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论文:伪“零排放”尴尬了谁?

时间: 2011-10-30 栏目: 环境保护论文

环保论文:伪“零排放”尴尬了谁?
  
  尽管缺乏具体数据而无法推断环保成本对企业盈利能力的实际影响,但降低成本、增加盈利却是造纸企业“顶风作案”的初衷。造纸的毛利率本来就比较低,成本即使只有几个点的提升,对企业盈利的影响也会很大。
  
  因有观众向中央电视台反映,南京溧水县有一条多年无人治理的污水河,受污染的河水都流进了南京秦淮河。4月14日,央视记者与中华环保联合会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溧水县进行调查。在现场调查中,知情人拔出了南京秦淮纸业有限公司污水池里的活塞,发现了排污暗道。经过深入调查和企业一番不得其所的解释,该公司负责人始终坚称的“零排放”或“现在没有排放”的谎言最终被揭穿。
  
  4月16日下午,江苏省环保厅、南京市环保局以及溧水县环保局的执法人员组成的联合执法组赶往秦淮纸业有限公司,对该企业环保排放相关情况进行检查。随即,该企业被勒令立即停产,并被断水断电,相关设备也被贴上封条,企业负责人也被要求配合调查,受到污染的河道也开始清理。5月6日,溧水县检察院以涉嫌玩忽职守罪确定该县原环保局副局长赵训佳、以环境监管失职罪确定该县原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王国庆分别为该案犯罪嫌疑人。目前,该案件处于进一步侦查中。
  
  据介绍,南京秦淮纸业有限公司属制浆造纸行业,是南京市、溧水县确定的重点污染源单位。2008年以来,该公司在生产期间每天安排专人通过私设暗管向柘塘新河排放污水2小时左右,是导致该河原具有的圩区灌溉和汛期泄洪功能丧失的主要污染源。
  
  谎言被戳穿
  
  公开资料显示,秦淮纸业前身为江苏省溧水县造纸厂,始建于1979年。1997年改制,并改名为南京秦淮纸业有限公司,是江苏省重点造纸企业之一,现有生产规模达2.5万吨/年,其中瓦楞原纸、箱纸板各1万吨,卫生纸0.5万吨。据该造纸厂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周贵生介绍,他们公司分为东西两个厂区,西面为老厂区,主要生产瓦楞纸,东面为技术改造后的新厂区,主要生产卫生纸。目前,公司共有7台造纸机,年生产能力在十万吨左右,年营业额一亿多元,利润千余万。而且,该公司还刚刚荣获2010年度“溧水开发区经济建设有功单位”。而如今,这个称号却显示出了讽刺的意味。
  
  央视曝光后,周贵生虽然一直在强调这次被央视曝光的偷排污水事件与他们无关,但面对记者一行的调查和联合执法组的询问,却对于厂内污水排放形式难以自圆其说。
  
  据央视报道,在投诉人所说的被污染的新河里,满眼都是污水和彩色的淤泥,空气中飘着令人作呕的气味。在河的尽头有个水闸将新河和秦淮河隔离开来。看闸人陶太元告诉记者,水闸一共有7个水管往外排污水,大概每秒4立方米的流量。这些污水来自于造纸厂和化工厂,污水最终将排到秦淮河里。在知情人的指引下,调查组来到距离新河河道只有5米的小陶村。在这个400多人的小村庄里,到处弥漫着刺鼻的气味。这些村民癌症的患病率高得惊人,居民们怀疑和河水的污染有关,对多年来河水污染的问题既气愤又无奈。
  
  为了掌握事实,4月14日凌晨1:30左右,调查人员一行就来到新河河道附近的工厂集中区域。在靠近秦淮纸业污水处理池的一个排水口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央视记者问秦淮纸业厂区值班负责人“厂区内有排出去的水吗”?该负责人却只是反复强调“我们自己厂里的水都不够用”。凌晨的检查没有发现问题,等天亮后,调查组又来到凌晨听到流水声的地方,立刻便发现了一个明显的疑点:秦淮纸业的污水池里有生产卫生纸的桃红色废水,而一街之隔的新河河道里也到处都是被废水染红的淤泥。既然秦淮纸业是无排水企业,那么河道里桃红色的淤泥又是如何形成的呢?面对质疑,溧水县环保局监察大队的工作人员又到污水处理厂检查了一番,结果是“确实没有发现偷排”。
  
