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求职文档 >> 自我鉴定 >> 正文

董事长的自我鉴定

时间:2008/2/18栏目:自我鉴定

  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克里斯托弗?布兰德(Christopher Bland)担任过企业、公共部门和广电机构的董事长,期间得到过许多评价,但并非所有都是赞誉之词。有人说他尖酸刻薄、暴躁成性、专横跋扈等等,他是否觉得自己符合其中任何一条呢?

  "尖酸刻薄我倒能承认,也能接受,"这位英国电信集团(BT Group)的董事长说道。此刻他正舒服地坐在自己位于10层的办公室沙发里,他的办公室在伦敦圣保罗大教堂附近。"我嘴快,喜欢开玩笑。在回答记者和分析师的问题时,我最多有点粗暴。如果我觉得他们在胡说,我就会这么说。"几天前,在这家电信集团举行的第二季度业绩记者简报会上,他就把其中一个记者叫做"笨蛋".

  他记得,在担任英国广播公司(BBC)董事长期间,就与记者发生过口角。其中包括接受《旁观者》(The Spectator)记者佩特罗内拉?怀亚特(Petronella Wyatt)的一次采访,为此该杂志还被迫刊登了一份致歉词,称克里斯托弗爵士没有对她大喊大叫,也没有做出咄咄逼人的举动。

  但他还说,他许多最好的朋友就是记者,而且他在BBC就与一些最好的记者共过事。"我现在对记者有了个新观点,"他一边微笑着说,一边翻开《卫报》(The Guardian)指出,他的儿子阿奇(Archie)已在该报的学生媒体大奖赛中被选为年度专栏作家。

  尖酸刻薄。爱开玩笑。那么专横跋扈呢?"没有,我想那不是事实。你不能去统治公司,因此皇权式的形容词不管用。你当然不能去统治BBC或者英国电信。这些机构太庞大,太复杂。在这个领域,你必须采取权力平等的管理方式。"

  克里斯托弗爵士2001年入主英国电信,自那以来他主持了对这家前国有公用事业公司意义深远的重组,包括大幅降低其债务。有迹象显示,宽带等新服务项目正在弥补公司固话业务的下降,于是集团的营收也开始上升。

  这位年届66的董事长看上去有些疲倦,但也许这并不让人感到惊讶,因为他和公司首席执行官本?维尔瓦伊恩(Ben Verwaayen)一直在忙于关注电信监管部门——英国通信办公室(Ofcom)的要求。通信办公室上周宣布,要求英国电信进行彻底改革,以使竞争对手公平进入其垄断网络。

  克里斯托弗爵士表示,到2008年退休时,他希望英国电信将有一个强大的全球服务分公司,以及一个有效的宽带战略。他也希望公司的移动电话业务将强劲复兴。

  "如果一切都实现了,那我们的股价走势将更为强劲。"那将对他本人有利,因为他以3英镑一股的均价买了67.4248万股股票,而现在股价已下跌到2英镑以下。当他来到英国电信时,股价约为4英镑。

  克里斯托弗爵士担任过各种机构的董事长,其中包括印刷公司、货运公司和健康服务信托,以及BBC和英国电信。在此期间,对于处理董事会冲突,他获得了什么经验呢?

  "大体上,这些冲突会自行解决,"他表示。"大体上,它们是有关实质性问题的冲突。如果它们是关于地盘和名望,那么就比较难应付。你必须经常同你认为是始作俑者的人交谈。在这里我还不必这么做。"对于维尔瓦伊恩先生和英国电信零售业务负责人皮埃尔?达农(Pierre Danon)之间最近发生争论的报道,他极力否认,称之为"新闻记者的杜撰".

  他任命人选时会找怎样的人呢?"你不会找和你相像的人。但你希望找到你认为可以与之共事的人。本十分坦诚直率,我也是,所以我们第一次争论几乎针锋相对。但我们都承认,喜欢彼此的风格和行为方式。自那以后,以及在后来的会议中,很明显,我们考虑问题的方法非常合拍,而当我们对事情产生分歧时,我们会有不同意见。并且我们能够表达分歧。"

  克里斯托弗爵士喜欢敢于提反对意见的人。"用P?G?沃德豪斯(P.G. Wodehouse)永恒的话说,被唯唯诺诺的人包围是毫无意义的。所有与我共事非常协调的人绝对都有自己的主张,包括格雷格?戴克(Greg Dyke)、约翰?伯特(John Birt)、盖里?墨菲(Gerry Murphy)(NFC前首席执行官)、本?维尔瓦伊恩。"

