避免地开始下降。
  
  尽管人类很早就发现并利用石油,但真正的“石油时代”始自1859年美国人爱得温·德雷克( Edwin Drake)在宾夕法尼亚州打出的世界上第一口油井。石油自1859年被人类发现并大规模商业开发以来,一直是全球经济发展引擎不可或缺的燃料。一个多世纪以来,地球慷慨地贡献着大量廉价的石油资源支撑世界经济的增长,并深刻地影响着人类。
  
  依据哈伯特( Hubbert)的“钟形曲线”规律,有人预测出全球“石油峰值”到来的年份,从2012年到2020年、2035年,不一而足。在很多人眼里,这一预言已经成为悬挂在人类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如果只作形而上学的思考,“石油峰值”的命题自有其道理,但一旦将其放到实践中加以讨论,则不得不面临众多的挑战。从理论层面来说,关于石油起源至今存在“有机成因说”和“无机成因说”的争议。如果“无机成因说”是对的,那么人类获得的石油只受制于超深钻井能力,这将从根本上动摇石油有限论的理论根基。从实证的角度、以及从以往的情况来看,石油峰值模型本身并不完备。1950年之后,世界石油探明储量四创新高。以美国为例,根据哈伯特预测得出的石油产量就与实际值产生了较大差异。正如美国经济学家丹尼尔·耶金( Daniel Yergin)所指出的那样,美国2010年末的石油产出比哈伯特的预计值高出了3.5倍。哈伯特曾对美国于1970年达到石油产量峰值作了成功预测。但后来的事实已经证明,当时美国石油行业是由于受到中东廉价石油冲击而人为减少了产量,1970年出现的不过是一个“疑似峰值”。滑稽的是,1989年哈伯特去世前在一次访谈中直言不讳地承认,他用来估算美国石油储量的方法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就像竖起手指来测量风速。
  
  爱尔兰地质学家科林·坎贝尔( Colin Campbell)继承了石油峰值论。1998年他与法国石油地质学家胡安·拉赫雷( Jean Laherrere)发表了《廉价石油时代的终结》,预测“除非出现全球性的萧条,世界常规石油产量很可能在21世纪前10年内出现峰值”,在其曲线图上峰值出现在2003年。(石油能源论文 www.fwsir.com)21世纪初,没有“全球性萧条”,反而是全球性的经济繁荣,消耗的石油更多,并没有出现坎贝尔预言的峰值和其后的减产。可见,过分偏执于所谓“石油峰值”的科学预测,恰恰忽略了复杂事物背后的科学机理。
  
  2010年8月18日,当今世界“石油峰值论”的倡导者之一马修·西蒙斯( Matthew Simmons)意外去世,在国际石油界引起很多人的关注,有人用其名著《沙漠黄昏》一样的句式感叹:“这是石油峰值论的黄昏。”威廉·恩道尔(Frederick William Engdahl)曾通过媒体向其《石油战争》一书的中国购买者致歉。他说,2003年时,我被“石油峰值论”吸引,因为似乎只有这一理论能够解释为什么华盛顿甘冒巨大风险展开伊拉克战争。但现在我承认我错了,因为“石油峰值”的基石——石油是一种“化石燃料”本身就是错误的。2011年,恩道尔在其《石油大模局》中说:“石油并非源自恐龙遗骸,而是地球深处的无机物质,并且远未达到峰值。”
  
  中国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周大地认为“目前出现‘石油产量峰值渐近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参与了很多地缘政治博弈筹码,石油在自身所包含的经济价值之外,被赋予更多的政治含义”,并不是由于石油资源枯竭引起的,“应该说是进入‘高油价时代’,而不是‘后石油时代’。这不在于能源资源的本身,而是决定于气候变化。因为气候变化对整个的世界能源消费是有一定抑制作用的,特别是化石燃料,当然其中包括石油的消费。”
  
  可以说,石油峰值论根本就只是一种观察和推理。
  
  首先,石油峰值论忽视了价格效应的影响。石油探明储量和产量的增加就意味着价格的降低以及收益的减少,从而导致开采热情降低。然而,随着石油储量的减少,价格和收益这些能够刺激开采热情的因素又会重新回升。只要这两个刺激因素存在,就会推动石油行业不停地生产下去,而且产量甚至更高。许多人在“石油是不可再生资源,最终会枯竭”的正确前提下简单地轻信了一些石油在近、中期将达到峰值而后走向枯竭的结论。这种悲观的认识已在相当大的范围内流传,从而容易接受油价将有更大涨势的宣传。其实,目前世界上的石油还不存在物理短缺,主要问题在于未来难以承受的石油价格的压力。曾经有一个问题——“世界上最后一桶油值多少钱?”答案是“不值钱”,因为在那之前,由于石油价格太高,人们早就寻找到别的替代物了。即使进入“后石油时代”,也不是没有石油的恐慌时代,而是将面临一个高油价和多种能源互补共存的时代。“石器时代结束并不是因为没有石头”,石油时代的终结也不会是因为没有石油。
  
  其次,石油峰值论还忽略了石油技术进步所带来的乘数效应。技术的进步不仅扩大了探明储量,还使采收率有了提高,而这正是将非可采储量或推测资源变为可采资源的必要条件。虽然石油资源是有限的,但没人知道这个限度是多少。问题不是我们缺少化石原料,而是缺乏相应的采掘技术,开发成本高,以及难以掌控复杂的地缘政治。
  
  最后,石油峰值论没有考虑油页岩、油砂、生物质液体燃料、煤基液体燃料以及天然气经化学加工后得到的液体燃料等非传统石油资源。根据丹尼尔·耶金的分析,由于技术的进步和新油田的发现世界已探明原油储量在持续增长。“石油峰值论体现的是一种技术终结/机会终结的观点,就是说石油生产不会有更重大的创新,也不会有重大的新资源可以开发。”丹尼尔·耶金兴高采烈地讲述世界曾经如何担心石油快要耗尽了,至少有5次了,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纪80年代,当时,地质学家担心,宾夕法尼亚发现的“惊人展现的石油”只是暂时的。
  
  石油是经济发展的“血液”,是全世界各国发展强大的首要战略问题。我们应当看到,在世界范围内,石油资源的分布不均,国家垄断、大财团垄断或者长期的帝国主义瓜分形成的势力范围,使得不断提高世界石油产量将成为无法实现的良好愿望。尤其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过程中,谁掌握了石油谁就主宰了世界!随着石油峰值论的破产,石油大博弈将继续下去。
  
  (作者为中国能源经济研究院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石油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研究员)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