  此前,溧水县环保局已经认为,秦淮纸业是“零排放”、“零投诉”企业。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也说,该企业采用的是“零排放”的污水处理技术。情况真的是这样吗?相关人员又展开了更深入的调查。
  
  4月14日上午11点,央视记者一行跟随溧水县环保局监察大队的工作人员再次来到秦淮纸业有限公司,与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周贵生就居民的投诉进行了交流。周贵生说几年前他们就研究出了废水零排放的造纸技术,后来还写了篇获奖论文。周贵生强调说,该公司完全没有排放已经有5年左右的时间,也就是2006年以来一直都是“零排放”,并对记者说“可以去问老百姓”。
  
  而就在周贵生接受采访的时候,一位村民突然在一旁高声地说“你们天天放水,我看到的”。这位村民甚至与周贵生对质“周厂长,如果哪天不放水,我负责”。
  
  面对企业“零排放”的说法,曾经在秦淮纸业干过污水处理工作的村民陶层龙下决心要揭露这家造纸厂一直偷偷排放污水的恶行。陶层龙告诉现场记者:“公司曾经讲这个事情不能透露,要保密,我给他们代班知道,一般厂里人都不知道排污口在哪里。”在陶层龙的指引下,记者一行来到了秦淮纸业公司的污水池。陶层龙站到池中,用铁钩在池底拨弄了一番,很快,拎起一个沉甸甸的铁塞子。这个塞子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呢?陶层龙说,就是打开后放臭水用的。检查的时候就堵住,池子里有污水,根本就看不到有暗口。
  
  铁塞子被拔出来后,现场记者随即赶至临街的新河河道,发现有两个渠口流出大量的污水。这就是厂方所说的循环利用的生产用水。据现场记者测算,当污水池里的塞子被拔出来20分钟后,污水池里的水位下降了15厘米左右。
  
  污水池里的小秘密被揭穿后,面对联合执法组,秦淮纸业董事长周贵生称,公司在1998年前确实向河道内排放过污水,但都是经过审批后,缴纳了排污费的。从1999年到2008年,造纸厂根据环保部门要求,增添污水处理设备,对生产污水净化,做到达标排放,从2008年后,企业进行技术改造升级,早就做到了“零排放”。而此前接受采访时,周贵生却说有5年“零排放”历史。字里行间的矛盾,似乎显示出了他的心虚之处。
  
  另外,据周贵生介绍,该公司一年清水的总用水量在6.4万吨,生产线上产生的废水,最近三年都是重复利用,不外排的。“污水沉淀池里的那个铁塞子,是2008年前达标排放时的排水口,近三年来从未拔开过。”周贵生称,造纸厂目前满负荷生产,年生产能力在10万吨左右,主要生产卫生纸和瓦楞纸。“按照目前我们的状况,厂里的水全部循环使用还不够用,哪里会外排。”
  
  针对周贵生强调的“零排放”,环保执法人员询问起公司是否做到雨污分流时,他先是称雨污分流,雨水排走,污水循环使用。可当执法人员要求其引路前去查看雨水排水口时,他却称,没有雨水排水口,下雨后,雨水顺着地面流走了。“你这明显是雨污不分,你一直强调零排放,当夏季暴雨时,大量雨水涌入你的污水池,污水池满了后,你怎么处理?”面对执法人员的追问,周贵生并未直接回答。
  
  而就在该公司东厂区后面,一条四五米宽的河流,已变成了一条“龙须沟”,臭气熏天,河道里水很少,红色和乳白色的污泥随处可见。一个大的排污口就位于秦淮纸业污水沉淀池围墙不远处。周贵生称,他们造纸厂就是因为距离这个排污口太近,所以附近的村民都认为进入新河的污水就是造纸厂排出的,其实并不是这样。附近多家企业都是通过这个污水口排放污水,现在新河污染归罪他们一家,这让他多少有点不能接受。现场执法人员指出,秦淮纸业明明生产卫生纸的车间外就有一个污水池,里面盛满了大量纸浆污水,可当执法人员要求周贵生说明如何净化处理这些污水、该污水池是否通过环评等问题时,周贵生却只是强调“全部内循环使用”,也坦承该污水池并没有通过环评,周贵生的现场解释让执法人员感到可笑。
  
  这就是“零排放”企业的“零排放”行为?这就是被溧水县环保局认可的“零排放”、“零投诉”企业?究竟是企业无视环保法规、利欲熏心,还是有关部门忽视环境监管、未尽监督职责?本刊记者曾试图联系有关部门,寻求问题的答案,结果却是被拒绝。
  
