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从网络经济看当前美国的“准衰退”与“新周期”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内容提要]美国经济扩张已超过10年。当前正经历一场举世瞩目的“经济下滑”,一些经济学家称之为“增长性衰退”。基予对网络经济的研究和最新动态的把握,本文提出了“准衰退”这一新范畴,并就它的背景、成因、性质、前景及其展开机制进行了系统的探讨,分析了新经济周期的前景。作者还就世界经济最前沿现实提出了一束列有关新经济周期模型的新观点。   美国经济近期正陷于一场令人费解的“新型衰退”。能否实现“软着陆”?能否顶住“下滑期”继续扩张,从而继续刷新经济周期超长的记录?今年美国股市会否反弹、程度如何、会否影响中国等,都是经济学界、政策界和企业界难以回避的问题。本文从网络经济角度、试就新型衰退的背景、原因和展开机制作较系统探讨,继而就这场“准衰退”及“新经济周期”的前景发表若干意见。

  “准衰退”背景成因与网络型衰退机制

  (一)“网络(成本)节约”导致劳动生产率空前提高

  因特网使得产品设计成本惊人低廉,空前减少了大量库存的必要性。提供了同时针对千百万顾客并同他们及时沟通的便捷途径,削减了提供各种服务和娱乐的成本,并帮助公司组织机制本身成功地进行了“减肥”、缓解了公司之间传统“零和博弈竞争”的冲撞性质,使得“合作竞争”蔚然成风。网络还将生产可能性曲线图像的两轴由1国推向n国,形形色色的“无国界经济”和“网上经营实体”都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效益。

  所有这些都会构成相当可观的成本节约。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一项研究成果表明:因特网给美国人带来的成本节约。每年高达200D亿美元,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2%,每年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0.4%!这个递增率在10年中能为普通美国人年均增加4%的收入。

  从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美国劳动生产率一直趋于滑坡、在年均增长1.5%的水平上徘徊;而90年代以来年递增速度一直保持在3%左右。即使是去年第四季度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仅为1%时,劳动生产率仍在以2.2%的速度增长。

  (二)“信息型乘数加速数”导致“股市持续攀升”

  劳动生产率提高增强投资“信心”,信心又借助因特网成倍地放大。“因特网乘数”的一个因子是“同步传递效应”,一个人和另一个人随时随地都能够及时沟通;另一个因子是“同目标反馈效应”,“投资机会”等信息能够辐射状地点对点直接传达,从而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引起目标相同的投资等决策。例如,NAVIGA-TOR导览器一上市,就一度连涨好几个“停版”。而传统条件下,由于信息传达的非及时性和分布的非均质性。投资者反应往往先后不一、偏好各异,从而很容易相互抵消,大数定律容易起作用。

  投资信心倍增机制的结果是美国投资长期超高速增长。1992年以后,美国信息技术投资按实际数字算,每年都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1997年以后增长更是急剧,增速高达20%以上。这其中,因特网乘数作用很大。当然,经济学上所谈的一般的“投资乘数”也是重要因素。

  投资急剧增长带来服市长期“牛市”和经济高速增长。1991年春天以后美国开始出现“经济持续繁荣”和“股市持续攀升”并存的局面。股市看好导致“财富效应”,刺激个人消费,反过来又促进经济扩张,形成一种“良性”循环。。这其中,经济学所谈的“乘数加速数”问题,也被信息网络化、服务化或者说因特网所放

  因特网还使美国的投资和股市空前民主化,形成一种“全民炒股”热潮。网络深入千家万户,股票、期货和期权乃至各种跨时空的信息期货等复杂投资,如股票指数期货、远期外汇交易等,普通人都可以借助电脑软件和有关投资渠道,让投资操作变得轻松简便。同时,高新技术企业为争夺和挽留人才,往往也采取分享期权的力。法。所有这些,导致美国股民人数由20世纪90年代前的3500万猛升到近年的8000多万。。

