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战争中舆论宣传的战场应用

时间: 2012-09-15 栏目: 电子信息工程论文

信息化战争中舆论宣传的战场应用

  贾薇薇,龚晓伟,杨海峰

  (武汉军械士官学校基础部政工教研室,湖北武汉 430075)

  摘要:信息化战争条件下,加强战场应用的各种手段是取得战争胜利的重要条件。在争夺战场主动权、战场优势以及进行战场“软杀伤”方面,舆论宣传有着重要的实际意义。在信息化条件的战场中,人的思维相比迅捷无比的信息显得有些相对滞后。任何一方如果能够发挥出舆论宣传的威力,在战场信息流的控制上占得上风,就将在战场主动权的争夺上取得优势。

  关键词:信息化战争;舆论宣传;战场

  毛泽东曾经指出:“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受众心理学的研究也表明:战场中面对舆论发布的不同信息,受众在认识的过程中存在“先人为主”的现象。在信息化战争中,为引导或者操纵战场双方的心理活动、价值判断和行为指向,赢得战场胜利,舆论宣传具有重要的战略战术意义。

  一、舆论宣传是获取战场主动权的必备武器

  战场主动权是指军队在战场上行动的自由权。力争自由主动,力避被动应付,从来就是战场指挥员追求的目标。在信息化条件的战场中,人的思维相比迅捷无比的信息显得有些相对滞后。任何一方如果能够发挥出舆论宣传的威力,在战场信息流的控制上占得上风,就将在战场主动权的争夺上取得优势。

  (一)舆论宣传的超前性是争取战场主动权的必然要求

  战争中,关于舆论宣传超前性的重要,孙子曾经说过:“故明君贤将所以动而胜人,成功出于众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于人,知敌之情者也。”传播心理学也证明,在影响人的心理方面,首次传播的舆论信息往往最有效。(论文范文 www.fwsir.com)信息化条件下,战争正式开始之前,敌对双方就已经通过争夺信息的控制权来争取未来战场的主动权。美军通过最近几年的战争实践发现,交战双方谁能抢先在战争之前进行信息资源动员,谁就能掌握战争初期的主动权。可以说,先发制人的舆论宣传对于争夺战场主动权来说至关重要。

  信息化战争条件下,舆论宣传要达到先发制人的效果,要注意以下三点。首先,凡是与敌方动向相关的信息,都要预先尽可能收集,做到“知己知彼”,当敌人发动舆论攻击时我方预有对策。其次,要赢得重大问题和重要事件的舆论解释权,在战争爆发前就确定己方舆论宣传的主基调,做到关注全局、突出重点、有所为有所不为。最后,不管战争最终是否爆发,都预先做好舆论铺垫,利用社会舆论的影响潜在地、逐步地先期引导敌我双方的战争心理。

  (二)舆论宣传的渗透性从多维角度保证战场主动权的获取

  战争中,敌对一方天然的抗拒倾向、荣辱意识和严格的军队纪律等等因素都增加了我方获取战场主动权的困难。在此时,舆论渗透就表现出格外突出的作用。舆论渗透指的是传播者在一定时间里,按照一定的程序,对受众进行由浅入深,逐步积累的传播,使得受众在潜移默化地积累过程中接受传播者的观点,从而实现既定的传播目标。认知心理学认为,人们从接受信息到实施行动的心理过程大致分为五个阶段:引起注意——产生印象——加深理解——增进感情——付诸行动。这个过程往往是循序渐进、反复进行的,用简单的灌输方法是难以达到目的的,必须遵循受众的心理规律,耐心细致、坚持不懈地进行渗透。信息化战争条件下,鉴于信息交换的无孔不入的特性,舆论的渗透性对战场上的使用双方来说是一把双刃剑。

  未来作战是陆、海、空、天、电磁五维一体的联合作战,战场的前方与后方、军队与群众的界限日益模糊,舆论渗透的力量更加无孔不入。在战争中,舆论界对待战争是一种多极心态,为了寻找有利的新闻由头,往往利用一切渠道和手段快速扫描着战场的每一个角落。在有关战争的报道中就可以经常看到诸如“据一位刚从战场上下来的战士说”、“据知情者透露”等词句。在战场主动权的争夺中,我军实施舆论宣传要不仅限于前方,不仅限于作战部队,还要把舆论信息渗入敌全民精神、心理作为着眼点,发掘一切可能的渠道和手段对敌实施实施全方位、全时空的舆论渗透。事实上,通过现代传播手段,舆论媒体几乎可以不受限制地把信息有效地传到世界各个角落,各种传播媒体都能以最迅速、最全面的形式传递信息,“一处有事,全球关注”。影响获取战场主动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任何一个微小看似不起眼的事件都有可能产生巨大的效果。

