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一个专业的范文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范文先生网>求职文档>自荐信>文言文自荐信

文言文自荐信

时间: 2020-09-17 栏目: 自荐信

文言文自荐信集合七篇

  在平平淡淡的'日常中,大家都写过信,肯定对各类书信都很熟悉吧,书信是一种用文字来表情达意的应用文体。你知道书信怎样才能写的好吗?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的文言文自荐信7篇,欢迎大家借鉴与参考,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文言文自荐信 篇1

  韩超顿首:

  古有毛遂自荐,今有伯乐点将。借尊伯乐慧眼,始吾千里之行。常言道:“我劝天公重抖数,不拘一格降人才。”

  谁查悉?也曾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珠江源头源流长,三江之间麒麟站,雄壮瑰奇世无双;始皇开筑五尺道,昔有黄巢自杀地,封狼居胥霍去病,二爨宝塔千秋立,由隶入楷第一局,留有南园流业篇;八塔墓前将台下,旌旗招展刀光戟影,犹见孔明七释孟获处。历史沧桑,片语不足达意。吾之何幸生长于斯,坐享史之涟漪,仰观天之精华,韵吾性之毓秀。

  余,本一顽石,年二十有四,家麒麟。出于寒门,幼侍农事。历二十载,沐山川之灵秀,秉日月之精华,终因天资愚钝且幼不好学,丙戌年秋,未列金榜。负笈西行,远学西都。昼夜苦读,弗敢松弛,或夜昏怠,辄以水沃面。反复自诫:“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于西京得遇名士姚满老先生,先生厚爱,不以余愚鲁,添为关门之徒,授文学书法国画。随师居于陕西国画院聆听教诲,得画院众多长辈细心指导,甲骨入手,转入金文,兼二王草书,今五载有余,小有根基。授业天恩不胜感激涕零。吾虽一介书生,三尺薄命,自知亦非名驹,才能不及贤人远矣。然,胸中自有抱负。寒窗五载,自学以成,略有所得。此往日心迹,安敢不尽言哉?吾自幼好诗文,长于写作,蒙恩师错爱,所学日渐精进,受益匪浅!予常念:父母之多艰,故乡之不及京沪,掩涕叹息。故,叩首以别恩师,携书千零六三册乃归。

  不及,归来毫无建树,无用武之地,生计难以为继,大有万金宝剑藏秋水,满马春愁压绣鞍之思。非吾所愿尔,古有姜尚直钩钓文王,亦有刘备三顾拜孔明,姜尚、孔明者,当世奇才也,是为人中龙凤,然非遇明主不能崭露头角。故昌黎先生作《马说》曰:“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言不同,意如斯。及至当下,其理亦然。良禽择木而栖,良将择主而遇。惟明主求贤若渴、不拘一格、士居其位、君臣相得、伟业遂成。雏凤学飞,万里风云从此始;潜龙奋起,九天雷雨及时来。人亦云: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吾深以为然,千里马有,伯乐自不当难求!

  兹以作文以奉之,不揣固陋,诚惶诚恐

  清深顿首再拜时辛卯年五月二十五日

  

文言文自荐信 篇2

  古有姜尚直钩钓文王,亦有玄德三顾拜孔明,姜尚、孔明者,当世奇才也,是为人中龙凤,然非遇明主不能崭露头角。故后世昌黎先生作《马说》曰:“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虽言不同,意如斯。及至当下,其理亦然。良禽择木而栖,良将择主而遇。惟明主求贤若渴不拘一格,士居其位,君臣相得,方成大事。 吾虽一介书生,三尺薄命,自知亦非名驹,才能不及贤人远矣。然出身书香门第,求学于碚城,寒窗四载,略有所得。此往日心迹,安敢不尽言哉?吾自幼好诗文,长于写作,入学之后,蒙恩师错爱,所学日渐精进,偶有拙文见诸报端实属幸焉。又逢前辈提携,于各学院结识贤者无数,或论辩、或吟诵、或讲演,含英咀华受益匪浅!时至今日,吾已习得语文教学之法且深谙吟诵、讲演、论辩之道。承蒙各方抬爱,业有虚名流传,更兼师友赞吾以能,故吾妄以毛遂自喻,冒昧自荐。“雏凤学飞,万里风云从此始;潜龙奋起,九天雷雨及时来。”但求师尊侧目,以偿夙愿!

  

文言文自荐信 篇3

  尊上:

  您好!