  溧水县委表态
  
  据了解,4月16日下午,经过初步调查后,省市县三级联合调查组当即责令该公司立即停止生产,所有车间停水、断电,所有机器设备贴上停产封条,责令该企业接受全面调查,并等进一步调查结束后,再依据调查情况,进行相关处罚。4月16日下午4时许,在央视记者一行准备离开现场时,当地政府部门调来两辆渣土车,用拉来的大量泥土,暂时堵上了造纸厂附近排往新河的一处排水口。现场一位负责指挥车辆封堵排水口的工作人员解释说,他们现在用渣土封死流往新河的排水口,目的也很单纯,就是用封死排水口的形式,让无论哪家排污企业,都暂时别想再有偷偷排污的可能。暂时封堵后,他们下一步还会组织有关力量,对新河河道内已经受污染的淤泥进行相应的清理,保证今后不会再发生类似企业偷排污水事件。
  
  秦淮纸业被曝光后,溧水县高度重视,县委主要领导在第一时间召开县委常委扩大会议,研究落实整改意见,拿出了具体整改措施。
  
  首先,虚心接受媒体监督,深刻反思平常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同时,立即行动,全面整顿。报道中涉及到的排污企业立即停产,全面整顿治理,查明情况,弄清事实。环保部门从业务部门的角度查清事实,形成调查报告,全面、客观、公正地反映问题。同时严肃查处,绝不手软。该县纪委、监察局已成立调查组,由纪委书记挂帅,对排污企业负责人、环保监管责任人进行调查,拿出处理意见。
  
  其次,要举一反三,全面检查。一区七镇要对区域内的企业进行全面检查,不光是工业企业,还包括三产企业,都要进行拉网式排查,排查环保隐患,拿出整改措施,以对人民利益高度负责的精神整改落实到位。深入群众,做好工作。
  
  会议同时要求,溧水开发区主要领导带队,深入到老百姓家里,深入到群众中去,倾听情况,落实措施,解决问题。把新闻监督转化成推动工作、促进发展的动力。要坚决消除各类企业的污染源,加大检查中的执法力度。同时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加大环保基础设施建设的力度。还要通过这件事吸取教训,从项目引进时就要把好关。
  
  纸业污染新闻源源不断
  
  最近几年,关于造纸企业污染的新闻源源不断。几乎与秦淮纸业同时,央企中冶集团旗下造纸上市公司美利纸业被一家媒体曝光直排污水遭地方抗议。而早在去年9月份,该公司下属的中冶美利浆纸股份有限公司就因向沙漠直排废水污染地下水源被媒体曝光,有关部门的现场督察结果是:该企业污染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超标排放;美利纸业林基地灌溉废水综合利用工程出水浓度超标,依靠黄河水稀释达到排放标准;在线监测达不到国家要求,设备故障率高,频繁报告停运或检修,现场仪器仪表不能真实反映企业排污的实际状况,联网数据监督作用还没有充分体现……
  
  “根据设计标准,中冶美利浆纸公司的污水处理厂,包括从国外进口的排污设备,应该是污水循环工程,污水经处理后,再用于造纸,绝不能向外排放。”据知情人士介绍,“而中冶美利浆纸公司却改建了一个管道,直接将污水排向沙漠。”
  
  对此,中冶美利浆纸公司总经理周立东对正义网记者的解释是,美利浆纸公司的污水循环工程是“污水经处理后,由总排水口排出,经5~6公里的管道(有的地方是露天),然后引入氧化塘。“我们共有四个氧化塘,储水量500万立方。氧化塘的水与黄河水按1:1的比例配合后,用于灌溉,浇树,水经沙漠渗透后,收集、净化,再成工业用水。”
  
  然而这个解释却立刻遭到反驳——渗透到沙漠的污水还可能再回收吗?这岂不又一个“循环利用”的谎言?
  