  (三)舆论宣传的迅捷性,能够迅速调动我方的战场心理

  信息化战争要求一个国家和民族在战时迅速激发和释放出战争潜力,抢得战场上的主动权。由于战争本身发展瞬息万变,并能够引发社会生活各领域的快速、急骤变动。在这种情况下,公众(包括我方官兵)急切需要从媒体获得有关战场动态的意见性信息,并在很大程度上受这种舆论宣传的影响。与战场行动有关的重大事件和问题往往兼具事实变动的异常性和社会意义的重要性,成为公众迫切需要知悉并作出个性化判断、理解的重要问题。战场舆论宣传以这些问题作为同步的评论对象,往往极具“冲击力”。

  信息化条件下,战争的进程要快速地多。而且,信息化战争由于存在局部性、有限性等特点,往往不等一个国家的战争潜力完全发挥出来就结束了。这一特点虽然没有改变战争仍然以一个国家的战争潜力为基础的本质,但在大大缩短后的时间内,要迅速争夺战场主动权,尽可能地发挥出我们的战争潜力,就必须增强舆论宣传的快捷性,做到声音在先,引导在前。在具体操作工具上,主要利用报纸、广播、电视、网络等大众传播媒体,发挥舆论传播速度快、距离远、覆盖面广等优点;在具体操作内容上,既要保证舆论宣传全时空、全方位覆盖了战场的相关信息,又要保证舆论宣传有侧重地强调引导性信息;在具体操作手段上,要动员军用和民用的舆论工具,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加快信息流的传播速度。总之,是要迅速形成战争气候,使官兵和民众的心理迅速适应急剧波动的信息化战场态势。

  二、舆论宣传是双方争夺战场优势的主阵地

  所谓“战场优势”,是战场上我方与对手相比占据上风的态势,这种优势包括客观的战场态势和官兵的战场心理两个方面。战场优势是动态的、变化的,经常会在双方之间产生换位,并最终引导某方获得战争的胜利。战场优势产生的源泉之一,就是成功的舆论宣传。

  (一)战前进行舆论动员,树立战场威势

  威势,就是通过开动宣传机器,模拟战场环境,造就高昂的士气和培养指挥员顽强的意志,以自己的威严震慑敌方。威势的强弱不仅直接影响部队的战斗力,而目直接影响战场的态势变化。信息化条件下,武器毁伤率巨增,战争空前残酷,一支军队没有高昂的气势,就不能适应信息化战争的要求。舆论动员,是指传播者借助特定媒介营造一定的舆论,以激发公众理解、支持其所主张的思想,自觉参与其所倡导的行动。“人类既天生对异常事件感兴趣,又经过社会化后关注那些对他们文化与社会重要的事件。”

  舆论动员在满足我方军民认知需求的同时还可以潜移默化地影响敌方军民的判断与理解,进而影响战场上双方心理优势的确立。在战场应用中,舆论造势要坚持足够和适度的原则,既要保证达成树立官兵心理优势的目的,又不要出现因力度过大而使官兵产生不正常的自大心理。

  信息化战争条件下,为树立我方的战场威势,舆论宣传要做到以下几点。首先,应将舆论动员纳入国家战略总动员体系,着眼于国家的战略利益,充分调动社会的舆论资源。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和军事变革的成果对部队进行教育,无疑可以极大地振奋军心士气,树立我军打赢信息化战争的心理优势。其次,为战场动员对象预设一定的目标,围绕树立心理优势需要确定舆论宣传内容。信息化战争状态下,以事关战争全局的重大关键问题作为核心评论内容,发出行动倡议,会促使战场官兵心理的聚集与释放朝评论主体希望的方向发展。再次,针对树立心理优势需要,舆论动员要有一定的倾向性。“政治上的中庸并不适用于政治评论作家,他们就是靠鲜明的观点吃饭的。”美国媒体就认为,“当美国与他国发生冲突时,就没有必要反映‘双方的观点’,平等地对待争执双方,如若那样的话,就属于不爱国。”最后,要完善军事信息发布机制等措施,形成立体交叉的舆论宣传网络,保证媒介力量集中的速度和力度,使舆论造势成为一种全社会动员的行为、一种全维的情感发动方式,进而全方位促进我方战场威势的确立。