  念,三尺微命,一介书生。生于巴山蜀水之地,长于人杰地灵之土。年二十有三。父为人师,自幼蒙其身教,受益良多。常谓吾“上善若水”“识人感恩”,明——“善”乃人之大德,“感恩”乃人之常情。且少时怡冶于青山绿水之间,山予我以沉稳,水给我以灵动;感怀于祖辈开山造田之事,祖辈之勤苦深埋于我七尺之躯。我貌不扬,但志不休。高中至今独自在外求学,天道酬勤,学业不敢怠,褒奖不言多,功课不言精,自强、严谨是为最大之修为。家庭亲,朋友情,五味人生体会深。重感情,报恩情,谊实诚。 寒窗四载,略有所得,出师在即。捋朝霞,梳月光,工作定何方?几丝愁绪。展未来,工作当孜孜不倦;生活当一丝不苟。求稳定,岂敢怀朝三暮四之情;图进取,焉能有不竭诚尽心之理。

  尔为伯乐,吾非名驹,但骏马亦有年少日,自信大器会有晚成时。承蒙各方抬爱,业有虚名流传,故吾妄以毛遂自喻,冒昧自荐。“踟蹰徘徊难为步,只为君卿一览顾”。

  

文言文自荐信 篇4

  古有毛遂自荐,今有伯乐点将。借尊伯乐慧眼,始吾千里之行。 余,何康,年二十有二。古皖天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潜水源头源流长,雄壮瑰奇世无双。奇山出奇云,秀水含秀气。吾之何幸生长于此,坐享史之涟漪,仰观天之精华,韵吾性之毓秀。 九四甲戌年,天悯潜山久未大才,故纵于何室一子,遂吾取名曰康。初诞之日,有白鹤立于屋顶,鸣数声,驾云东去,云泛异光,其乡人见其异象,皆呼之“神童”。吾独子娇生于寒门,幼侍农事。历二十载,沐山川之灵秀,秉日月之精华,当揭榜化金龙,却闻世家子弟假其名,一步登天,上访无门,披露无路,遂将十二年寒窗苦读毁于一旦。癸巳年秋,未列金榜,东赴合肥版院。昼夜苦读,弗敢松弛,或夜昏怠。反复自诫:“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于版院得遇众名士先生,先生厚爱,不以余愚鲁,添为关门之徒,授设计书画。得版院众多长辈细心指导,甲骨入手,转入金文,兼二王草书,今三载有余,小有根基。授业天恩不胜感激涕零。吾虽一介书生,三尺薄命,自知亦非名驹,才能不及贤人远矣。然,胸中自有抱负。寒窗数载,自学以成,略有所得。此往日心迹,安敢不尽言哉?吾自幼好诗文,善审美设计,蒙恩师错爱,所学日渐精进,受益匪浅!予常念:父母之多艰,故乡之不及都市,掩涕叹息。 不及,毫无建树,无用武之地,生计难以为继,非吾所愿尔。

  古有姜尚直钩钓文王,亦有刘备三顾拜孔明,姜尚、孔明者,当世奇才也,是为人中龙凤,然非遇明主不能崭露头角。故昌黎先生作《马说》曰:“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言不同,意如斯。及至当下,其理亦然。良禽择木而栖,良将择主而遇。惟明主求贤若渴、不拘一格、士居其位、君臣相得、伟业遂成。雏凤学飞,万里风云从此始;潜龙奋起,九天雷雨及时来。今日闲情感慨,兹以作文以奉之,不揣固陋,诚惶诚恐!

文言文自荐信 篇5

尊上:

  您好!

  念,三尺微命,一介书生。生于巴山蜀水之地,长于人杰地灵之土。年二十有三。父为人师,自幼蒙其身教,受益良多。

常谓吾“上善若水”“识人感恩”,明“善”乃人之大德,“感恩”乃人之常情。且少时怡冶于青山绿水之间,山予我以沉稳,水给我以灵动;感怀于祖辈开山造田之事,祖辈之勤苦深埋于我七尺之躯。

我貌不扬,但志不休。高中至今独自在外求学,天道酬勤,学业不敢怠,褒奖不言多,功课不言精,自强、严谨是为最大之修为。家庭亲,朋友情,五味人生体会深。重感情,报恩情,谊实诚。

寒窗四载,略有所得,出师在即。捋朝霞,梳月光,工作定何方?几丝愁绪。 展未来,工作当孜孜不倦;生活当一丝不苟。求稳定,岂敢怀朝三暮四之情;图进取,焉能有不竭诚尽心之理。

  尔为伯乐,吾非名驹,但骏马亦有年少日,自信大器会有晚成时。承蒙各方抬爱,业有虚名流传,故吾妄以毛遂自喻,冒昧自荐。

“踟蹰徘徊难为步,只为君卿一览顾”。

文言文自荐信 篇6

  韩超顿首:古有毛遂自荐,今有伯乐点将。借尊伯乐慧眼,始吾千里之行。常言道:“我劝天公重抖数,不拘一格降人才。”

  谁查悉?也曾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珠江源头源流长,三江之间麒麟站,雄壮瑰奇世无双;始皇开筑五尺道,昔有黄巢自杀地,封狼居胥霍去病,二爨宝塔千秋立,由隶入楷第一局,留有南园流业篇;八塔墓前将台下,旌旗招展刀光戟影,犹见孔明七释孟获处。历史沧桑,片语不足达意。吾之何幸生长于斯,坐享史之涟漪,仰观天之精华,韵吾性之毓秀。余,本一顽石,年二十有四,家麒麟。出于寒门,幼侍农事。历二十载,沐山川之灵秀,秉日月之精华,终因天资愚钝且幼不好学,丙戌年秋,未列金榜。负笈西行,远学西都。昼夜苦读,弗敢松弛,或夜昏怠,辄以水沃面。反复自诫:“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于西京得遇名士姚满老先生,先生厚爱,不以余愚鲁,添为关门之徒,授文学书法国画。

