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王俊秀:信息化的代价有多大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进入2004年以来,国产软件,包括标准、包括知识产权的问题,在国内的媒体、产业界都争论的特别热烈。这个热烈可能是涉及到中国进入信息社会当中一个核心的焦点问题,就是中国进入信息社会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而且要进入信息社会的话我们奉行什么样的规则,在全球信息社会当中的位置是在哪里? 这些问题归结为一个问题就是无论是软件问题还是标准问题,还是知识产权问题都是这样一个问题。今年可以看到从新浪的网站上我看到,所有的家电、DVD企业都遭到了3C、6C的指控,要求缴纳大量的知识产权税,好多家电企业在欧盟市场遭到了反倾销的诉讼。在标准问题上也有一系列的标准搁浅,包括WAPI等等。这在民间引起的反响是非常大的。另外从知识产权保护标准制定来看,民间和政府一直有两种声音存在。我们认为从中国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要进入信息社会的话,必须放低这个门槛。但是政府的有关人士以WTO、全球化新的论调来阻止。后来高检做了十大解释把这个门槛放下来了。今年以来围绕着国有软件问题又开始争论了,这主要是针对政府采购市场国外企业开始参与这个市场了,把中国高科技产业唯一的一个屏障的市场以后就不存在了。   我们一直在关注这个问题,在全球化时代我们应该怎么做?美国东亚研究所就发了一个报告,他认为中国在兴起一种新技术民族主义,这些人是美国利益、全球化利益当中比较大的阻碍。因为他一直坚持本国的国家利益,本国民族产业的利益,好多人采取种种措施从国际上、舆论上开始围剿这些力量。这是一个很大的动向。   事实上从90年代以来,无论是从互联网还是从软件,还是从意识形态上,美国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向全球化渗透的战略。从软件阵营来说微软的.NET都是整合了以前软件业几十年的发展,先全球推广。向全球化渗透这也是一种趋势,对于这种趋势中国应该怎么?中国面对信息化的趋势肯定不能回避,就像当年的工业革命,英国占据了工业化的高端,今天的信息革命美国也占据了信息化的高端。第一个我们必须接受。但是在信息化革命的渗透过程当中,的确涉及到本国利益和本国产业如何发展的问题,这是两个问题。现在有好多政府官员把这个问题简单化了,他认为既然是全球化,既然信息产业是一个通用的,我们都要进入信息化社会,就不用再思考了,不用再扶持国有产业了,不用再遵循国内的法律了。好多人的意识形态上发生了问题,第一个还不是利益问题,在意识形态上政府部门的这些人都不敢站出来说我能够支持这种国有产业,他已经没有信心了。整个舆论背景和全球化使得政府部门的人失去信心,觉得中国没有必要做这些事。中国只能做制造义乌的小商品等等,而不需要发展高科技产业。在这种舆论导向下,所谓的政府采购、所谓的国有软件、所谓的技术标准全是废话,基本上整个都是在做样子,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基本的判断。   另外,我最近看了一本书德国的哲学家贝尔写的,《全球化的权利与反权利》,他认为权利在全球化时代发生了变迁,有几种倾向,一种是跨国公司占据了很大的权利,第二就是世界主义的政府,第三个就是公民运动。怎么样有效地制约跨国公司有两种,一个是政府怎么样明确自己的定位。另外是公民应该如何行动。实际上博客是公民运动的主体。刚才陈冲先生提到了,我们如何在政府采购方面进行透明化、如何进行舆论监督,我刚才想了一个办法。我认为应该做一个民间的舆论监督网站或者是通报制度。各地的采购如果不按照《政府采购法》做,采购了外国软件的话就应该通过网络来实行通报制度。哪个政府在公平竞争当中采购了国外的软件,把民族软件舍弃掉了。通报出来的目的,它通过这种采购行为损害了纳税人的权益,这个地区的纳税人就可以不纳税。我们就告诉当地的群众,你们完全可以不纳税。像当时资产阶级革命时英国就提出来政府里没有我们的代表我们就不纳税。但是今天在通向信息时代的过程中我们也同样可以奉行这个法则,如果你一味地不遵循纳税人的意志,不遵循跟WTO完全没有冲突的法律,这样可以掀起新的公民义务运动,督促政府支持国有软件产业。    另外从软件发展角度来讲,我们前几年做过一些调查,发现软件业和互联网业人员的素质反而低于信息设备制造业,达到本科水平的人数都很少,这是非常奇怪的现象,当时我们吃了一惊。中国的互联网业和软件业在信息产业里的构成是非常弱小的,而且人员比例也是及其不合理的。当时有一个玩笑,除了几大门户以外,所谓的互联网公司基本上是由农民构成的。中国高新技术产业这样来发展的话是非常危险的。在软件发展上我们也做了一些研究,还是以美国为龙头的,就是所谓的ABC模式,要通过一个门户向另外一个地区渗透,比如A是美国,B是爱尔兰,以色列通过它来向欧洲渗透,还有一种是ABA模式,我是美国,把企业做到中国来,采取外包的方式,用你的廉价劳动力,把成品返销回美国去,或者是印度也都在做这种方式。还有一种是ABB模式。把他的研发中心放到中国来,我就说我是中国企业。反过头来卖给中国企业。另外我们也看到中国企业也不是全球化的,我们称之为BC模式,这种全球化是比较困难的,只有有限的软件能够在区域化市场上突破,还有一些是在Linux市场或者是智能家电或者是小的东西里我们怎么样通过这些打出去。当然从今年的形势来看家电市场也遭到了很大的阻击。这一块在短时间内,像出口联盟这样的事情是不可取的,在欧美市场基本上是没戏的。中国软件外包主要是面对日本市场。     整个软件业有两条思路,一个还是得依靠本土市场,还有一个是也必须规范中国自己的软件体系。全球燃烧业体系实际上是从美国软件发展起来的,它的发展是不断加新的功能,不断地做出平台。中国有一个时间差,是不是有可能在互联网时代构建新的软件体系,这可能是一个更追求的问题,也不能一味地靠政府,这也是要命的。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