  (二)对战果进行舆论渲染,强化战场动态优势

  世界军事史的进程表明,一场战斗的胜利可以极大地激发官兵在下一场战斗中的士气,并由战斗胜利累积的信心自然而然保持战场上对敌人的动态优势。舆论上有力渲染不断取得的战场胜利,能够强化官兵作战的自信心,确保我方的战场优势得以强化。列宁在总结恩格斯关于武装起义的五个经验时就指出,迅速传递战场上取得的哪怕微小的胜利消息,对于整个战局都是极端重要的。而且,舆论宣传实施的手段和力度适当与否,直接关系着战场动态优势强化的速度和持久度。

  信息化战争条件下,强化战场官兵的心理优势,要特别注意发挥传播学中的“议程设置功能”。所谓“议程设置功能”,是指“传媒通过有选择地报道新闻来把社会注意力和社会关心引导到特定的方向。”具体操作上:一是要围绕战场焦点事件设置评论议程,刺激官兵巩固扩大胜利成果的愿望,突出强化战场心理优势。二是要抓住有利时机积极组织评论战场胜利信息,努力扩大舆论影响,不断强化战场动态优势。三是要注意把握战场评论的力度和方向,使官兵不能因一时的胜利而出现骄傲轻敌的不正常战场心理。

  (三)对困难进行舆论导向,消除滞后战场不利信息

  舆论引导,是指传播者为使既有舆论按其意愿发展而做的努力。其关键在于推动正面舆论发展,规避负面舆论产生。战争中,任何一方的战场行为都不会一帆风顺,经常会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困难。这时,部队通常需要进行有力的舆论导向,引导和控制战场上官兵战斗心态的起伏变化。对官兵遇到的困难情况进行正确的舆论导向时,并不是对官兵进行欺骗性宣传,而是使官兵明白战场上遇到困难的暂时性,加强对敌作战的信心,尽量维持战场上的优势状态。

  信息化条件下,战争的残酷性和不确定性更加显著,战争的进程更加充满了危险和不测。在残酷的战场上,有时比的就是战胜自己的决心。我方面临不小的困难,敌人的困难可能要比我们更大。为巩固我方战场上的一些优势,作为战时政府和军方发言表态的重要工具,新闻媒体应根据战局发展变化,因势利导,趋利避害,不断“扩展有利的舆论态势,阻断不利的舆论信息,转移被动的焦点话题,扩大我方舆论宣传的主流声音。”针对战场情况的发展变化趋势,做出有利于己方的阐释,就能影响我军官兵的心理和行为,最终达成巩固心理优势的目的。具体实施上,一是要加强舆论转换。运用舆论宣传对我方官兵施加直接影响,推动已有战场舆论向新舆论转换,使我军始终居于正面舆论主体的地位。二是要加强舆论预警。运用舆论宣传对客观困难进行分析预测,统一困难战场条件下官兵的作战思想准备,解除官兵思想上的畏难情绪。三是要加强舆论免疫。运用舆论宣传对出现的战场负面信息作出合理解释,消解受众可能出现的消极情绪,提高其对负面舆论的“免疫力”,激发官兵自身的潜力,用官兵的决心和勇气来克服困难。

  三、舆论宣传是战场“软杀伤”的主渠道之一

  拿破仑说过:三份不友善的报纸比一千把刺刀更为可怕。通过舆论宣传的强大攻击力对敌发动心理攻击,能够直接增强战场上的“软杀伤”效果。

  (一)舆论平台的技术性有力支持了战场“软杀伤”效果

  信息化战争中,能否将舆论宣传工具的技术特征充分表现出来,直接影响着战场“软杀伤”的效果。而现代舆论平台技术的发展,使战场“软杀伤”的发挥有了更广阔的空间。信息化战争的战场,已由过去“短兵相接式”的直接对抗宣传,转变为“摇杆间接式”的间接对抗宣传方式;过去的印刷标语、撒发传单,转变为实时播放重大军事新闻等方法;过去以政策性、优待性为主要的内容,转变为重点宣传使用精确制导武器的威力来恫吓对方等内容。

  信息化战争对战场“软杀伤”的技术要求越来越高,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多从技术的角度想问题、谋对策。我军要加快信息技术、网络技术在现代战争舆论传播中的研究和使用,通过网络战、黑客战、计算机病毒战等多维、远程、非接触、非线性的崭新的舆论宣传方式,保证我军在现代战场上对敌实施“软杀伤”时能够“插得进”、“传得快”,时时处处使敌方都能接受到我军凌厉的心理攻势。值得注意的是,现代舆论平台的高技术含量日益明显,但一些旧式的舆论宣传工具仍然有其特别的效果。在战时,战场上的敌方官兵一般接受不到从网络、电视、广播等媒体传输的心理战攻击信源,战场广播等强制战场舆论宣传工具有时反而会更有效。信息化战争条件下,我军舆论宣传工具的技术虽然较之西方发达国家有着不小的差距,但我军立足现有舆论技术装备,仍然有可能实现战场“软杀伤”上的“以弱胜强”。这就说明,我们一方面要不断研发运用新的舆论宣传工具,另一方面要研究传统的舆论宣传工具在信息化战争条件下的应用,全力配合战场“软杀伤”的实施。

