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网络经济的界定及其政策含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美国商务部1998年发布的《浮现中的数字经济》报告对全球网络经济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份报告指出:信息产业的高投入刺激了经济增长,而经济的发展又为技术的普及提供了可靠的物质保证。技术普及完成之时,正是一种新工具被非常经济地掌握之刻。美国近八年来经济增长,退货膨胀降低,就业岗位增加,社会稳定,出现了所谓的“新经济”模式。商务部在2000年6月份发布的《2000年数字经济》中,进一步概括了美国新经济的特征.信息革命影响并渗透到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包括由消费者需求、行为方式、甚至购物方式的变化引发的市场层面的变动;由远程通信、互联网为支撑的生产者在全球范围内的资源配置、生产和销售,以及企业中的职工劳动技能、劳动工具的提高与更新等等。由于财富的示范效应,网络经济热潮在中国也迅速蔓延开来。虽然有关网络经济甚至网络经济学的讨论不断地见诸报刊和媒介之中,但是对网络经济最终也未形成一个基本的共识。而实际上恰恰是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构成了网络经济的国家战略、企业战略的出发点。

  一、微观角度是界定网络经济的可行出发点

  笔者认为对网络经济的界定不外乎三种思路。

  一种是先验性的知识建构,比之于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我们可以期盼“康德”式的天才再现,能内在化技术进步和人的关系。假定网络是在技术进步的链条中必将出现的一环,人们就不必对此大呼小叫,说什么“知识产业的概念如同炸药包一样,会把传统的经济学甩到半空”。对随之而来的组织变革和社会进步必能安之若索。但是,期盼“康德”的机会成本也可能是无穷大,从而使经济效率损失难以弥补,所以是行不通的。

  第二种对网络经济的界定可以采用差异法来分清。如果我们能分清网络经济与其他经济的差异,我们就可以描述网络经济,知道一种经济是或者不是网络经济。比如,农业社会与工业社会不同,工业社会与信息社会存在巨大的差异,这些都是一种公共知识、但当我们审视思考的参照系时,我们就会遇到新的问题,实际上当我们把任何两者拿来对比的时候,已经预设了“类”同。虽然网络经济能不能像工业文明那样成为经济社会进步的一种标志形态实际上尚带有极大的不确定性。纵向来路被阻隔后。还有横向出路可以作为备选方案。鉴于网络技术出现的时间跨度,选取二战后的时间段应该是比较合理的,但是横向的信息经济、知识经济、数字经济、新经济的挑战同样有点让人难以招架,他们不是依次更替,而是互相缠绕,具有相当强的共生性。

  在我们寻求对网络经济的解释时、现实的经济活动给我们很大的启发.网络神话就发生在Yahoo、Dell、Amazon身上,就出现在张朝阳、丁磊、马云中间,我们仔细分析他们的企业、与他们企业竞争和互补的对手,就会发现一些线索,技术的进步催生了一批新产业,新产业为互补的服务业开辟了市场空间,建立在技术基础之上的服务业发展为新的技术需要提供了需求激励,新的产业集群不断发展壮大起来。在历史上,我们不难找到这样的例子。模拟信息技术的发明创造了电视机、收音机和印刷机产业,以模拟信息技术提供信息服务的报社和电视台随后成为市场回报率极高的产业部门,到了数字信息时代,唱主角就轮到了生产计算机硬件、软件的厂家和生产网络基础设施的公司和产业,比如说微软、莲花、IBM成为市场的主角。因此我们有理由把依托网络技术而发展起来的技术产业,基础设施产业,以及服务产业群统称为网络经济(部门)。相应的网络经济学实际上是一种产业部类经济学,它只是对网络产业和服务市场提供经济学解释。

  二、产业分类和对网络经济的测量

  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发布的《测量Internet经济》(1999年10月)是全球第一份网络经济发展的实证分析报告。报告用四类指标反映网络经济不同产业部门增长的速度。每一类指标的选择都是基于产业相关或相近的原则,测量的指标是年收益的增长和雇员的增长,数据处理相对比较简单,只是把各产业市场实现价值汇总起来,其中这份报告提出的网络产业分层在国外已经被广泛认同,对我们正确认识网络经济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测量Internet经济》中首先把网络经济分成四个层次,依次是网络基础结构、网络应用基础结构、网络中介和网上商务;

  第一层网络基础结构指标包括了网络主干提供商,网络服务提供商,网络硬件/软件公司,电脑和服务器制造商,安全卫士,光纤制造商,线性加速硬件制造商。

  第二层应用基础结构描述了网络顾问,网络商业应用,多媒体应用,网络发展软件,内容搜索软件,在线训练,网上数据库产业的发展。

  第三部分描述了网络中介市场的发育.指标包括垂直作市商,在线旅游代理商,在线股票交易、内容门户(Aggregator),内容提供商。网络广告经纪人、在线广告商的市场发育情况。

  第四层是在线交易,也是网络经济链条中的最高形态,包括电子零售商、制造商的在线销售,在线娱乐、专业服务等。以DELL、Amazon、美国在线等为典型代表。

  这份报告的结论是:网络经济,1999年1季度比98年同期增长了68%.从网络分层来看,电子商务增长最快,达127%,其中市场份额最大的依然是网络基础提供产业。与高增长率相伴随的是与网络相关的工作雇员的增长、新型公司的大量出现。投资者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投资网络相关产业,是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总之,新的革命已经来临,网络经济超过百年历史的传统产业,网络经济在增长;创造新的商业机会,传统经济要作出相应的调整。

  这份报告的思路可以追溯到马克·波拉特对信息经济的计量分析。但是波拉特把经济分成两大领域:一是包含有物质和能源转换的领域,另一种包含从一个模式到另一个模式信息转换的领域,其思想远比《测量Internet》深刻,而且,把信息活动分成第一次信息部门和第二次信息部门更能直入本质,不过经过《测量Internet经济》的分解,我们对网络经济有了更易把握的标准。

  三、网络经济界定的政策含义

  对网络经济的界定可以为网络企业研究奠定一个坚实的出发点。

  实际上,在网络经济波澜壮阔的发展过程中,市场上活跃的微观主体基本上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由新技术直接和间接引发的公司,包括在《测量Internet经济》中的前三个层次中的大部分公司,这些公司是以提供技术、推广技术;提供增值信息服务为主的网络公司,另一类是传统企业应用网络技术,向网络商务转型的公司,二者产生的途径不同.价值实现带有相当的差异。比如网络公司中的软件、信息服务企业,在没有形成自己的商誉以前,企业的价值是相当低的,私人劳动没有转化成社会劳动。如何转化劳动的性质,增加企业的市场价值。在网络中由于外部性的普温存在,其策略是与传统经济分析完全不同的,本文不展开论述。但有一点是明确的。新兴网络公司生存发展依靠企业的价值创造。而转型公司本身的存在性不需要证明,它们的网络策略在于通过网络技术的利用使公司的价值增值。所以

,这两类公司网络发展战略应该是截然不同的。前者,可以引入风险资金,迅速占领市场,达到规模经济的起点,后者,必须注意技术引进的效率,笔者认为只有当传统企业成功进行了网络技术的改造,并且从数量上积累到一定程度时,一个产业的网络经济才有可能成为一种经济态而获得丰富的内涵和活力。而目前,由于中国网络经济的基础部门刚刚成长,对后者的注意尚没有提到议事日程。

  电子商务的真实内涵何在值得反思。

  从技术可能的角度,我们可以认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