  造纸业是一个污染较为严重的产业。根据环境保护部统计,2008年制浆造纸及纸制品产业(统计企业5759家)用水总量为108.96亿吨,造纸工业2008年废水排放量为40.77亿吨,占全国工业废水总排放量217.38亿吨的18.76%,其中废水排放达标量为37.51亿吨,占造纸工业废水排放总量的92%。目前,全国还有大量的造纸企业废水排放不达标。
  
  2010年初,环境保护部组织对14个省(区)的461家制浆造纸企业进行督察,结果显示,461家企业中存在环境违法行为的约占21%,312家正常生产的企业超标率约为20%。在督查的53个地市中,广东省汕头市、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山东省临沂市、广西自治区南宁市等4个地区制浆造纸企业存在各类环境违法问题集中,环境违法企业比例都超过50%,安徽省宣城市虽然违法问题比例未超过50%,但7家在生产的企业有4家停运或不正常使用污染物处理设施,个别企业甚至偷排未经处理的废水。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国内造纸行业龙头晨鸣纸业也时常陷入环保恶评当中。近年来,下属子公司达20多家的晨鸣纸业被环保部门屡发黄牌,给毛利率相对较低、谋求快速扩展的晨鸣纸业前景蒙上一层阴影。晨鸣纸业屡陷“环保门”的背后,造纸行业污染似乎逐渐成为如采矿业矿难一样的死结。
  
  造纸行业内,晨鸣纸业在环保设备方面的投入和努力,值得诸多中小企业学习借鉴。但就是这种行业内的标杆企业,也在环保方面表现出了社会责任的缺失。
  
  根据安徽绿满江淮环境咨询中心、芜湖生态中心的调查结果,从2004年至今,晨鸣纸业集团的下属公司遭到环保部门的通告或处罚,共计21次,几乎每年都会有不同的环境违法行为产生,在吉林延边、内蒙古海拉尔、黑龙江富裕等多地,超标排放废气、废水的事件时有发生。
  
  以其2010年的违法记录为例。2010年5月,环境保护部发布上市公司环保问题督查公告,公开通报晨鸣集团下属海拉尔纸业制浆生产线检查时仍未履行环评及验收手续,作为国内最大造纸上市公司,这已是第三次受到环保部公开批评或处罚其环保问题;7月,延边晨鸣有限公司因违反环境保护法律法规,污染治理设施运行不正常,长期超标排污,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而被吉林省环保厅和监察厅挂牌督办;10月,证券日报披露海拉尔晨鸣深陷烟尘污染,再遭环保部门处罚;同月在黑龙江省环保厅公布的关于2010年实施重点企业清洁生产审核名单的通知中,富裕晨鸣纸业有限公司位列其中。另据不完全统计,晨鸣集团2007、2008、2009、2010年,在针对超标排放废气废水等环境违规事件中,虽然有做出整改完成情况的公告,但是其环保违法事件依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
  
  其中,海拉尔污染事件的前后尤其可以反映出晨鸣在环保方面屡屡出现问题的事实。去年5月份,海拉尔晨鸣因制浆生产线未履行环评及验收手续而受到通报,9月份晨鸣集团就此事发布了完成整改情况的公告,但就在一个月之后,依旧是海拉尔晨鸣再次出现烟尘超标问题,并被环保部门处罚。
  
  晨鸣纸业多次整改不力,似乎让人们看到了纸业公司在环保方面的消极态度。2010年12月,芜湖环境监测中心、公众环境监测中心等24家环保组织针对晨鸣纸业的连续环境违法事件联名要求晨鸣纸业对环境违法事件做出解释并承诺整改。“作为国内造纸业的龙头,晨鸣纸业在环保方面的不负责任,已经在造纸行业内造成了消极影响。”此次活动的负责人表示。面对环保组织的集体声音,虽然在初期,晨鸣纸业表现出了沟通的愿望,但直到目前,组织联盟与晨鸣集团的有效沟通依然停滞。
  
  “虽然表示愿意接受正面磋商,但对方以时间紧为缘由,已致使谈判时间多次推迟。我们只是想通过对晨鸣纸业的警告,让整个造纸行业的环保工作取得进展。”安徽绿满江淮环境咨询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
  
  成本较高或是污染主因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成本问题。改善废水、废气指标的道理其实很简单,并不是一个高科技的东西,但是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投入大量的设备费用。”此前,水处理专家朱益在分析造纸企业环保问题出现的原因时这样讲到。
  
  一切似乎还是得回归到成本。在国家大力推进节能减排、制定严格标准和处罚措施的背景下,高耗能、高污染的共性让造纸行业似乎陷进了一个死结。据了解,企业的治污成本可分为静态和动态两部分。前期设备投入是固定费用,而后期生产过程中对污水、废气、固体废弃物处理的支出则视生产状况而定。在一些规模较小的企业中,治污成本可能占比较重,但在产能较大的企业,其占平均成本的比例应该不是太大。“治污成本肯定会对公司的业绩有影响,但有多大的影响,因为没有公司披露,所以也不好确定。”有业内人士表示。
  