  当然,他们都是些个性很强的角色。但他说,高层人物不该胁迫那些级别要低很多的人。他有没有在胁迫别人呢?"我每月与英国电信年近35岁的人共进一次早餐,每次有6至8人,我认为他们什么都不怕。他们当然不会怕我。"

  克里斯托弗爵士是个非凡的全能人物。他代表爱尔兰参加了1960年的奥运会击剑项目,并在皇家恩尼斯基伦龙骑兵近卫队(Royal Inniskilling Dragoon Guards)服过兵役。他是利思食品与葡萄酒学院(Leiths School of Food and Wine)的联合拥有人,且是皇家莎士比亚剧团(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的董事长。

  他出生在日本,母亲是苏格兰人,父亲是一位曾为壳牌(Shell)周游世界的爱尔兰人。他有很长一段童年时光是在英国寄宿学校渡过的。他每3年只有两个暑假能看到父母。

  "殖民时代就是这样。我回顾过去,并联想到我自己的儿子和继子女,当时尤其对我母亲来说是多么难以忍受啊。但那就是发生在我们所有殖民时代孩子身上的事。它教会你生活下去,并且变得完全自立。"

  这段经历令他成为一个有紧迫感的人?"是的,我想做得出色。我并不执迷于成功,我不这么认为。我擅长运动时,我在那方面很有竞争力。"

  生活并非一帆风顺。从牛津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尝试进入BBC、《爱尔兰时报》(Irish Times),以及阿尔斯特电视台(Ulster Television),但均告失败。后来,他又在竞选几个稳操胜券的保守党议席时落选。

  他在英国电器零售商Currys那里开始了他的广告职业生涯。上世纪70年代,他有一段时间在英国独立广播管理委员会(Independent Broadcasting Authority)担任监管人员,并在1984年Sir Joseph Causton印刷公司出售时,赚取了他第一个100万英镑,当时他是这个曾经陷入困境的公司的董事长。

  1983年到1994年,他在伦敦周末电视台(London Weekend Television)担任董事长。当这个电视台在他不情愿的情况下被Granada电视台收购时,他获得了约1400万英镑的账面财富。随后他去了物流公司NFC,然后去了BBC.

  他有没有什么遗憾?"不,真的没有,"他回答。接着他补充说:"我对伦敦周末电视台被Granada收购感到遗憾。那是我企业生涯中最糟糕的一天。"

  他仍然记恨卡罗尔?加里(Carol Galley)吗?当时这个伦敦金融城里势力强大的基金经理支持了Granada的收购。"不,我不对一个人怀恨这么长时间。如果你要问我的观点,我认为这是个严重错误,拆散了独立电视台(ITV)非常强大的管理团队。"

  "这个团队表现出色,而且非常善待股东,包括卡罗尔?加里在内。收购不应该发生。但金融城是个残酷的地方,我也不能抱怨,因为如果它不被收购,我就不会成为BBC的董事长。"

  平和但从不令人厌烦;一个老资格管理者的真知灼见

  1.关于内部争斗。克里斯托弗?布兰德说:"我做过7年的管理咨询顾问,并总结出一套我自诩为布兰德法则的规律:一个组织内部的诽谤中伤、明争暗斗和阴谋诡计的数量,和该组织目标的高尚性成正比。我所见过最恶劣的行为发生在伦敦北部的一个残疾儿童之家,其次就是一家大型教学医院。与之相比,壳牌、英国化学工业公司(ICI)和英美烟草(British American Tobacco)等公司都算是行为端正的。"

  2. 关于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在英国电信,为遵守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的规定,我们花费了近1000万英镑。那是很大一笔钱,却花得不值。我认为它们太过头了。"

  3.关于非执行董事。"我认为,至少就目前而言,根本不缺乏非执行董事。对一家好公司来说,只要能给出合理报酬,你仍能找到准备担任非执行董事的人选。他们不会为了钱去就职,但如果他们认为业务运作得当,而且建立了一套合适的体系,那他们就愿意去做。"

  4. 关于招聘人才。"在挑选人才时,你所能做的最有价值的事情,就是研究这个人的经历,并与他以前的老板和下属交谈。这远比仅仅看他的履历表更有价值,也是对面试不可或缺的补充……我是个很好的裁判。如果掩盖他们的缺点,并在这样的基础上录用他们,那对谁都没好处。"

  5.关于他自己。"我想我是个学得很快的人。我也非常善于确定自己必须了解的事物。"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