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新加坡媒体:变革中的中国航运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编前语: 

  最近,新加坡有关报刊详细报道了中国航运业近几年的发展变化,本刊特此编发王守仁先生的部分译文,集中反映我国航运之星与时俱进的闪光点。国外报刊以局外人视角从圈外走近圈内,虽有其局限性,但文章内容颇值得一读。 

  China’s Shipping Industry Undergoing Reforms

  1. 大班轮公司  正在寻找壮大的方向 

  ●中国外运集团正缩小差距 

  中国外运,中国第三大集装箱船经营者,正改变它成为全球主要经营者的目标,而力争成为强势航线的模范经营者。 

  中国外运,也是中国最大的货运代理,将于2003年1月从亚洲-欧洲班轮航线撤出,集中于它在亚洲区内和太平洋的网络。 

  据说,中国外运在美国航线上的业绩很好。许多权威评论者指出,它的广泛的中国国内的物流网络和良好的联系预示着它作为班轮经营者的美好未来。 

  中国外运集团正准备于近期香港交易所上市,观察家相信它可能集资3至5亿美元。作为增加效率行动的一部分,这家公司最近加强了它在香港的干散货船部的商业和技术管理,同时把它的班轮业务保留在北京。 

  ●中海集装箱班轮公司的服务面向国内 

  中海集装箱班轮公司在1999年成立,保持一向采取紧靠国内的态度,几乎所有的服务面向国内。这家公司几乎没有跟全球性的经营者结成联盟,而这正是中远集装箱班轮公司的特点。一位权威集装箱分析家说,该公司对于集装箱板块和急剧升降的运价走势曲线仍然是十足的新手。中海集装箱班轮公司最初的经营是当租船市场在低谷的时候以长期租船船队开始的。经纪人说,1999年这家公司几乎独自启动了租船市场。当租价上升时,它的船舶锁定在2000年的低租价。他们选择的时机很好。他们很容易够本并且报出非常有竞争性的运价而且保有盈利。然而,当中海集装箱班轮公司决定自己直接拥有船舶来代替租船时,它的时间的选择不是那么随机。当新船价格在高峰时,它一次订造了30多艘新的集装箱船。当运价处于低迷的时候,这些船舶投入使用。许多业内人士说,中海集装箱班轮公司应当在一个长时期里订造船舶以便两面下注。 

  据悉,中海集装箱班轮公司在最近的低谷中受到了挫折。在2001年4月份,当中海集团在香港的上市公司中海发展公司(中海集团占25%的股份)营业业绩不甚理想时,把它的股份售给了中海集装箱班轮公司而集中于经营业绩较好的油轮经营。经纪人说,中海集装箱班轮公司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仍然继续它聚焦中国的经营模式。 

  ●中远集装箱运输公司渴望实现与外国集装箱巨人全球结盟 

  中远集装箱运输公司到目前为止是最大的中国集装箱运输经营者,正快速向前推进成为全球的大型经营者。一位中远高层人士说:“我们要被人们认为是有品位的全球承运人而不是被其他每个人廉价出售的东西。”在过去的几年里,中远集装箱运输公司一直积极与全球的经营人如长荣、日邮、铁行渣华和商船三井等建立合伙人关系。它的最新行动是加强了与阳明、韩进和川崎的网络联系,组成了正式的全球联盟,这个联盟的组合能力达到差不多45万TEU120艘集装箱船。中远集装箱运输公司的航线网络已经远远超过了它在中国的根,它经营的服务还扩展到了地中海并横渡大西洋。一位集装箱货运业的分析家说:“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已经变为非常利润导向了。” 

  ●小班轮公司为杀价愤愤不平 

  由于太多的参与者争着要分得一小块馅饼,中国的近洋集装箱货运市场受到了困扰。但是经营者说,他们没有准备放弃。经营着中国、日本和韩国之间服务的许多中国小经营者感到大公司的挤压,这些大公司利用他们雄厚资本使得市场运价跌到没有人能经营获利的程度。 

  集装箱经纪人说,3个国家之间的近洋贸易有很好的货量,但是航线的吨位严重过剩,经营者为了努力保持份额相互竞争。在这些航线上是许多中国小经营者,如锦江船务、山东烟台海运、天津海运船务公司、Hasco,海丰船务公司和上海天津海运公司。他们抱怨,大公司如中国外运、中远、日邮、和东方海外压低运价,使其难以生存。一家小经营者的高级执行官说:“这些航线是我们主要的航线,我们从这些航线挣得我们最大的收入。但是大公司猛砍运价到无利可图的程度,全因为他们有能力从其他地方挣得收入来支持这种行为。”一位中小班轮公司的经纪人说:“运价不断下降,我真的想不出解决办法,除非一些经营者退出。”一位经营者说,只要较小的航线稳定,他们打算尽可能地坚持下去。“我们能到哪里去呢?这是我们的饭碗。”尽管竞争激烈和收益低,小船东仍继续租进船舶满足需要。 

  2. 大航运公司  正在加速建造油轮船队 

  中国的航运公司正建造油轮船队,并在石油需求增加中获益。领头的有中海和中远,还有私营的大连海富公司。他们正接获建造新船,并且还租船以满足需要。 

  以上海为基地的中海集团,以长期光船期租的方式租用了30万载重吨的特大油轮“AstroCentaurus”轮(1992年建)和28.5万载重吨的特大油轮“Astro Leon”轮8-10年。据说,“Astro Centaurus”轮的日租价为17800美元,“Astro Leon”轮的日租价为12 100美元。中海的油轮部门中海发展公司(CSDC)控制着53艘原油油轮和39艘成品油船,并且正考虑订造巴拿马型油轮。2002年,该公司在大连造船重工新厂下了3艘11万载重吨aframax型油轮的订单,2004和2005年交船。此外,中海还将从香港船东那里长期租用一艘aframax型油轮,2003年交船。 

  中远集团,是中国第一家已经订造特大型油轮的中国船东,在南通订造了2艘30万载重吨油轮和在日本的日立Zosen(HitachiZosen)订造了另1艘。这些船将很快就能交船。中远还在辽宁北海船厂订造了3艘15.9万载重吨的suezmax型油轮,2003和2004年交船。和中海一样,中远有计划订造巴拿马型油轮以增加其油轮船队。中远把它的油轮船队的大部分集中在中远大连航运公司旗下。这些油轮中的大多数是小型、老龄的船舶,但是这家公司正建立起它的船队。 

  油轮经营商大连海富公司是唯一一家订造特大油轮新船的私营航运公司。这家以大连为基地的公司拥有一个6艘从3000到15.24万载重吨的油轮船队。当它从南通中远KHI船厂以每艘大约6 600万美元订造2艘特大油轮、2004和2005年交

船时,使业内人士吃惊。一位接近海富公司的人士说:“海富是雄心勃勃的。它急切地选择进入特大油轮市场,并从中国不断增加的石油进口中得益。”海富的2艘老龄的suezmax型油轮—15.24万载重吨的“GlorySea”轮(1979年造)和13.55万载重吨的“Smooth Sea”轮(1977年造)正做着现货市场。 

  中国的租船人正开始慢慢地品尝拥有自己船舶的滋味。中国的油运公司珠海振荣公司以往在特大型油轮现货市场上租船,现在它在市场上积极寻觅二手油轮。这家公司最近从SammosSteamships手里购买了18万载重吨的“Karvoun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