  尽管缺乏具体数据而无法推断环保成本对企业盈利能力的实际影响,但降低成本、增加盈利却是造纸企业“顶风作案”的初衷。“造纸的毛利率本来就比较低,成本即使只有几个点的提升,对企业盈利的影响也会很大。”据汪立介绍,现在大的企业基本都能达到环保标准,只是为了节约成本,环保设备不一定一直运转。“晨鸣作为国内唯一的A+B+H股上市公司,其产量和市场占有率在造纸行业都居于龙头地位,环保问题依旧屡禁不止,原因颇费思量。成本问题或许才是晨鸣屡陷‘污染门’的根源。”
  
  相关数据及信息显示,晨鸣集团已先后投入近100多亿元,从国外引进一流的造纸设备,进行新工艺研发,并实行全员环保责任指标,以降低污染的产生。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晨鸣环保接连出现问题的原因,可能并不在于设备的投入不足。
  
  安徽绿满江淮环境咨询中心张军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依据他多年对造纸企业的调查研究,多数造纸企业为了能够正常运转,除污设备设置一般是会到位的,但背后有个可能出现的问题,就是环保设备在配置完成后,不一定会按照相关政策标准去运转。“晨鸣可能在设备的配置上没有问题,但这些设备有没有按照要求运转,就很难说了。”
  
  作为我国造纸龙头的晨鸣纸业尚可能因环保成本问题屡次制造环境违规事件,更何况那些面临激烈市场竞争压力的中小企业,环境保护成本的降低甚至可能决定这些企业最终盈利和存亡与否。如在去年环保部第一批挂牌督办案件中,山东临沂有6家造纸企业位列其中,面临环保部“立刻停产、限期整改”的整改方案,部分纸企就因不堪环保成本压力而退出了市场。
  
  据业内人士透露,粗略估算,如果让中小造纸企业安装合格的防污设备,约占企业总投资的3~4成,而这一数字仅占大型造纸企业总投资的1成左右。因为环保成本较高,对中小规模的纸企来说,规范地引进、使用环保设备将加重它们的财务负担,所以“偷排”事件频频发生。
  
  当然,也有很多造纸企业正在降低成本与搞好生态保护的统一方面做出努力,如国内的造纸业正在大规模地进行“林浆纸一体化”工程。木浆造纸的治污、循环经济技术成熟,且纸品质量高、易于回收利用,这使得目前国内造纸业的提升发展也看中了木浆。随着造纸业对木材需求量的增加,为了降低国内造纸业对进口纸浆的依赖、提高林木的综合利用效率,国家发改委在2004年就颁布了《全国林纸一体化工程建设“十五”及2010年专项规划》。“林纸一体化”项目旨在打破过去林纸分离的传统管理模式,它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以造纸企业为主体、通过资本纽带和经济利益,将制浆造纸企业与营造造纸林基地有机结合起来,建设造纸企业和原料林基地,以实现经济、生态和社会效益的统一。
  
  虽然出发点是为了追求资源的循环利用、经济效益与生态环保的统一,但目前很多大型纸企正在进行的“林浆纸一体化”项目在国内却并未表现出对环境的足够友好。如晨鸣的“林浆纸一体化”工程虽然已经覆盖到广西、湖北、福建等多个省市地区,但据了解,其造林计划进展并不顺利,甚至正在给当地的水土保持带来严峻挑战。
  
  “其实,晨鸣纸业作为上市公司,又是造纸行业的龙头,受关注程度比较高,事实上晨鸣纸业的环保水平是远远领先于国内平均水平的。”中信证券分析师朱佳说。但是,晨鸣纸业环保不力的事实终究还是折射出了整个造纸行业面临的环保难题,一些产能较小的企业存在的环境问题更严重,监管难度也更大。
  
  为了节省成本或者追求经济利益,或有企业打着“零排放”的旗号偷排污水,或有企业缺少环保设备,甚至有了设备也不运行;而为了追求企业利益与环境保护的统一,“林浆纸一体化”成为新的选择,但这条新路又面临着环境与效率、资源利用与生态保护的协调问题,亟待解决。如今,向绿色、低碳转型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在这样的环保浪潮中,造纸行业的环保变革无疑影响着整个工业领域环保水平的提升。肩负如此重任,适合中国造纸行业的绿色之路成为必然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