  2000年3月股市高峰时期,美国股市市值己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81%,远高于90年代初的60%,增加了2倍;股票投资的收益,也由1992年的1270亿美元激增为1999年的5350亿美元,上升了3.2倍;道-琼斯股指由3000点冲破了10000点大关,有人甚至预计能够到达30000点;而同期国民生产总值只上升了1倍。

  (三)“网络化调控”为“持续繁荣”推波助澜

  “新经济”10年扩张过程中曾三度企高,在这三轮扩张中,信息化和全球化已经发挥了重要的调控作用。与“新经济周期”相伴随的是新型的网络化调控举措和机制。

  第一轮扩张是1993年到1995年,宏观当局主要的调控手段应该说还是货币政策同财政政策松紧搭配,虽然主要是盯住利率而不是货币总量。1993年财政上推出了增收节支政策。为减轻该紧缩政策短期内可能产生的消极影响,美联储及时降低了利率以刺激企业投资。

  第二轮扩张始于1995年第二季度。当时经济增长态势很好、速度高达5%,失业率已大幅降到4.8%。按传统,只要失业率低于5%,通货膨胀就会抬头,因此有必要提高利率防止经济过热。但调控当局并没有因循守旧,相反是决定不加息。理由是:在那以前对高新技术(主要是信息网络产业)年复一年的巨额投资剐开始取得回报,随便刹车势必使之受挫。这个决定后来被证明非常地明智。

  第三轮是1998年第二季度前。当时经济已有所紧缩,增速减缓己势在必行。在亚洲金融危机的阴影下,美国两种国债利率下调,并连续三次降息、以维持经济扩张。但货币政策作用此时已非常有限。持续增长得以维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利用外贸赤字大力吞进亚洲廉价资产、以缓释通货膨胀压力。价廉物美的进口资产刺激了美国的消费和投资,进一步支撑了没有通货膨胀的增长。

  另一个“全球化”举措是重振武器出口。冷战后美国“大裁军”已导致军费在GDP中的比重由8%下降到5%以下。但因需要新增长点。“鸽派”形象已不再必要,于是,1998年第二季度的“伊拉克查核”乃至“第二次海湾战争”、12月的“沙漠之狐”行动、1999年3月对南联盟长时间的“空中打击”等等,都接踵呈现于世。1998年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借劲”后立即开始攀升,道-琼斯股指从9月的8000点迅速地飙升到11000点!

  (四)“网络亢进”和“石油冲击”导致“乘数加速数”逆向

  新型的宏观调控、异常兴旺的股市、高新技术的魅力、网络媒体的炒作、乐天的利润预期和接踵而来的财富效应,使得人们对于网络等高科技股的投资达到几近痴迷的程度。其结果之一是“虚拟财富”迅猛飙升。据估计,从1995年到2000年初,美国股票价格的上涨使美国社会的总财富陡增了14万亿美元。纳斯达克服价一跌再跌后,市值仍是实际利润的172倍。

  在投资扩张过程中,信息型“乘数加速数“的微观作用也十分重要。譬如,投资人同时从网上了解到:在新发现的风景点投资,肯定有奇迹般盈利前景。于是趋之若鹜地到那里去开办旅馆,导致那里的地产和其他要素瞬间被哄抬到难

以置信的高度。本可以作为抑制信号的价格,在被网络炒作等扭曲了的“市盈率”和“财富效应”中也被雾化。加之,决策过于匆忙,而新技术不确定性又特别强。雅虎股票的市盈率曾高达1000倍,按说早已物超所值,但却仍旧为投资者所追逐。

  这种情况在网站等信息服务领域更为明显。风险投资公司等投资者。通常都不忌用“金娃娃”价去买一组“泥娃娃”,因为深信其中必有一个日后可长成金娃娃,尽管泥娃娃在成长期内无不“烷钱”如纸和挥金如土(媒体和注意力是生命线)。然而,这样的组合式风险投资者的数目究竟有多少?恐怕至关重要。未来分享金娃娃的人愈多,风险投资的高回报预期愈容易受挫。另一方面,风险组合投资者

[1] [2] [3] [4]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