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商务管理论文 >> 电子商务论文 >> 正文

网络经济酝酿以退为进

时间:2006-11-28栏目:电子商务论文

  过去一年中,网络经济从高峰直落谷底,遭到世人的怀疑和冷落。而上周,由联合国首次发起,全球众多的经济学家、政府官员、企业巨子热情参与的“网络经济与经济治理国际研讨会”却在北京很热烈地召开了,这让人难免有点感到意外。者记正是带着这份好奇的心情来到会上采访的。网络经济能不能实现一次积极意义上的“以退为进”?人们正在经历一次深刻的反思。
    “数字鸿沟”是否越来越
    今天,发展网络经济已不单纯是一个信息技术的动作和商业模式选择问题,而是适应国际经济环境变化、融入全球经济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的必然结果。网络大潮虽经历了波折,但仍迅猛地向我们涌来,它的巨大潜力已不容我们漠视。
    在网络推动经济发生变革的关键时期,我们却发现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数字鸿沟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作为著名的IT评论家,胡泳曾指出,网络经济本身造成一些输家也造就一些赢家。这种输赢的差距表现在一个国家之外,就是国与国之间的技术进步与发展方面的鸿沟,而发展中国家就可能在种新的经济秩序中输掉所有的东西。
    那么,作为世界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我们与世界发达国家的“数字鸿沟”到底有多深呢?
    根据美国《侨报》发表的、关于中美两国“数字化”程度比较的文章,截至2000年年中,中国的电脑拥有量为1590万台,平均每万人88台。同期美国的电脑拥有量为1.6亿台,平均每万人拥有近5000台,是中国每万人拥有量的57倍。从1995年开始,一些学者就尝试建立信息化指数模型来对信息化进行社会测度。据相关计算,2000年中国信息化指数达到145.3,而美国在1997年的指数就已达到了1006.9。
    用好网络关键在观念
    面对巨大的数字鸿沟,面对低谷中期待再爬坡的网络经济,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这个问题正是这次会议探讨和争论的焦点。
    来自南京的经济学家盛晓白提出,缩小数字鸿沟,转变观念是首要之举。他认为我们目前急需转变的几大观念是数字观念、时间观念、创新观念和风险观念。
    他认为,网络经济强调要快速反应,抢占先机。在经济、社会等各方面的实力上,印度均不如中国,但正由于印度政府抢先对网络经济采取了积极扶持的政策,使印度无论在高速计算机还是软件开发等关键领域上都领先于中。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创新与灵活性是企业的生命线。但迄今为止,中国网络经济的成就主要来自对国外先进技术的引进与模仿。有人将中国的网络比喻成“互抄网”,成千上万个网站提供的内容大同小异。中国电脑市场国有品牌的占有率在提高,而技术含量并未提高。
    盛晓白特别指出,在我国,对网络经济的态度有一种很不成熟的忽冷忽热的感觉。网络经济兴盛时,热浪铺天盖地;网络经济低迷时,处处寒气逼人。在美国则不同,无论网络经济是冷是热,投资者的反应都比较冷静。而正是这种风险观念上的落差,导致了资本市场对网络经济发展的支持程度的不同。美国至今投入网络经济的风险投资超过400亿美元,而中国这方面的投资全加起来,也不到40亿元人民币。
    有专家认为,我们应利用目前网络经济正在低谷调整的时机,迅速提高网络基础建设的水平。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倪月菊介绍,目前美国为保持其网络经济“领头羊”的地位,仍在不断加大对网络基础设施的投入。其他发达国家同样不甘落后,不完全统计,欧盟成员国目前每年投资信息产业280多亿美元,日本每年投资约250亿美元,韩国也制定了中期投资发展计划,到2004年投资将达到4万亿韩元。
    低谷中更显政府力量
    网络崇尚自由,网络带给经济的最大变化就是消除了时间空间的限制。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还能做些什么?在这一点上,人们曾有很多模糊认识。这也因此成为本次会议讨的焦点。
    会上各方人士普遍认为,政府在网络经济发展与治理过程中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因为规范各利益主体经济行为的政策、法律、规章制度都要由政府来制定。而政府在行使这些权力的时候,应依靠市场的力量,让市场在配置资源中发挥基础作用。
    正像经济学家乌家培指出的,那种认为随着网络经济的发展,政府的作用会减弱的意见,是与事实不相符合的。即使美国研究网络经济的经济学家们,如保罗.克鲁格曼也认为“大力倡导政府干预”是必要的,因为网络经济中还存在着很多市场失效的事例。何况在像中国这样市场经济发达程度较低的发展中国家,适度的政府干预就更为必要。
专家们对政府如何在网络经济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进行了广泛的探讨。他们认为首先政府要加大自身的改革,使其改造成一个适应性强、灵活、友好、采用新技术、不断创新、业绩驱动和负责任的政府。专家还提出,网络经济时代,应实行“政府让权,企业接盘”。这里“政府让权”是指按照“小政府”原则(机构小而效率高),实现政府职能的转变。将本由政府承担,但没有现实财力支持或效率保证的部分公共责任,转移给负责任的事业或企业分担。
    其次政府要努力成为好的宏观经济环境创造者。如提高电信和网络市场的开放度、加快网络经济的法制建设等,重视人才的培养、研究网络经济税改问题等。专家举例说,目前我国网络经济在公共信息资源开发利用上的最大障碍,是缺乏对个人信息与厂商之间搭桥机制的制度建设。当前,ICP等信息中介在产权制度上缺乏合适的法律保障,信息代理的法律地位不明确,是制约信息资源深入明显的制度瓶颈。
    网络经济经历此时的低谷,是市场经济的规律使然。它能否再次快速向前,取决于我们今天所做的比较清醒的思考,也取决于我们对大趋势的判断。正如一位与会专家所说,“对于未来任何一个领域,互联钢都将成为核心竞争力的核心要素,如果我们在网络经济上仍处于被动地位,我们失去的将不仅仅是一个产业,而是中国未来的命运。”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