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从网络经济看当前美国“新型衰退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美国新经济近期正陷于一场令人费解的“新型衰退”。能否实现“软着陆”?能否顶住“下滑期”继续扩张、从而继续刷新周期超长的记录?今年美国股市会否反弹、程度如何?会否影响中国等,都是经济学界、政策界和企业界难以回避的问题。本文从网络经济角度,试就新型衰退的背景原因和展开机制作较系统探讨,继而就“新型衰退”“新经济”和“新周期”的前景发表一点意见。

  “网络(成本)节约”导致劳动生产率空前提高

  “新经济”是“正在形成中的(网络)经济”,其基本特征是劳动生产率空前提高。因特网使得产品设计的成本惊人低廉,空前减少了大量库存的必要性,提供了同时针对千百万顾客并同他们及时沟通的便捷途径,削减了提供各种服务和娱乐的成本,并帮助公司自身成功地进行了“减肥”,缓解了公司之间传统“零和博奕竞争”的冲撞性质,使得“合作竞争”蔚然成风。新经济将生产可能性曲线的两轴由1国推向n国,各种无国界经济和全球网上经营实体都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效益。

  所有这些首先都会构成相当可观的成本节约。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一项研究成果表明:因特网给美国人带来的成本节约,高达每年2000亿美元,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2%,每年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0.4%!这个递增率在10年中能为普通美国人年增加4%收入。

  从70年代到80年代,美国劳动生产率一直趋于滑坡,徘徊在年增1.5%的水平;而90年代以来年递增速度一直保持在3%左右。即使是去年第四季度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仅为1%时,劳动生产率仍在以2.2%的速度增长。

  “信息型乘数加速数”导致“股市持续攀升”

  劳动生产率提高增强投资“信心”,信心又借助因特网成倍地放大。“因特网乘数”的一个因子是“同步传递效应”,一个人和另一个人随时随地都能够及时沟通;第二是“同目标反馈效应”,“投资机会”等信息能够辐射状地点对点直接传达,从而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引起目标相同的投资等决策。例如,NAVIGATOR浏览器一上市,就一度连涨好几个“停板”。而传统条件下,由于信息传达的非及时性和分布的非均质性,投资者反应往往先后不一、偏好各异,从而很容易相互抵消,大数定律容易起作用。

  投资信心倍增机制的结果是美国投资长期超高速增长。1992年以后,美国信息技术投资按实际数字算,每年都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1997年以后增长更是急剧,增速高达20%以上。这其中,因特网乘数作用很大。当然,经济学上所谈的一般的“投资乘数”也是重要因素。

  投资急剧增长带来股市长期“牛市”和经济高速增长。1991年春天以后美国开始出现“经济持续繁荣”和“股市持续攀升”持续并存局面。股市看好导致“财富效应”,刺激个人消费,反过来又促进经济扩张,形成一种“良性”的循环。这其中,经济学所谈的“乘数加速数”问题,也被信息网络服务化或者说因特网所放大。

  因特网还使美国的投资和股市空前民主化,形成一种“全民炒股”的热潮。网络深入千家万户,股票、期货和期权,乃至各种跨时空的信息期货等复杂投资,如股票指数期货,远期外汇交易等,普通人都可以借助电脑软件和有关投资机构,让业务操作变得轻松和简便。同时,高新技术企业为争夺和挽留人才,往往也采取分享期权的办法。所有这些,导致美国股民人数由90年代前的3500万猛升到近年的8000多万。

  2000年3月股市高峰时期,美国股市市值已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81%,远高于90年代初的60%,增加了2倍;股票投资的收益,也由1992年的1270亿美元,激增为1999年的5350亿美元,上升了3.2倍;道琼斯股指由3000点冲破了10000点大关,有人甚至预计能够到达30000点;而同期国民生产总值只上升了1倍。