  随师居于陕西国画院聆听教诲,得画院众多长辈细心指导,甲骨入手,转入金文,兼二王草书,今五载有余,小有根基。授业天恩不胜感激涕零。吾虽一介书生,三尺薄命,自知亦非名驹,才能不及贤人远矣。然,胸中自有抱负。寒窗五载,自学以成,略有所得。此往日心迹,安敢不尽言哉?吾自幼好诗文,长于写作,蒙恩师错爱,所学日渐精进,受益匪浅!予常念:父母之多艰,故乡之不及京沪,掩涕叹息。故,叩首以别恩师,携书千零六三册乃归。不及,归来毫无建树,无用武之地,生计难以为继,大有万金宝剑藏秋水,满马春愁压绣鞍之思。非吾所愿尔,古有姜尚直钩钓文王,亦有刘备三顾拜孔明,姜尚、孔明者,当世奇才也,是为人中龙凤,然非遇明主不能崭露头角。故昌黎先生作《马说》曰:“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言不同,意如斯。及至当下,其理亦然。良禽择木而栖,良将择主而遇。惟明主求贤若渴、不拘一格、士居其位、君臣相得、伟业遂成。雏凤学飞,万里风云从此始;潜龙奋起,九天雷雨及时来。人亦云: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吾深以为然,千里马有,伯乐自不当难求!

  兹以作文以奉之,不揣固陋,诚惶诚恐清深顿首再拜时辛卯年五月二十五日

  

文言文自荐信 篇7

  癸巳年十一月廿六日,安庆后学程鹏,谨奉书于武汉大学诸公:

  余姓程名鹏,乃皖省宜城人也。祖居徽州,因经商之故迁居安庆,已有百年矣。少好旧学,性喜读书。然年幼之时,蒙昧无知,但凭一时之兴,杂阅群籍,而不晓学问当以何而入焉。后幸受业于古史辨派传人,童丕绳太夫子之徒湖北阳新罗祖基先生门下。先生虽以故谪居安庆僻壤一隅之地,然未尝有愤懑之心,授余学问亦未尝有毫厘之爽,使余得识学问之正道。自己丑仲春入罗师门下以来,初以《三百千》及《幼学故事琼林》开蒙,再以如《四书》之诸要籍识旧学之大体,后受罗师亲点,读《史记》、《左传》、《国语》及诸子书等以攻上古史,尤好穷其间之思想,亦稍涉汉魏以下。至于所读近人之书,盖皆关乎此伦。余从罗师,非比课堂之受学,而代以入室之答问,如有片言只语不能详述者,则先生以每日之博文授余。先生之所授者亦非句读之细,而诲余当读何书

  余平生所志在于史学,然国史浩瀚,不能穷尽,至于世界诸邦之故事,则更不待言。故余特好其中两端:一则上古史,且尤重其间之思想;二则宋明之儒学。其前者何故哉?余好古史,非但师承之故,亦本性之使然。上古史史料甚少,故史识尤要,需于众人皆读之史料中见他人未见之事,如钱宾四先生据《汉书》作《刘向歆父子年谱》以驳康南海之谬说。《汉书》人人可读,然《年谱》举世无二。余言此例,非敢自比于钱宾四先生作《年谱》一事,然于先生《年谱》此一特点,则甚表拜服且心向往之,乃以为天授余之所长在于兹矣。其后者又何故哉?盖

  理学

  为吾国最近西洋之“

  哲学

  ”者,而明末儒学本为吾国宜行之大道也。兹两者于今世之意义甚显而重。又以紫阳余姚之所化逾中国而布东亚故,则其又关乎中国学术与世界之联系

  矣,不可谓不重,此余所以欲涉此道也。

  巍巍武大,创立有年,三镇之地,素称人文渊薮,江汉之汭,长见名士荟萃。湖广总督倡学于前,中研院长执鞭于后,闻子布道,周公登坛,吴唐并举,名重一时。金声震乎中南,令名扬于神州。凡吾国有志于学者鲜有不慕,而余亦不外,自受学于罗师以来,思慕已久,知欲为实学,难脱大学而有,勉成国器,岂舍高校以得,将变所好为所工,一扫为学之陋习,武大其康庄坦途矣!故敢望忝列珞珈山之门墙,以成生平贡献学问之志也。茍蒙相识,必勤学自励以报,余虽不敏,然定不负伯乐之恩!

  附曰:余攻学之外,尚醉心于皮黄,且最喜余派。

  安庆后学程鹏谨再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