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亚马逊、网络泡沫与网络分析师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从1995年8月,第一只网络股Netscape在纳斯达克上市以来,截止到2000年第一季度,已经有363家网络股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而亚马逊作为一个颇受关注的B2C网站,一直在人们的心目中起着标志性作用。

1998年12月,网络分析师预测亚马逊的股票会上升到每股400美元。这位网络分析师就是当年32岁的亨利·布罗杰特,当时,亚马逊的股票只有240美元左右,而且,许多分析师认为亚马逊的股价已经达到顶峰,没有上涨空间了。然而,布罗杰特预言的第二天,亚马逊的股价就上涨了19%,不出30天,涨福为128%,超过了400美元的目标。此后,布罗杰特被赫赫有名的美林证券收编,取代了分析师乔纳森·科恩,因为科恩认为亚马逊股票的上涨空间最多只有50美元。在随后的几年里,布罗杰特成为华尔街的红人,与摩根斯坦利的玛丽·米克分别被誉为“网络先生”和“网络皇后”。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0年5月BOO.COM倒闭,这是欧洲资金最雄厚的网站,资金1.6亿美元 ,而被收购时只卖了37万美元。它的倒闭拉开了网站倒闭的序幕。截止到2000年年底,美国有375家网络公司倒闭。同时,代表新经济的纳斯达克股指起伏跌荡,纳斯达克指数从2000年3月份的最高峰5132点跌至12月29日2470.52点。年底收盘股票总市值只有5千多亿美元,只相当于3月狂潮时,思科公司的股票总值。 2000年全年美国新型网络公司裁员人数达到创记录的4.12万人,其中12月第一次超过万人。

而亚马逊自从上市以来,从来没有盈利记录。在1999年亏损3.5亿美元之后,亚马逊的CEO贝佐斯把公司定位为“孵化器”,即把公司从一个单纯的在线书店变成一个在线超级市场,而后成为“一个电子商务孵化器”,帮助企业启动自己的公司。比如,亚马逊先后与网上药店drugstore.com、living.com和在线汽车销售公司Greenlight.com等公司签订了合同,进一步拓展业务范围。而到了2001年贝佐斯不再把亚马逊称为孵化器了,而是把合作对象从过去的网上企业,调整为网下企业,比如Circuit City,Borders和Target等零售商。显然,这些网下零售商可以给亚马逊带来真实的现金流,而不是不断下降的股票。

这时,我们的网络分析师亨利·布罗杰特又发表了宏论,他在2001年1月的分析报告中写到:“以每家合作企业带来0.75亿美元计算,那么,每年将会为亚马逊增加3.75亿美元的收入。”然而,布罗杰特这次看走了眼,亚马逊的收入并没有像他预测的那样上升,就连亚马逊的看家本领――网上书店的销售也出现了下滑。过去,华尔街的分析师认为亚马逊网上销售在2001年底的销售额可以达到50亿美元,尽管“911事件”之后,美国家庭的网上购物出现了一定的增加,但是实际上现在的销售额只能达到30亿美元。

根据《华尔街日报》2001年11月15日报道,美林集团的新总裁奥尼尔对企业进行改革,大量裁员,裁员人数占全体员工的15%,即有7000人面临下岗,就连“网络先生”也未能幸免,尽管他可以获得价值200万美元的补偿金,但是,他将面对大量的索赔官司,因为在网络股泡沫之后,布罗杰特仍然鼓吹持有,使得许多股民上当受损。布罗杰特被解雇的消息,一时间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

过去,投资分析师认为:“在这一阶段,盈利并不能说明什么。投资者能够理解,在行业的早期增长过程中,保持高速增长和占有市场份额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优势。”

那么,如今,我们应当如何来看待和评价网络泡沫呢?

网络股的泡沫破裂对于人们回归理性分析是十分必要的。在人类历史上,已经经历了无数次泡沫经济的磨难。1841年,一位苏格兰历史学家查尔斯·麦凯写了一本名为《异常而普通的妄想与群集性的狂想》,该书详细讲述了17世纪和18世纪欧美发生的几次金融浪潮和泡沫经济,这是文献中第一次提到泡沫这个词。 

理论预期理论认为,价格是在可能得到的信息范围以内,由参与市场交易的成员使用适合于当时当地具体情况的标准经济模型而形成的。他们认为市场价格不可能彻底脱离根本的价值,除非是信息完全错了。其理论假设是市场上只有一种目的、一种思想,可是从历史上观察,参加市场交易的人往往受各种不同的目的所驱使,他们带着各自的本钱、出于不同的目的,拥有不同的信息进行交易。例如在早期的铁路投资中,最初的投资者是那些在筑路权方面的生意人,他们想从这里捞一笔钱去作其它的生意,随后而来的第二批投资者,关心的是铁路经营的利润丰厚与否,再来的第三批人,只是看见铁路股票不断上涨,有利可图,只想通过转手赚取差额。

1995年8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资本市场》报告中提到:虽然对泡沫的具体定义要求有一个对特定市场的模型,但当资产价格上升完全由于经济单位期望其上升时,这种资产是所谓的“处于泡沫之上”。理论界研究了两种泡沫:理性泡沫和其它泡沫。理性泡沫是著名的傻瓜理论的数学形式化。然而,实际上理论界还没有达成对泡沫状态的统一认识,至于它是否可能发生也没有一致的看法。理论家们试图用数学方法阐明理性泡沫的存在,这倒不是因为“非理性的泡沫”不存在,而是因为数学上难以处理。

这种以泡沫开始,并以各种情况的金融危机(但不一定总有危机)而告终的投机行为,其投机现象随不同的时间而异,包括的范围很广。其中包括:1636年荷兰郁金香的畅销、1719年--1720年南海公司骗局、1820年约翰·罗的密西西比泡沫、1846年--1847年英国的铁路狂热;特别是,本世纪二十年代发生在美国“疯狂的投机”──佛罗里达的投机浪潮,更是让人难以置信。 

很遗憾,人们并没有从这些泡沫中汲取教训,从1928年开始,股票市场投机在华尔街股市重新建立起空中楼阁,金融顾问罗杰·巴布森敏锐地预见了它的到来,但是,人们并没给予足够的重视。到10月21日,暴跌在所难免,当天的抛售量高达600多万股,连股票行情自动记录器都无法及时反映,直到收盘后接近2小时,最后一笔交易才在股票行情自动记录器上实际记录下来。连著名的内在价值理论的先驱者--欧文·费雪都无法接受这一事实。10月24日,抛售量扩大到1300万股,10月29日再次放大到1640多万股。要知道,1929年的1600万股相对于1985年纽约股市的10亿股!

在反思网络泡沫的同时,我们应当客观评价网络对整个社会发展和经济增长所作出的贡献。比如,信息技术和网络经济的发展对节约能源的贡献,1997-1988年,美国GDP增长了4%,但是,能源消耗几乎没有增长。而最近两年美国每1美元的GDP消耗的能源减少了3%。再比如,美国信息产业在美国的GDP中占8%,但是在全美国经济增长中有35%来自信息产业的贡献,美国的信息产业在90年代以来,保持了10.4%的增长速度,要远高于其他行业的发展速度。以亚马逊书店为例,网上书店销售一本书所消耗的能源仅为传统书店的1/16,网上书店的每平方米的销售量是传统书店的800%。

而今,处在转轨过程中的中国经济同样面临着泡沫的冲击。认清泡沫经济的危害性,重视消除其隐患,是能否保证中国经济稳步、健康、持续发展的重要前提。中国理论界呼唤罗杰·巴布森的出现,而不是简单地对布罗杰特的吹捧!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