  “网络化调控”为“持续繁荣”推波助澜

  新经济十年扩张过程中曾三度企高。在这三轮扩张中,信息化和全球化调控的作用已经发挥重要作用。与“新经济周期”相伴随的是新型的网络化调控举措和机制。

  第一轮扩张是在1993年到1995年,宏观当局主要的调控手段应该说还是货币政策同财政政策松紧搭配,虽然主要是盯住利率而不是货币总量。1993年财政上推出了增收节支政策。为减轻该紧缩政策短期内可能产生的消极影响,美联储及时降低了利率以刺激企业投资。

  第二轮扩张始于1995年第二季度。当时经济增长态势很好,速度高达5%,失业率已大幅降到4.8%。按传统,只要失业率低于5%,通货膨胀就会抬头,因此有必要提高利率防止经济过热。但调控当局并没有因循守旧,相反是决定不加息。理由是:在那以前对高新技术(主要是信息网络产业)年复一年的巨额投资刚开始取得回报,随便刹车势必使之受挫。这个决定后来被证明非常地明智。

  第三轮是1998年第二季度前。当时经济已有所紧缩,增速减缓已势在必行。在亚洲金融危机的阴影下,美国两种国债利率下调,并连续三次降息,以维持经济扩张。但货币政策作用此时已非常有限。持续增长得以维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利用外贸赤字大力吞进亚洲廉价资产,以缓释通货膨胀压力。价廉物美的进口资产刺激了美国的消费和投资,实现了没有通货膨胀的增长。

  另一个“全球化”举措是重振武器出口。冷战后美国“大裁军”已导致军费在GDP中的比重由8%下降到5%以下。但因需要新增长点,“鸽派”形象已不再必要,于是,1998年第二季度的“伊拉克查核”,乃至“第二次海湾战争”,12月的“沙漠之狐”行动,1999年3月后对南联盟长时间的“空中打击”,等等,都接踵呈现于世。1998年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借劲”后立即开始攀升,道琼斯股指从9月的8000点迅速地飙升到11000点!

  “网络亢进”和“石油冲击”导致“乘数加速数”逆向

  新型的宏观调控、异常兴旺的股市、高新技术的魅力、网络媒体的炒作、乐观的利润预期和接踵而来的财富效应,使得人们对于网络等高科技股的投资达到几近痴迷的程度。其结果之一是“虚拟财富”迅猛飙升。据估计,从1995年到2000年初,美国股票价格的上涨使美国社会的总财富陡增了14万亿美元。纳斯达克股价一跌再跌后,市值仍是实际利润的172倍。

  在投资扩张过程中,信息型“乘数-加速数”的微观作用也十分重要。譬如,投资人同时从网上了解到:在新发现的风景点投资,肯定有奇迹般的盈利前景。于是立即趋之若鹜到那里去开办旅馆。地皮和其它要素瞬刻被哄抬到难以置信的高度。本可以作为抑制信号的价格,在被网络炒作等扭曲了的“市盈率”和“财富效应”中也被雾化。加之决策过于匆忙,新技术不确定性又强,投资人很难从高速列车上平静下来。雅虎股票的市盈率高达1000倍,按说早已物超所值,但却仍旧为投资人所追逐。

  这种情况在网站等信息服务领域更为明显。风险投资公司等投资人,通常都不忌用“金娃娃”价去买一组“泥娃娃”,因为深信其中必有一个日后可长成金娃娃,尽管泥娃娃在成长期内无不

“烧钱”如纸和挥金如土(媒体和注意力是生命线)。然而,这样的组合式风险投资人终究有多少?恐怕至关重要。风险组合投资人喂出的“钱”,毕竟来源于真实产业的利润,而且最终需要(跨时空的)回报。

  劳动生产率在很长时间内解决了“喂养利润”来源的问题。但是,如果新的类似“浏览器”的“技术-商业创新”迟迟不能跟进,如果真实经济遭遇国际冲击,如石油价格上涨等情况,风险投资继续喂养的投资的底气、信心和热度就都会发生逆转。于是,网络乘数加速数又会在相反的方向上,成倍地为投资和经济降温和减速。“无网不胜”便成了“谈网色变”。可能的金娃娃也被当作泥娃娃被抛来抛去。纳斯达克市场上“搜虎”等中国网络股面临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