  (二)舆论宣传的全时空性多方面强化战场‘钦杀伤”效果

  舆论宣传具有全时空性。从对象看,舆论宣传涵盖战场相关的敌、我、友、中等各类各方的广大受众;从时间上看,舆论宣传贯彻战前、战中和战后各个阶段;从实施层次看,舆论宣传又分为战略、战役和战术三个层次。利用全时空的舆论宣传实施心理战,主要通过影响战场以外的因素,对战场上的敌方军队形成有效的心理杀伤。这种战场“软杀伤”的效果可能不会很快在战场上显现出来,但产生的心理伤害却是深远而巨大的。反映在敌方指挥员身上,就是逐渐丧失取得战争胜利的信心;反映在敌方士兵身上,就是持续的作战意志低迷。

  信息化战争条件下,我军通过舆论宣传开展的战场杀伤方式应将重点放在对敌国政权核心人物进行丑化宣传上,加大敌国与其盟国的内部矛盾,动摇敌国民众对政权的支持,激化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等等。为达到战场“软杀伤”的最终目的,我军的舆论宣传要注意渲染夸大敌国及其仆从国政治、思想、文化、社会及心理上的“弱点”,实行“舆论斩首”,掠其心志,摧毁其思想上原有的战争价值观,使其产生民族自卑感,丧失凝聚力,造成对其战场官兵直接和间接的消极影响。就我军的反“台独”军事斗争准备来说,利用全时空的舆论宣传对敌心理杀伤要做好两个方面:一是要运用系统方法,针对台军的战场心理特点和我军对台军进行战场杀伤的阶段目标,设计出一套相辅相成的“计策集”,实现谋略的集成化。这些谋略按照统一计划,舆论宣传的各个领域同时或相继实施,相互配合和印证,从而成功实现施谋目标。二是要求在谋略运筹过程中,将战场心理杀伤的重点放在各种舆论力量资源的总体合力上。谋划好反“台独”舆论宣传骨干力量、支援力量、借助力量三种类型力量的配合;谋划好军地之间的协调;谋划好报纸、广播、电视、网络等传媒手段的配合互补等等。

  (三)舆论宣传的欺骗功能直接达成战场“软杀伤”的战略战术效果

  舆论欺骗是指通过精心策划,向战场上的敌方传递虚假、混乱的信息,使敌方产生错觉,导致错误的判断,定下错误的决心,作出错误的决策,采取错误的行动。在风声鹤唳的战场环境中,人的心理受即时信息的影响较大,加之大众传媒具有的公开性、渗透性等特点,舆论欺骗往往可以在短期内收到很好的战场“软杀伤”效果。

  信息化条件下,随着间谍卫星、地面传感器等先进的侦察、监控设备的广泛使用,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越来越难以保密,以往战争时期那种单一的战场大规模军事欺骗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发挥舆论宣传的欺骗功能,就是利用新闻媒介的公开性,有计划、有目的地进行舆论欺骗,对敌方指挥层实施心理误导,严重扰乱敌方的作战决心。在战略层面上,我军通过新闻舆论对己方虚虚实实的战争决心、战略意图、作战样式等大力宣传,进行有效的战争威慑,可以使敌对国在战与不战、何时应战、出兵何地等事关战场全局的重大问题上难定决心,从而贻误战机。在战役战术层面上,我军通过舆论散布假情报、假新闻,隐真示假,混淆视听,进行舆论欺诈、心理蒙蔽,可以将敌方指挥员引入战场误区。总之,我军通过发挥舆论宣传的欺骗功能,能够获得直接的“软杀伤”效果。就如毛泽东所言,要通过舆论欺骗,使敌虽可预见到进攻,但我军仍能在进攻的性质、时间的选择和力量的使用等方面对敌达成突然性。

  另外要注意的是,舆论宣传的欺骗功能必须建立在常规传播谋略的基础之上,同时还要把握其运用的时机和火候。具体来说,舆论宣传必须以建立媒体和信源的可信性为基础,以传播真实的信息为根本;为达成对敌杀伤而实施的舆论欺骗只能建立在拥有强核心竞争力和具有高公信力的基础上,偶一为之,否则会由于失信给媒体和信源带来恶劣的影响。美军在伊拉克战争初期那种只顾战争规律、不管新闻传播的一般规律的造假行为,使得西方媒介形象大大受损,直接造成了美军的战场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